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十八章 潘梁氏
    (网 )微月的嘴几乎可以塞进一颗鸡蛋了。网 --.7-k-ankan.-o-。

    她万万想不到潘老爷这样看起来酷冷严肃的人会对白姨娘……这样感情澎湃,且不说关于她去方家的事儿,她已经大概知道自己嫁去方家的目的不简单,从他人的言语暗示中,她清楚自己身负重任,虽然他们都不指望她负得起来,而从潘老爷和白姨娘的对话中,她又隐约听出潘家和方家似乎有旧怨。

    不管这两家有什么恩怨,她都决定选择无视,反正本尊的亲娘也不关心,那她这个占用本尊身体的灵魂,大概也不必太过热心的。

    她比较感兴趣的是,这潘老爷和白姨娘之间的故事,不知道后续发展如何?

    “你在作甚?”稚气娇嫩的声音在微月身后传来。

    微月吓了一跳,捂着差点溢出声音的嘴猛然回头,再低头一看,是故作严肃的茂官正好奇地抬头看她。

    “你怎么在这里?”微月蹲了下来,与他平视,伸手掐了掐他粉嫩的脸颊。

    茂官小脸泛起红晕,恼怒地推开她的手,“男女授受不亲,不许再碰我。”

    微月笑了起来,眼波轻转,灿若流星,“还授受不亲呢,你只是个孩子!”

    “你……放肆!”茂官一张脸都涨红了,却不知如何应付这个总让他吃亏的傻子。

    “好啦好啦,不要别扭了,过来,我们一起听。”看了看周围,似乎没别的什么人在,微月一把将茂官拉进怀里,有些坏心地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脸,真滑嫩啊,果然小孩子都需要蹂躏一番才可爱。

    “你做什么,放开我!”茂官挣扎着,心底却有些贪恋她怀里的温暖,好像母亲从来没抱过他……

    “嘘!”微月捂住他的嘴,警告地瞪了他一眼,打算再将耳朵贴在门上壁听。网 --.7-k-ankan.-o-。

    那门却在这时候吱呀一声打开了,潘老爷铁青着脸,站在门后冷视着微月。

    白姨娘在潘老爷身后笑盈盈地看着微月。

    茂官从微月怀里挣脱出来,看到潘老爷的脸色,顿时不敢发作微月。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潘老爷声音威严一喝,看着微月的眼神冷冽可怖。

    微月眼睛一眯,咧开一个灿若骄阳的笑容,“我来找茂官的,他老是乱跑。”

    茂官瞠大眼,瞪着微月,只是嘴巴却被她捂住不能反驳。

    潘老爷重重地哼了一声,回头对白姨娘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女儿,你放心吗?啊?”

    白姨娘媚眼轻扫过微月含笑的眼,对潘老爷笑道,“放心啊,有何不放心的?”

    “茂官,原来你跑来找公公啊?”书房外门廊的另一端,潘梁氏鲜艳的,纹绣着牡丹团花衣纹的华贵衣裙,身后跟着春桃,和其他几个丫环,她骄矜的姿态,不曾看白姨娘和微月一眼。

    茂官推开微月已经松动的手,来到潘梁氏身后,“婆婆。”

    白姨娘倚着门柱,眼角一点一点上扬,声音低低哑哑,有道不尽的风情,“原来是夫人来了呢。”

    潘老爷心痛又深沉地看着她。

    潘梁氏扬高了白皙的下巴,傲慢,而端庄优雅。

    “微月,你来作甚?”潘梁氏不看白姨娘一眼,这个女人会令她所有优雅矜持悉数崩溃,所以她森寒的眼神落在微月身上。

    微月敛去眼中的兴味,笑得灿烂地看着潘梁氏,“我迷路了,进来的时候又没人说不能进来。网 。”

    潘梁氏眼睛微微一眯,对身后的丫环道,“守门何人?去说说。”

    这去说说听着轻巧,也不知道是何等严厉的惩罚,微月有些内疚地想。

    “老爷所说的有事要忙,原来是和白姨娘在书房说事……”潘梁氏声音平和,即使在对潘老爷说话,她也保持一种雍容的姿态。

    潘老爷轻轻应了一声,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来找茂官,这孩子趁着我们不注意,出来玩了。”潘梁氏低头慈爱看了茂官一眼。

    “时候也不早了,开饭吧,微英来了吗?”潘老爷理了理衣袖,已经恢复了平时严肃睿智的模样,径自走在前面。

    潘梁氏跟了上去,低声回到,“回来了,和十六在屋里说着话呢。”

    二小姐嫁的是凤浦罗家大少爷,罗家世代造船维生,虽非大富大贵,但在凤浦一带却相当有名声。

    凤浦即如今的黄埔村,因为在后来这里的酱园码头停靠了许多外国商船,洋人发音不准,老是把凤浦说成黄埔,久而久之,原来的凤浦反没人叫了,终于成了黄埔村。

    这是后来的事情,且不细提。

    跟在队伍的最后头去往大厅,微月挽住白姨娘的手臂,在她耳边低语,“娘,您和父亲的故事可真曲折离奇,我竟这个时候才知道。”

    白姨娘横了她一眼,“在外面都听到了?”

