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章 这个丈夫太可怕了
    (网 )她大步离开头房,仿佛那里有恶兽鬼怪一样,恨不得远远地避开。网 。

    她从来不曾这样生气过,以前面对同事的奚落和算计,被上司推去背黑锅,她都能咬牙冷静去面对去应付,即使面对最深的惶恐,她依旧能看到一点明亮的希望,她还能有容忍的心胸,可是刚刚面对潘微华,她真的想杀了这个女人!她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宽容的理由。

    如果不是十一少刚好回来,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她很明白如果和潘微华撕破脸的后果,她是潘家的嫡女,又是方家的当家主母,反观自己,一个卑微的庶女,连丫环都能欺她辱她,即使成了方家的小少奶奶,她除了当别人口中的傻子,又能是什么?

    如今还要被自己的亲姐姐灌绝育的红花,生育对一个女人来说那是何等大事,如果不能生孩子了,那当女人还有意义吗?就算她不是太喜欢小孩子,她也绝不会让潘微华断了她的生育!

    潘微华太狠心,太自私了!

    回到月满楼,微月立刻将身上的新衣裳脱了下来,狠狠地扔在地上。

    吉祥将如玉几个丫环打发了出去,捡起地上的衣裳,叠好放在衣柜,面无表情地看着在大口喘气的微月。

    “以后,潘微华送来的东西都不能吃!”微月抱着手炉,看着菱格窗外白得晃眼的云团,幽幽吐出一句话。

    吉祥眸色微动,眼中涌起几丝怜惜,她给微月递上一小盖钟儿。

    微月却没有接茶,手内拿着小铜火摺儿拨手炉内的灰。

    吉祥安静立在一旁,不语。网 。

    “过了年,我想见一见我娘。”许久之后,微月才终于开口,好看的星眸一片深湛之色,这里不是她能久居的地方,她必须想办法尽快摆脱这种被限制的困境。

    “七小姐,只怕少奶奶不会再让你出去的。”吉祥重新煮茶,轻烟袅绕而起,满室清淡的茶香。

    “就要过年了,她未必有空暇顾及我,趁那几天我们从后门溜出去。”本来她对于接管商行的事儿并不上心,但经过今日这件事,她绝对需要一个能赚银子的平台,而在这个时期行商无疑是个最佳的选择。

    不管什么朝代,有银子在身永远是个最佳保障。

    “奴婢这几天尽量与白姨娘联系上,看她怎么说。”吉祥道。

    “嗯。”微月抬起头,接过茶,纤细的指尖在杯盖上打转,“吉祥,看能不能收买厨房的人,一个也好,我绝不允许今日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吉祥低声道,“只怕这药是少奶奶身边的丫环亲手煎的。”

    微月瞪了她一眼,“你今日是故意要一直打击我吗?”

    吉祥神色不变,“七小姐,奴婢只是想提醒您,贸然为之,会引来少奶奶猜疑。”

    微月咬了咬牙,脸上滑过一抹忿恨,所以说她最讨厌和别人斗心机,伤神伤脑伤身!“每个人都有一个价,只是看那人将自己摆在什么价位而已,潘微华身边的人不能动,小厨房那边的一定要有自己的人,既然短时间之内我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那就开辟自己的领域好了。网 --.7-k-ankan.-o-。”

    “奴婢明白怎么做了。”吉祥看着微月的眼神似多了几分的温度。

    其实微月在观察考验吉祥的同时,这位经由白姨娘一手调教出来的丫环也在观察着她,直至今日,吉祥才算真正将微月当成了自己要忠心效命的主子,原因,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然而,收买人心是需要手段,同时也需要银子,像微月这个在娘家是庶女,如今是傻女的小少奶奶,嫁妆虽多,但不由她管,而是掌握在潘微华手中,她只能拿出上次白姨娘给她的银子出来使用。

    微月一直静坐到傍晚时分,除了吉祥在屋里为她煮茶,如玉和荔珠都在外间守着,其实她有想过要用这两个丫环,但如玉心思不正,荔珠为人太过软弱,都不是能重用的,一个不小心反而累了自己,但要防着她们也实在不容易,毕竟她们都是她院子里的人。

    “时候不早了,吩咐如玉她们摆饭吧。”微月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裾,打开小门走出外间。

    如玉见到微月出来,一脸郁色想要抱怨几句,以前七小姐虽然懦弱,但凡事都听她的安排,如今有了吉祥,她倒成了个无关紧要的二等丫环了,这口气她噎得辛苦,但一看微月身后面无表情的吉祥,如玉只好吞下话,“七小姐,要摆饭了吗?”

