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章 传言
    (网 )冲新书榜中,亲们记得投推荐票哦,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无限回音中……)

    ——————————————————————

    十一少离开之后,月满楼的几个丫环都带着暧ei的笑走进茶厅,围着微月叽叽喳喳问着。网 。

    “小少奶奶,爷都与您说了什么?”

    “难道爷已经准备要和您……那个了么?”都是未出阁的丫环,说话自然不敢太露白,只是娇羞的模样,给人一眼便看出她的意思。

    如玉低哼了一声,语气带着酸涩的嫉妒,“没看爷已经离开月满楼了吗?还那个呢,想得倒是美。”

    微月委屈地底下头,荔珠不忍地嗔了如玉一眼,“怎么这样说话呢?”

    吉祥站到微月前面,把几个小丫环都打发出去,“别以为小少奶奶心慈你们就能没规矩,这些是你们能打听的么?出去干活儿。”

    微月在心里暗自觉得好笑,这些负责屋里洒扫的小丫环不过十二三岁,平日里见了湘珠都害怕,对她这个主子却一点惧意都没有,想来是受了如玉的影响吧。

    回了厢房,吉祥关上门,担忧看着微月。

    微月笑了笑,在软榻躺了下来,声音慵懒妩媚道,“这个方十一不简单,比潘微华还可怕。”

    “小姐您行事要小心。”吉祥道。

    “嗯。”微月点了点头,将十一少知道今日潘微华要给她喝红花的事儿说了,说完,她默了片刻,“收买厨房奴才的事儿得缓缓,要是让方十一知道了,他可能就知道我是装傻了。”

    “奴婢明白。”吉祥听完微月的话,也暗觉这个十一少果然如传闻中那样不好应付。网 --.7-k-ankan.-o-。

    “你觉得这院子里有没哪个丫头比较机灵的?”拥着一个软缎抱枕,微月眼角轻扬,笑得相当明朗。

    吉祥微微一笑,一下子便明白主子的心思,“奴婢会用心观察的。”

    很好!身边有个聪明且了解自己想法的丫环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夜凉如水,拥被正好眠,微月却难以入睡,睁着一双明亮大眼看着满洲窗外如墨一般的天色,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刻,最是容易忆起许多关于过去的事情,她也不例外,本来是多好一小白领,每天朝九晚五的挤公车,眼见就要往上升级,谁知道上天会这么狗血地让她好人没好报,早知道那时候就不跳下去救人了,这年头好人不容易当,随时要准备以命换命的。

    想想她也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但从来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啊,怎么会那么倒霉,竟然来到这么一个到处充满阴谋诡计的地方?处处算计自己的亲姐姐,再来一个阴险可怕的丈夫,还不知其他那些所谓家人又是什么样,估计也良善不到哪里去。

    嗯,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还是找机会离开才是。

    翻了个身,微月眼皮逐渐下垂,脑海里迷迷糊糊想着以前自己在公司的情景,又想着该用什么方法离开这个鬼地方,想着想着,便陷入了沉睡中。

    广州地处亚热带,横跨北回归线,属亚热带季风气候,背山面海,是个温暖多雨的地方,而她不管是在现代也好清代也好,都相当讨厌这段春节前后的时间。

    早晨醒来的时候,窗外飘着蒙蒙细雨,整个庭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朦胧浪漫,如玉几个丫环在外间凭栏处欣赏着这场春雨,微月沉着脸在屋里抱着手炉,煮茶看书。

    案几上,暖炉中的轻烟扶摇直起,空气中有淡淡的桔香,三足提炉上的茶壶滚着水泡,她提起茶壶,在洁白如玉的陶瓷杯里倒出水,茶叶在杯中舒展而开,继而沉淀,烟雾氤氲着她的眼。网 。

    “小少奶奶,您不出去花园那儿吗?今年的花开得很好呢。”荔珠捧着点心进来,对微月道。

    微月在荔珠进来的瞬间已经将书倒放在桌面,抱着茶杯发呆着。

    “外冷好冷。”虽是春季,但这个时候因为雨水多,空气湿冷,比冬天那时候还要让她这个畏冷怕热的人受不了。

    “这几天下雨,到了过节那几天肯定就晴朗了。”荔珠道。

    微月笑眯眯地对她点头,“到时候要出去玩。”

    “是,少奶奶若是同意了,奴婢一定带您去玩。”荔珠笑道,将盘碗摆了出来,是微月喜欢的萝卜糕。

    微月重重地点头,一副期待的模样。

    荔珠出去之后,微月才收敛了笑容,吉祥将桌上的书收了起来,含笑看着微月,“您这样每天辛苦吗?”

