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十二章 出门
    (网 )回到月满楼,只有守门的婆子在,其他的丫环都去闹除夕了,在对待下人的态度上,方家还是比较宽容的。网 --.7-k-ankan.-o-。

    “吉祥,方家其他几位少爷呢?怎么只剩下五个呢?”微月一边卸下头面,一边好奇地问着,这个问题她刚刚在饭厅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

    吉祥很吃惊地看着微月,连为她梳头发的手都停下了动作,“小姐,您不知道吗?方家本来就只有五位少爷,其他的几位少爷有些一出世就夭折了,有的还尚未出世的就已经滑了,虽然没存活下来,但辈分还在,所以十一少才会排行十一。”

    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想到小姐会不清楚。

    微月颇为吃惊,十一位少爷最后竟只有五位能活下来?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吉祥轻柔地为微月梳着直腰的黑发,“这种事情在哪个大户人家中都是常见的,本来方家是有八个姨娘的,可是有两个因为孩子滑胎的时候撑不过去,就这样走了,还有一个疯了,两个跟着夭折的孩子去了。”

    微月很是惊讶,虽然看多了勾心斗角之类的电视和,但真接触了还是觉得无比震撼,仿佛人命到了这个年代这种家庭都变得很脆弱,那么她呢?她能不能在这种生活环境中保护自己?

    “你怎么知道的?”这种事情应该归类到家丑的吧,吉祥以前又不是方家的奴婢,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吉祥道,“既然要陪小姐在方家,自然是要了解多一些。”

    微月笑了笑,突然又想起什么来,“对了,那方夫人呢?”

    “方夫人已经许多年不管事了,都在馨德院那边礼佛,极少出现在人前。”吉祥道。

    “难怪了,今晚也不见她出来一起吃饭。”她还自己自己要见婆婆了呢。

    吉祥转身去将房门关上,又仔细看了窗户外面,见没人在外头,才走到微月身边,低语道,“小姐,看样子少奶奶是捱不了多久的,您有什么打算?”

    微月自己将头发用手帕扎成马尾自然地垂落在后背,听到吉祥的话,她微微愣了一下,幽微一叹,“如今情况岂是我说如何便能如何的?潘微华断不会轻易放过我,我一直觉得,她是清楚我假装傻子的事情,甚至还知道我之前在潘家也是故意装出来,否则又怎么会要我嫁进方家呢。网 。”

    “小姐可有露出什么破绽来?”吉祥问道。

    “平日我已尽量避开她,大概是她见我傻得不够彻底吧。”破绽她倒是没露出来,就是不够痴傻,可真要没形象地装疯卖傻,她又办不到,毕竟她没打算装一辈子。

    “奴婢觉得,少奶奶是想将您扶到当家主母的位置,如此一来,小姐行事恐怕多有不便。”吉祥道。

    微月轻笑,目光落在开得正艳的桃花上,“当家主母岂是谁想谁当就能当的,就算潘微华非要我当,可十一少能答应吗?家里其他人能答应吗?”话虽是这样说,但微月心中却不似表面那样淡定从容,总觉得像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吉祥顺着微月的目光看去,低声道,“奴婢明日找机会去一趟白姨娘那儿。”

    微月眼神一闪,低低应了一声,“嗯。”

    翌日,也就是元日,新岁之首,新春之始。

    天方拂晓,喜炮便声声响,微月在酣眠中被吵醒,床气未退,已经有丫环来传话,说是十一少过来了。

    梳洗过后,微月气呼呼地来到茶厅,见到十一少端坐在上首,正在欣赏着那两盆金桔,今日他穿了一套深蓝色的圆襟长衣,外罩一件棉袄,看起来更是气宇轩昂身姿挺拔。

    听到声响,他回过头直直盯着微月,双眼光华莹润,透出摄人心魄的光芒,“吵醒你了?”

    微月气呼呼地坐到靠背椅上,白皙的小脸泛着红晕。

    十一少轻笑一声,走到她身边,“明日你得回娘家,我使人给你准备了人事,春桃陪你回去,吃过午饭之后就回来,知道吗?”

    初二要回娘家拜年吃午饭,这是广东几百年下来都不变的习俗,她自然是清楚的,只是,这事儿不是应该由潘微华作主吗?就算回潘家,她也只是个配角,潘微华才是主角啊。网 --.7-k-ankan.-o-。

    似看出微月的想法,十一少继续道,“少奶奶身子不好,今年不回娘家。”

    微月心里讶异,难道潘微华真的病得那样厉害?连潘家也回不了?