    微月唇边绽开一抹如花瓣般美丽灿烂的笑,“好饿哦,快吃饭吧。”

    荔珠应声道,“小少奶奶您稍等,奴婢马上摆饭。”

    微月笑眯眯地点头。

    荔珠刚离开没多久,十一少房里的丫环春桃却过来传话,说是十一少今晚要在这里用膳,饭菜由头房那边的添加过来。

    微月怔愣在原地,在心里低咒了几声才勉强拍手笑道,“好耶,有好多好吃的呢。”

    春桃笑笑看了微月一眼,对她小孩子一样的举止并没表现出太多鄙夷或惊讶。

    很快的,春桃带着两个小丫环过来,五菜一汤,比她平时的两菜一汤要丰富得多,但她想,今晚这一餐她大概是要消化不良了。

    饭菜摆好,春桃便让两个小丫环离开月满楼,十一少也来了,屋里丫环们都曲膝请了个蹲儿安,微月仗着自己是傻子,只站着笑嘻嘻看着他。

    十一少清冷俊逸的脸有抹类似儒雅的笑,他应了一声,在饭桌首位坐下,清朗如月的目光落在微月身上,“微月,过来坐下。”

    微月重重点了点头,选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这男人笑得很温和,但眼中却丝毫不见笑意,只有一股清冷的漠然。

    十一少只是笑了笑,声音清醇,“这些菜还喜欢吗?”

    微月点头,直往嘴里塞饭。

    春桃在为十一少布菜,他吃得很优雅,一口一口慢慢咀嚼,不紧不慢,连吃饭都维持这种高贵的气质,看得微月不禁有些汗颜,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吃相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大男人。

    如玉和荔珠看着自己的主子这样没形象没气质地和十一少一起吃饭,差点就要对她翻白眼了。

    这一顿饭,在一种看似温馨实则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十一少优雅地拭嘴洗手,对微月淡笑,“吃饱了吗?”

    微月点头如捣蒜,她可是塞了不少白米饭的,就快撑死了还不饱,原来要扮演一个合格的傻子也不容易。

    “你们先下去吧。”十一少突然对几个丫环吩咐道。

    微月低垂着头,眼睛微微一眯,他想做什么?

    厅里只剩下他们二人的时候,十一少收敛了脸上温儒的笑,清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今天少奶奶给什么药你喝?”

    微月心一跳,抬头愕然看着他,他怎么会知道的?

    他勾起一抹冷笑,俊逸的脸庞添了几分的严厉。

    她咬了咬唇,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但仔细想,潘微华在方家势力还在,她还是再小心行事比较好。

    十一少见她不肯说,只当她是怕了微华,他站了起来,轻声道,“下次放心喝吧,不会有事的,你是我的妻子,我会保护你。”

    微月一怔,脸颊有些发热,任何一个女人被这么一个优质男人说会保护她的话,大概都会觉得挺虚荣的吧。

    “不过,要是你有什么别的目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明白吗?”他的声音依旧温和轻柔,只是语气却教人忍不住从背脊骨爬起一股凉意。

    这个男人,比微华还可怕!

    她傻兮兮地笑了,真他妈太好了,她到底来到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啊。

    十一少嘴角微勾,“早些休息,我回去了,至于你家姐说要圆房的事情,除非你同意,否则我不会强迫你。”

    微月在心里轻叹,无论如何,她一定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亲姐姐算计她,连丈夫也这么可怕,这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