    微月白了她一眼,悠哉游哉地啜了一口茶,“你说我这样每天傻兮兮地对她们笑辛苦还是不装傻每天和潘微华作对的辛苦?”

    “那只有小姐自己心里清楚。”吉祥道。

    微月放下茶杯,伸了个拦腰,压低声音道,“你今日想办法联系白姨娘。”

    “是,小姐。”吉祥应了一声,门外传来几声轻笑,她马上沉默下来。

    “小少奶奶,是大少奶奶和四少奶奶来了。”荔珠去而复返,原来是方陈氏和方吴氏结伴同来了。

    微月感到有些讶异,今日是吹什么风了,这两位妯娌竟然还能到她这来了?

    正想着,方陈氏的声音已经传来,“小少奶奶这儿可这是个雅致的地方,比我那院子要好多了。”

    微月站了起来,有些笨拙无措地看着她们。

    “大少奶奶,四少奶奶。”吉祥曲膝行礼,与微月暗中交换了个眼神。

    微月紧抓着衣袖,笑得腼腆羞涩,“大少奶奶,你,你们坐。”

    方吴氏过来牵住微月的手,笑道,“我们是来找你到花园那边赏花的,今年的花开得好,大家都在呢,少了你可不好。”

    大……家……都在?微月眼角抽了几下,为什么不继续无视她呢?谁要去赏什么花啊,这么一个鬼天气,是赏花的好时机吗?再说了,花有什么好赏的,她实在没有那个心情那个闲情啊。

    “是啊,你进门这么久了,也没和我们几个妯娌一块儿聊天说话的,正好趁这个机会,走走走,五少奶奶还等着呢。”方陈氏也过来牵起她另一边的手,已经往门外走去了。

    听着她们一人一句说着那花园的花多美多好看,不去会遗憾一辈子似的话,微月竟然一句话也插不上嘴,人已经被带着出了月满楼。

    走在青石铺成的甬道,路面有些湿,没走几步,她的鞋面已经渗入了冷意,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的脚丫子都是最容易着凉的,真的很讨厌这个天气啊。

    “小少奶奶,听说十一少昨夜在你那儿宿下了?”快要到大花园的时候,方陈氏才一脸八卦地笑得有些暧ei地试探着微月。

    微月脸泛着红晕,双手直摆,拼命摇头,“没,没有!”

    “小少奶奶是害羞呢,我们都听说了,这不是挺好的嘛,我看小少奶奶一点也不像外头的人说的。”方吴氏笑得娇憨,圆圆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掐几下。

    微月急切地想要解释,这到底是谁传出来的谣言,难道是一传十十传百的威力吗?十一少只是在她那儿吃了一顿饭而已啊。“真的没有,他只是……”

    “没事没事,我们都明白,你是少奶奶的妹妹嘛,心里总有些计较的,你别怕,只要你拿住了十一少的心,少奶奶也不敢拿你如何。”方陈氏在她耳边低声说着,好像什么大秘密似的。

    微月在心里暗叹,已经不想再解释了,在她们看来,她的解释只是掩饰而已。

    从垂花门进了花园,扑鼻而来一阵浓郁的香气,入眼尽是绽放的各种花卉,姹紫嫣红姿态各自娇媚,花园的人工湖中心是一座精致典雅的水榭,在那里能将整个花园的景色尽收眼底。

    正要走向那水榭,方陈氏的丫环从旁边小道走来,脸色有些紧张,“大少奶奶,少奶奶在里面呢。”

    方陈氏愣了一下,与方吴氏对看一眼,“五少奶奶她们呢?”

    “都回去了。”那丫环道。

    “那……那少奶奶在里头作甚?”方吴氏问道。

    “和茂官在下棋呢。”丫环说完,扯了扯方陈氏的衣袖,原来是潘微华大丫环湘珠正往她们这走过来。

    方陈氏轻咳一声,摆出主子的姿态,“湘珠姑娘,你这是上哪儿呢?少奶奶还在里头么?”

    湘珠给她们行礼,态度有些傲慢,睨向微月的眼神多了几分的鄙夷,“奴婢这是过来请小少奶奶过去的,少奶奶在等你呢。”

    方陈氏和方吴氏脸色有些尴尬,方陈氏扯了扯嘴角道,“既然少奶奶和小少奶奶有话说,那我们也不好打搅,四少奶奶,我们到别处去赏花吧。”

    话毕,方陈氏已经拉起方吴氏一块走向另一边的小道,留下一脸呆滞的微月。

    “小少奶奶,请吧。”湘珠摆手一让,自己却先走在前头了。

    吉祥走到微月身后,与她一块走向那水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