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十九章 围攻
    (网 )白姨娘离开之后,茶厅上一片寂静,几位小姐都低眉顺耳地站在一旁,只当没有看见没有听到长辈的这一幕。网 。

    只有微月,笑容满面,灿若春花看着这一切。

    潘梁氏保持着端庄优雅的微笑,依照俗礼,对微月和微英勉励了一番,便让她们几姐妹都到花园去玩耍,她本来还想带着茂官到屋里说话,但看茂官撅嘴的样子,也就作罢,让春桃也带着茂官到花园作耍。

    微月被潘微苗搀着到了后花园,潘宅的花园虽比不上方家,但也是极为奢华,花园占地之广,假山凉亭,奇花异草,每一处都极尽精致。

    这一次,微月见到了好几个之前不曾见过的姐妹了,最小的只有五六岁,最是年长且尚未出阁的,就是五小姐潘微卿,长微月一岁。

    坐在凉亭中,看着几个年纪十四五岁,长得可人的姑娘将她团团围住,似乎有些来者不善。

    微英和微苗都皱起眉,出声要她们几位坐下说话。

    只是那几个微月记不起排行多少的妹妹们压根不将微苗她们放眼里,你一言我一语地挑拨着微月,口口声声都是傻子。

    微月在心里暗暗叹息,嫁给十一少,真的让很多人都妒忌呢。

    “够了,都不许再说了!”微英将微月护在身后,不悦地看着几个还年幼的妹妹,“自己的姐姐还如此辱骂,你们心中可还有姐妹之情。”

    “哼,二姐姐,你自己嫁得好自然和她当姐妹,可人家五姐姐被这样的傻子抢了姻缘,怎不叫人火大?”

    “就是嘛,二姐姐,难道你不觉得五姐姐比她好上许多吗?”

    “二姐姐,你一向疼惜妹妹的,怎么这次却这般偏心?”

    微月一手撑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数位姑娘,那潘微卿和潘微柳站在远处,似个局外人冷眼旁观。网 。

    这五小姐……该是说她人缘好呢,还是心机深呢?

    “你们……你们这都是在说什么呢!”微英本就是个没脾性的人,听到平时乖巧可爱的妹妹这样说微月,一时之间找不到话来斥责。

    “胡说八道!姻缘的事情岂是凡人可决定的?七姐姐是家姐挑选的,你们若是有意见,只管找家姐说去,如今来找七姐姐晦气算什么意思?难道七姐姐如今这样是她想的么?”潘微苗气红了脸,搂着微月的手臂怒斥那几位来挑事的姐妹。

    “十六妹,知道你平时与她感情好,你如此攀着她,也不过是想将来能进方家吧?”其中一名与潘微苗年纪差不多的姑娘尖锐叫道。潘家虽然富庶,但始终是商贾,想嫁入名门世家几乎不可能,而对于广州府所有商贾出身的小姐而言,方家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潘微苗跺脚道,“我才没有这样想!”

    “有没有这样想你自己心知肚明,何必说得那样明白?”另一名较为年幼也冷笑开口。

    “你……你血口喷人!”潘微苗红了眼睛,满腹憋屈。

    微月心底不禁有些感动,她看向那几个人,眼尾轻扬,多了几分清寒,正想出声反击,却听到一道稚气的声音在她们身后传来,“你们都闭嘴!”

    众人寻声望去,却是一脸怒容的茂官,小小的身影来到微月身边,瞪圆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那些错愕中的姑娘们。网 --.7-k-ankan.-o-。

    “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对我们方家的人放肆?”虽然他不喜欢潘微月,但怎么说她也是他方家的人,父亲说过,他将来是要成为方家主子的,一定要保护方家的一切,他又怎么让她们欺负这个傻子呢?