    “这几天你若是想出去看热闹,要让丫环随身跟着,知道吗?”十一少低下身,眼睛似一泓温柔的水,看得微月心神一晃。

    “我能出去玩?”心底努力忽视他的温柔对自己产生的影响,她比较关心的是他说的话。

    “可以,不过必须让丫环跟着。”十一少微笑,清俊的脸清晰印在微月眼底。

    微月心头猛地一跳,急忙低下头,自己果然还是不能对帅哥免疫的,幸好她早知道这个十一少是只笑面狐狸,不然她就要坠入他的温柔陷阱中了。

    她欢呼出声,动作极其幼稚,看得在旁边的如玉和荔珠频频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倒是十一少,依旧笑得如沐春风看着她,眸光清如朗月。

    微月虽欢快跳着,心底却觉得有些不太对,这个十一少今日就特意过来和她说这些话?随便叫个丫环过来跟她说也就可以了吧。

    未等微月想明白这点疑惑,外面已经有人来传话,要十一少赶紧到前院去,说是有同行来拜年。

    十一少似还有话未说完,深深看了微月一眼,才离开月满楼。

    待十一少离开之后,微月才松了一口气,给吉祥睇了一眼,回了房间。

    吉祥跟在她身后进来,“小姐,这下我们出去就方便许多了。”

    微月神情却有些沉凝,“十一少怎么会突然来跟我说这些话的?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吉祥道,“虽觉得奇怪,但也只能如此。”

    微月笑了笑,“你说得没错,也只能如此,去准备一下吧,我们今日就去白姨娘那儿。”

    吉祥应了一声是。

    “先去给潘微华请安吧,跟她说声我们要出去,免得她起什么疑心。”微月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先去头房跟潘微华说一下。

    吉祥去准备出门的事儿,微月便领着荔珠和如玉去了头房,不过却见不到微华,那湘珠道是该吃过药,此时正休息着,微月便拉着湘珠的手说要出去玩,让她记着跟少奶奶说一声,湘珠不耐烦地答应了。

    微月喜滋滋地回了月满楼,如玉想要跟着她一块儿出去,却被吉祥打发去做别的事情,如玉心有不忿,却不敢多言,如今十一少正宠着小少奶奶,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哪能没有眼色,自然不敢再像从前那样对微月无礼。

    而此时……

    前院大门有商会的人过来拜年,舞狮鸣炮吹唢呐,好不热闹,后门巷子寂静无声,只有一辆双轴四轮马车候着。

    微月和吉祥从后门出来,踩着踏板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前行。

    马车上了青石大街,很快出了十六甫,这个时候的西关地区和她所熟知的西关不同,地形道路完全是陌生的,经过禺山路的时候,马车突然慢了下来,原来是这附近搭了个戏棚,正在演皮影戏,街上行人甚多,道路显得很拥挤。

    这些行人多为小家小户,巴巴急急地过了一年,难道遇着个佳节,见外边热闹非凡,满街灯火,连陌笙歌,时有人吆喝,怎能不心动出来游玩?

    马车靠边走着,微月好奇撩开窗帘看着外头,若老若幼,若男若女,往来游玩,戏棚上的戏曲声参杂着人流声传来

    其实这些小街小巷的热闹景致对于生在富贵之家的小姐公子而言,根本不大动他的心,更别说微月了,她连在现代都不大爱出去凑这种热闹。

    突然,马车一阵震荡,急急地停下了,微月的额头轻磕了一下车壁,有些吃痛。

    “怎么回事儿?”吉祥扶住微月,然后撩开车帘问着车夫。

    “好像,好像撞上人了。”那车夫脸色有些灰白,声音紧张地道。

    微月闻言,蹙了蹙眉,对吉祥道,“下。”

    吉祥应了一声,和那车夫下马车去,不一会儿,她便回来,对微月道,“小姐,撞上个孩子了,已经晕了过去。”

    “被撞晕的?”微月不太相信地问,凭着车速,不至于将一个人撞出重伤来。

    “看起来不像,没看到伤口,只是……”吉祥为难道,“这里人多口杂,我们不好就这样离开。”

    “这孩子的家人呢?”突发的意外已经让微月心情有些受影响,再听到吉祥这样说,更觉得好像惹上麻烦了。

    “没有见到有他的家人在,看他穿着,不像大户人家的孩子,倒是……像个乞儿。”吉祥道。

    微月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她已经听到外面细碎的议论声,好像在说她们撞了人就想抵赖仗势欺人之类的,“让车夫把孩子抱上车,先离开再说。”

    吉祥点了点头,放下车帘去吩咐车夫,又对围观的街坊道,“各位街坊,请让一让,我们小姐说了,得赶紧送这孩子去医馆,麻烦你们给让个路,可好?”

    车夫已经将那孩子抱上了车,靠坐在坐榻的另一边,微月看了一眼,一件破旧的棉袄,脸上尽是污垢,勉强能看出是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额头破了个小口子,正沁着血珠。

    “吉祥,给他捂住伤口,到了白姨娘处,赶紧给找个大夫。”微月没好气地吩咐道。

    “是,小姐。”

    ——————————————————

    jms,新书差一点就能冲上新书榜了,大家动动小指头,投一下推荐票~还有收藏,好么好么~~~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