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十章 送金桔
    (网 )一树桃花满庭春。网 --.7-k-ankan.-o-。

    今年的桃花开得好,吉祥一早便折了几株插在花瓶里,娇艳的靓桃花点缀在屋里,满树星红,确实添了不少春se。

    今日已经是除夕,家里每个人都忙着,门窗都贴上年画,一切看起来是多么喜庆红火。

    微月抱着手炉窝在软榻上,透过窗棂看着外面云丝轻飘,天空一片湛蓝。

    不过才三日,潘微华已经病得起不来床,这几天大夫一直在家里出出入入,然而似乎谁也不曾为这个少奶奶感到些微的可怜,所有人的依然期待着过年,依旧保持一种欢乐的心情迎接这个盛大的节日。

    她真同情潘微华,重病在身,依旧要打点家里上下的事情却无人感激,甚至连她的丈夫也没出现几次。

    潘微华这样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她的一生都在为别人付出,却没有得到回报,值得吗?

    其实这几天她也是足不出户,之所以知道潘微华这些情况,自然是让吉祥暗中打听来的,每每听完,她都要忍不住感叹一次。

    “小姐,十一少使人送了两盆金桔来了。”吉祥轻轻推开里门,低声对微月道。

    微月怔了一下,秀眉蹙起,眼底不见应有的欢喜,倒是添了几分的不耐,不知又撞了什么邪,自从那日十一少在她这里吃饭之后,接着几天晚饭都在她这里吃的,方宅里的传言越来越盛了,好像她抢了潘微华的风头似的,搞得方陈氏和方吴氏老是来巴结试探她。网 。

    说来奇怪,方家不是人口众多么?既然兄弟排行都到了十一了,应该妯娌也不少的,可她也就见过大少奶奶和四少奶奶,其他可是听也不曾听有人提过,倒是有听过五少奶奶,只是听说这位五少奶奶平时喜静,性格偏冷不爱出门,那么其他的几位呢?嗯,有空再问问好了。

    她已经和吉祥来到厅堂,看到那两盆青枝绿叶相扶,硕果累累进光灿灿的金桔,微月心中也有几分欢喜,这两盆金桔小巧丰硕,放在地上只有膝盖高,看着倒是赏心悦目的,且寓意好,是大吉大利的意思。

    “放到那儿上面去吧,正好空着呢。”微月指向厅堂正中央的左右一对梅花式红漆三脚架,放上这两盆金桔正好。

    春桃含笑看了微月一眼,对那两个小丫环道,“仔细摆好了。”

    “这个桔子甜不甜?”微月好奇问着春桃,很是天真的模样。

    春桃扑哧一笑,“小少奶奶,这金桔可不能吃,只能是摆着看的。”

    微月嘟着红唇,不太高兴地坐到两边的靠背椅上,戳着椅搭埋怨着,“为什么十一少要给我送只能看不能吃的桔子,太讨厌了。”

    嘴里埋怨着,心里却不禁腹诽,这个十一少究竟在搞什么?两天前过来吃饭的时候,听到丫环无意说起她怕冷的体质,第二天便让春桃给她送了这些上好的银红撒花椅垫,那质料一摸就觉得不便宜,还有那件上等的狐毛大氅,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玩意儿,这些东西真是收得她手软,看到十一少那张清俊冷漠的脸,她一点少女怀春的心情都没有,再说了,她早已经过了怀春的年纪了,至少心理上如此。网 --.7-k-ankan.-o-。

    “小少奶奶,这金桔矜贵着呢,家里也就头房那边有几盆,这是爷特意留给你的。”春桃是个长得很普通的女子,年纪也不大,十七八岁的模样,说话举止都透着一股精明利落,难怪能成为十一少的大丫环。

    微月还是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吉祥已经微笑向前几步,对春桃道,“多谢春桃姑娘了,我家小姐喜欢着呢,就是又犯性子,一会儿就好了。”

    春桃对吉祥笑道,“没事儿,对了,差点忘记了呢,爷说了,今晚请小少奶奶一块到大饭厅吃团圆饭。”

    低着头的微月脸上闪过一抹不悦,再一次再心里诅咒了一声,在这个风头火势的情况下,十一少是打算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了吧!

    “这……”吉祥为难看了微月一眼,道,“少奶奶没去,小少奶奶去了是不是不太适合呢?”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少奶奶是起不来的,家里少了个女主子,让小少奶奶去了,这意义可就大了。

    “这适合不适合,可不是咱们奴才说了算,十一少认为合适的,便是合适。”春桃笑容依旧,却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味道。

    吉祥欠了欠身,“春桃姑娘说的是。”

    “那我这就去给爷回话了。”说罢,春桃给微月行了礼,领着两个小丫环离开了月满楼。

    如玉看着那盆金桔,忍不住感叹,“爷这几天是怎么啦,对一个傻子都这样的体贴了?”

    吉祥瞪了她一眼,她才马上噤声,嫉妒看向微月,咬唇低头不语。

    微月和吉祥回到房间,关上门后,微月才将自己用力摔在床榻上,“天要亡我啊!”

    吉祥站在床榻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微月猛地起身,抓住吉祥的手,哀怨地叫着,“我如今在这方家名不正言不顺的,不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妾么,为什么要我去吃什么团圆饭,这代表什么代表什么?”

    吉祥面无表情,拉开微月的手,为她解下披风,“什么也不代表,小姐,您太紧张了,不如且以平常心对待,在面对十一少的时候,您总是少了一些定力。”

    微月仰着头冷冷看着吉祥,心里在仔细回想着她的话,“你的意思是?”

    “你在怕十一少!”吉祥一针见血地指出微月都不自知的慌乱。

    “我怕……”微月想要否认,但却说不出话来,似乎在面对十一少的时候,她确实少了一份冷静,为什么会这样?

    她将十一少当作是和微华一样要防备的人,为什么她能轻松自如面对潘微华,却不能冷静面对十一少这几天对她的所作所为?

    “小姐,您会不会是对十一少……动了心?”吉祥问得不确定,还有些担心。

    微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嗔怒道,“我看起来有那么花痴吗?”

    这下倒是吉祥愣住了,何谓花痴?

    微月懒得解释,她站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门,让冷风从脸上拂过,脑海里也清醒不少,她对十一少动心吗?若换了别的女子,被自己的丈夫这样体贴着,大概早已经感动不已了吧,只可惜,她不是个期待美好爱情的无知少女,十一少对她好的动机并不单纯,她又不是真的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呢?

    十一少到底想要做什么?她不知道,也看不明白,所以才会失了冷静,不似对着潘微华,因为她清楚知道潘微华想要利用她做什么,所以才能处之泰然与她周旋。

    面对敌人最重要的需要冷静,才能想出防备和出击的方法来,虽然十一少不至于是自己的敌人,但绝对称不上盟友。

    “吉祥,今晚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倒是想看看,方十一究竟想作甚!”微月回身,目光多了几分的决心和自信,对吉祥一字一句地道。

    吉祥笑着应了一声,“是,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