    “小少爷……”分明是个小孩子,却让人忍不住觉得气势逼人。

    “还不快回屋去?”怕这些妹妹口无遮拦得罪了方家的小少爷,潘微英赶紧打发她们都离开。

    那几位小姑娘想讨好茂官,可看到他的脸色,觉得这个小孩怕是不好哄,便瞪了微月一眼,不忿地离开了。

    茂官回头,皱眉鄙夷看着微月,“你是笨蛋吗?人家骂你都不晓得骂回去。”

    微月笑嘻嘻道,“我本来就是傻子啊。”

    茂官看她的眼神顿时成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怒视。

    春桃上前来,笑着问,“小少奶奶,怎么没看见吉祥呢?”

    微月眼波轻转,看到甬道上的人影,不好意思对春桃笑道,“我让吉祥去给我买零嘴呢。”

    茂官摇头一叹,人小鬼大的模样,“朽木不可雕也。”

    微月揪住他的耳朵,叫道,“我才不是朽木,我是人!”

    “小姐。”拿到熟悉的身影走进凉亭,给微月行了一礼。

    春桃看向吉祥手里用油纸包住的零嘴,对微月笑了笑,“小少奶奶下次若是想吃零嘴,与奴婢说一声,奴婢使人去给您买。”

    微月笑眯了眼从吉祥手里接过零嘴,“谢谢春桃,下次一定找你。”

    茂官哼了一声,“我要回家!”

    “好啊,我们回家吧!”微月赞成地点头,也是时候回去了。

    听到微月要回去了,微苗很是不舍,拉着她的手叮嘱着要多回来,微月点头答应着。

    潘微英虽不舍,但也知道习俗,便与微月交代了几句,“七妹,二姐姐知道你不容易,但凡事要忍耐,要听家姐的话,知道吗?”

    微月点头,微英的性子就是有些逆来顺受。

    末了,微月和茂官便到头房去给潘老爷和潘梁氏作别,又客套了几句,才离开了潘宅,驱车回到方家。

    茂官从马车下来,立刻就拉着春桃的手直奔头房去了。

    微月和吉祥往月满楼走去,这个时候,潘微华应该在休息,她不想去打搅。

    如玉得知微月回来,马上亲自捧茶上来,笑容满面十分恭敬,“小姐,您回来了?这是您最喜欢的碧螺春。”

    微月挑了挑眉,从如玉手里接过茶,她对茶没有研究,感觉都是差不多的味道。

    吉祥看着如玉,眼底有抹淡笑。

    “我买了好多零嘴呢,给你们的。”微月将那一大包零嘴递给如玉,笑眯眯地道。

    如玉心底一阵感动,小姐果然还是惦记她的,“谢谢小姐。”

    微月笑了笑,随即故作疲倦地道,“我累了,去午睡,如玉,荔珠,你们去分了这零嘴吧。”

    说罢,微月已经站起来,往房间走去,吉祥跟随在其后面。

    如玉紧紧抓住那油纸包住的零嘴,暗想也许再过些时日,她就能代替吉祥的位置了。

    微月回到房间,卸下珠钗,一边问着在帮她梳发的吉祥,“东西都交给刘叔了吗?”

    “都交给刘掌柜了,他称赞这杯子形状特异,将来烧出来,必会在十三行掀起风波。”吉祥轻声道,刘掌柜初拿到图纸时的兴奋惊讶,比她昨日见到时更甚。

    “烧出来之后,我要先过目,才可推出,可有与他说明?”她对于这些称赞不予置评,创意本来就不是她的。

    “说了,只是……”吉祥迟疑了一下,“刘掌柜对那面具十分好奇,知道小姐的为意之后,却不是很赞同,怕您被看出身份。”

    “不曾试过的事情,谁又能知道成败?”虽然她也觉得面具这个方法显得有些不可靠,但她也只有这个方式能掩去这张过于白皙娇艳的脸。

    换下鲜亮的外裳,微月拥被躺到床榻上,对吉祥道,“我寐一会儿,若是家姐传话,便将我叫醒。”

    吉祥答了一声,将窗门关好,才轻手轻脚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