    “该听的都听了,娘,您几时离开广州府?”微月低声问道,看潘老头子那态度,白姨娘要离开似乎不容易。

    “过两天便会启程。”白姨娘看了那个挺拔的身影一眼,眸中隐藏着很深的不舍和落寞。

    微月皱眉,“这么急?”

    “我回去之后,你切记好照顾好自己,潘家这边的事……能不参和就尽量不要知道太多,我并不希望你去担负太多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你父亲不管将来要你作甚,你只管凭心而为,不喜欢的则无视之,反正你也不曾欠潘家什么。”白姨娘停了下来,站在庭园的甬道上,与微月面对面,认真地说道。

    微月勾唇一笑,眉梢眼角漾出一股天生的内媚,“娘,您放心,我自有分寸。”

    白姨娘笑着点了点头,“你想装傻子到什么时候?听说潘微华时候无多,到时候你誓必要成为填房,可有想过要如何是好?”

    “走一步算一步。”前头已有丫环在等着她们,微月嘿嘿一笑,拉着白姨娘的手继续走着,两人都心有灵犀不再开口说话。

    到了大厅,已经在里面的几位小姐都站起来行礼,潘老爷应了一声,走到正位坐下吩咐开饭,席开两桌,并不是所有小姐少爷都在厅上,只有平时比较受宠的几位小姐,还有三个年纪尚幼的少爷,其他人并不在席上。

    潘微苗见到微月进来,马上高兴地来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七姐姐,过来过来,二姐姐方才还提起你呢。”

    白姨娘含笑睨了微月一眼,“去和姐妹们说说话吧。”

    微月早在进入大厅之后,慵懒清寒的眼神马上变得呆滞,她任由潘微苗拉着来到潘微英身边椅子坐下。

    潘微英是众姐妹中长相最为平凡的,圆圆的脸,富有广府特色的单眼皮细长眼睛,看着别人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笑,两颊笑涡浅浅。

    “二姐姐。”微月乖顺地唤了一声,对坐在她对面的微卿也挥手招呼着。

    “七妹可是长得越来越好了,以前还晓得给我写信,这会儿出嫁了,心里可就没有二姐姐了啊。”潘微英笑得温柔,眼底充满宠溺地睇着微月。

    微月嘿嘿傻笑着,她真不记得以前有给潘微英写信的事儿了。

    旁边的潘微苗替她辩护,“二姐姐,这可不能怪七姐姐,她之前生病了嘛。”

    潘微英笑容有些微滞,怜惜地抚着微月的额角,“傻妹妹!以后凡事要想开,怎么就做了那样的傻事,伤的可是自己啊。”

    微月有些微怔,这个潘微英是真的在关心她呢,她接触潘家这么许多人,第一次感觉到有人是真心对她好,是在关心她。

    “好了,大家都就座吧,你们几姐妹要是有说不完的话,吃过饭之后再聊啊。”潘梁氏平和的声音响起,目光似有似无扫过微月。

    潘老爷坐在主桌上首,潘梁氏和白姨娘分别在他两侧,席上还有三位少爷,其他姨娘并不在这里。

    白姨娘在潘家的地位真的很不一样,微月想着。

    食不言,大家都细致有礼地进食,不曾发出半点声息。

    午饭之后,白姨娘提出要回双门底上街,潘老爷沉住怒火,要她搬回主宅,只是白姨娘没将他的怒意看在眼里,笑意盈盈地告辞离开。

    潘老爷气极,却无法真的对她发火,只好任由她再一次让自己丧失威严。

    微月津津有味看着潘老爷对白姨娘无可奈何,不经意间,在潘梁氏眼中捉摸到一抹嫉妒和怨恨。

    潘梁氏大概……恨极了白姨娘吧,自己的丈夫心中所想所念的都是别的女子,任何一个当妻子的都不会高兴到哪里去,再说了,这位潘老爷的女人可是数十计的,论他的真心,也值不了几个银子。

    ——————————————

    求推荐票~~~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