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十三章 初接触
    (网 )到了白姨娘住处的时候,那小男孩额头的血已经止住了,微月让两个粗使婆子出来将他抱到厢房,使人去把大夫请来。网 --.7-k-ankan.-o-。

    大年初一的喜庆日子,别说家里不喜有大夫登门,就是大夫也不爱上门看诊,毕竟这不是多吉利的事情。

    交代了下人去照顾这孩子,微月也就不去过问了,直接往白姨娘的正房走去。

    门外的嫲嫲进到微月从门廊走来,已经给她开了门,“小姐,白姨娘在里头等着您呢。”

    微月走了进去,吉祥和那嫲嫲在外面守着。

    “娘。”请了个蹲儿安,微月看着那位一身雪白衣裙的女子,如此美人手执盛开桃花眺望远方,真是赏心悦目的美景。

    白姨娘将刚掐下来的桃花叉到花瓶里,款款移步坐到椅上,一派慵懒之态,似笑非笑看着微月,“怎么能出来的?潘微华她同意?”

    微月寻了张椅子坐下,在桌上取了褶子点开三足提炉的火,径自烧水煮茶,“她病得不清,我去找她时也不见人了,是十一少同意我出来的。”

    白姨娘神情一紧,“十一少?”

    “您也觉得他不简单?”微月含笑反问。

    “他没看出什么破绽来吗?十一少此人我看不透,十三行中无人是他对手,就是你父亲对他也很忌惮,否则也不会利用微华。”白姨娘难得称赞他人,这个十一少是她目前为止最是不愿敌对的。

    “他有没看出来我不知道,不过他与潘微华之间的感情似乎不是很好,至少在潘微华病重的这段时间,也不见他忧心的。”微月一手托着下巴,看着轻烟从壶嘴喷出来,在她眼中氤氲出一层薄雾。

    “谁喜欢自己的妻子时刻算计着自家人的?十一少自然是知道潘微华背后所做的一切。”白姨娘似不觉得意外,轻轻笑着道。

    “那为何当初十一少还要娶潘微华?明知道来者不善。网 --.7-k-ankan.-o-。”微月不太明白地问。

    白姨娘眼神微微黯了下来,“真正相爱成亲的又有多少?女儿,你还太天真。”

    微月一滞,在心里轻叹,她实在不该拿现代的婚姻观念来看待这些家族观念根深蒂固的老人家。

    “这些事且不说,娘,隆福行打算何时开市?”她今日来主要就是为了商行的事情,可不是来聊一些无关重要的事情的。

    白姨娘神情也认真起来,“你都熟悉十三行的运作了?”

    “理论知识熟悉,但实践更加重要。”单凭吉祥的讲解并不能让她完全熟知关于十三行的一切,其实简单来说,十三行就是中介,这里有中国第一批金牌经理人,她不敢肯定自己就一定能比他们强。

    “可有想过要从哪一行下手?”白姨娘笑笑问,总觉得这个女儿嫁人之后改变了不少,这也算是好事吧?

    “哪一行都不是别的行商的对手,方家垄断了茶叶和丝绸,潘家几乎将大米和陶瓷都占尽了,叶家伍家资产也远远胜过我们隆福行,我们不过只能选一些蝇头小利的开始。”而其中作为最主要出口商品的是茶叶,其次是丝绸和陶瓷,她想要在最快的时间赚钱,就只能从这三种商品下手,但她如何能敌得过方家和潘家呢?

    白姨娘眼底有一抹激赏,“那你想如何?这隆福行既然是给了你,我便不会插手,是亏本还是盈利都要看你的了。”

    微月抬头看了白姨娘一眼,轻声道,“虽说茶叶陶瓷方面不足以和他们抗衡,但不代表我们不能做陶瓷的生意。”同行生意百人做,既然资金人脉信誉上不能取胜,那她总能取巧吧?利用她现代的见识,她不信会做不起来。

    “你不怕被方家和潘家打压?”一般人都不愿意和这两家做同样的生意,就是怕被打压或者争不过人家。

    “做生意的事情各凭本事,再说了,隆福行不就是个小行商么?他们还不至于放在眼里。”而且,除了方家和潘家,其他行商也做类似的生意,只是生意不如这两龙头而已。网 --.7-k-ankan.-o-。

    白姨娘含笑点了点头,站起身,对微月道,“你随我来。”

    微月略感疑惑,不过却没多问,跟着白姨娘出了房间,唤上吉祥,从门廊一直都走下去,穿过长长的游廊,来到一座小庭院,沿着庭院中间的甬道走去,是一扇大漆两扇门,门边有两位婆子在守着。

    那俩婆子见到白姨娘过来,便从腰间掏了钥匙,打开了铜锁,推开门。

    微月有些吃惊,这门是通向别的宅子的吧?

    出了门,是一条青云巷,一般两个宅子之间都会留一条小巷,门的斜对面也是一道两扇式红漆门,吉祥向前敲门,门开之后,又是一座庭园,花木奇特,看得出常有人修剪打理,地面是被磨得滑滑的青石板小道,看这宅子格局像是四合院,而她们是从后花园进来,正走向正房。

    微月打量着那水磨青砖的围墙,猜想这难道是白姨娘另外买下的宅子?

    “白姨娘,您过来了?”她们在一扇垂花门前停下,吉祥敲开了门,两个小厮从一旁的门房出来,透过门缝见是白姨娘,急忙开了门行礼。

    白姨娘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便往大厅走去。

    刚走到大厅前的台阶处,里面便有三四个男子迎了出来,其中一位操着一口不太纯正的粤语,“白姨娘,新年如意啊。”

    “刘掌柜,新年好。”白姨娘浅笑回礼,姿态优雅语气柔和,与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微月只是沉默跟在她身后,暗中观察着厅上这几人,这位有四十岁光景的刘叔大概就是白姨娘与她提过的,将来代她成为隆福行的掌柜了。

    “客套话咱们不多说,几位都是我们白家老伙计了,承蒙各位看得起小女子,愿意从浙江千里迢迢来到穗地,大恩不言谢,今日我以茶代酒,谢谢您几位了。”白姨娘拿过丫环捧上来的茶,一饮而尽,目光严肃地看着站在她们面前的四位。

    “白姨娘,您别说这些话,咱几位跟您做事不是一天两天了,自打白家行商关闭之后,我们白吃白喝白拿了您一年工钱,如今能帮上您点小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福分啊。”刘叔作揖,忙也喝下茶,言语间充满感激恭敬。

    “白姨娘您是巾帼不让须眉,能跟您做事,我们是三生有幸。”其中一名着青衣的男子也大声说着。

    “若是没有您极力保着我们,只怕我们一家老小也不知沦落成什么样子了。”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微月真是越来越崇拜这位白姨娘,本来在这个年代看得起女子的男人本来就少,更别说跟在女人手下办事的,她到底怎么办到的?

    “废话不多说,这是小女微月,往后隆福行便是交由她打理,你们几个都是长辈,只管教她做事,不必顾忌她身份。”白姨娘睇了微月一眼,让她自己站出来。

    微月笑容淡定从容地往前站了一步,盈盈一礼,“微月给各位叔伯请安,往后还请您几位叔伯多多指教。”

    “不敢当不敢当,小姐吩咐的,我们定当尽心尽力。”他们并没有侧身,坦坦荡荡地受了微月这一礼。

    接着,刘叔便介绍了其他三位给微月认识,分别是管理账房的祥叔,负责采办货物的将兴,还有负责与洋人打交道梁金荣。

    微月大方再一礼,“过年佳节还要麻烦各位叔伯前来商议,实在心中有愧。”

    “小姐言重了,隆福行开市是紧关重要的事儿,过节又算得上什么?”刘叔笑道。

    “如此,我们也不多说客套话,刘叔,祥叔,您几位都请坐下,咱们商量一下该如何走下一步。”微月客气地请他们入座,今天她实在没有时间多说废话,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商量接下来该从哪一行入手。

    刘叔和祥叔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到惊讶,他们其实对这位潘家七小姐有稍做过打听,只听说是个怯懦柔弱的小姐,但如今一看,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却有几分白姨娘的处事作风。

    本来他们也不指望潘微月是个多聪慧的女子,毕竟能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女子不多,白姨娘也算仅有一个,他们也是为了报恩才答应了白姨娘到隆福行做事,不过看来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接下来的谈话中,白姨娘并不插嘴,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喝茶,看着女儿时而侃侃而谈,时而蹙眉沉思,心中颇感欣慰,谁说非得生儿子才有保障,她生的这个女儿又比男子差多少?只怕男子还不一定有她这般见识。

    看刘掌柜那几人,如今也对微月是折服了吧。

    他们一直讨论至日头偏西,意见不曾统一,最后,微月只好下决定,主营陶瓷,次之做杂货,年初六正式开张。

    刘叔几人面面相觑,迟疑道,“小姐,本来我们也商量着做杂货先打开门号,可这陶瓷……”

    微月淡然浅笑,目光自信坚定,“你们放心,我自有主张,陶瓷生意一定会成为我们隆福行主要经济来源的。”

    刘叔转向白姨娘,却见白姨娘含笑不语似乎也没有反对之意,他便道,“如此,一切只听小姐的安排。”

    “那好,我找个时间到铺子里瞧瞧。”她也想知道行商究竟是如何运营的。

    “这……小姐,您是女子,怕是不方便到那儿去。”祥叔为难地开口。

    微月失望地啊了一声,她忘记了这个时候女子还是没什么地位的,别说是做生意了,在十三行那儿出入肯定要被人指指点点。

    “天色不早了,微月,你该回去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以后若有什么事儿要与刘叔他们商量的,便到这宅子来,这四合院和我那是想通的。”白姨娘看了看天色,提醒微月该回去了。

    微月点了点头,也知道得回去了,否则就要引起注意,她跟刘叔他们作别之后,才对白姨娘道,“娘,您何时启程到浙江?”

    白姨娘笑了笑,“再过几日,快些回去吧,今日刘叔他们说的话,你要回去好好想想。”

    “我知道,娘,那我先回去了。”微月和白姨娘辞别,心中打算着回去之后该仔细想想要如何开展她的赚钱大计,还有……如何掩饰她的女子身份到十三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