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章 你必须绝育
    (网 )方家大宅上下都热热闹闹欢欢喜喜地准备过年,贴窗花,扫灰尘,一片喜气洋洋的,不过这一切都与微月这坐落在后花园一处小角落的院子没有关系。网 。

    她被忽略了,而她享受这种忽略。

    这半个月来,吉祥已经跟她说了不少关于十三行的事情,即使她还不曾去亲眼所见,却也能感受到那里的盛况。

    其实十三行真正的繁华盛世还没到,再过一二十年,广州十三行才是真正的商业宝地。

    在方家也有一个多月了,除了微华和十一少,她至今还没见过方家的其他人,想来是这方宅太大了,难得有机会碰面吧。

    自从有了吉祥这个大丫环之后,如玉和荔珠较少贴身服侍她了,屋里如今大小事情都是吉祥在为她打理,尽心尽责,对她也恭敬有礼,虽然有时嫌其稍显冷淡,但却是个信得过的丫环。

    “这便是我娘交给我的隆福行?”微月翻看着蓝皮册子,里头清楚写着隆福行的资产和人事关系,这些人都是忠心跟着白姨娘的,想来将来不怕会对她有什么二心。

    “白姨娘想让您先熟悉一下,年后就要开市,您得去和这些柜上的管事见一见。”吉祥压低声音在微月耳边道。

    微月合上册子,抱着手炉慵懒地靠着椅背,纯澈的眼眸渲染了些许深沉,整个人看起来有一股天生的内媚,“我能出得去么?没有微华的允许,后门如何开得。”

    吉祥平静的眼浮起一丝笑,“七小姐会有办法的。”

    微月嘴角微扬,眼波轻转,潋滟动人,“吉祥,你对我可真有信心,莫要忘记,我可是个傻子,傻子能办得了什么事儿呢?”

    “七小姐您太谦虚了。”吉祥平静道,眼底的笑已经恢复成一片死寂。

    微月轻轻哼了一声,“你和我娘说话也是这样的……平静?”

    “奴婢尊敬七小姐就如尊敬白姨娘般。”吉祥低下头道。网 。

    微月轻笑,却攸地脸色微变,眼神立刻又是一片天真纯澈,笑容灿烂无害。

    屋外有窸窣的声响,没多久,荔珠便从外面敲门进来,“小少奶奶,少奶奶让您过去头房。”

    微月明亮的眼微微一眯,随即天真灿烂笑着,“家姐找我做什么?”

    “小少奶奶您忘记了,前几天少奶奶让您过去量身,是给您做了新衣裳,今日许是让您过去试衣裳呢。”荔珠欢快地道,她最喜欢过年了,他们做下人的也有利是拿的。

    “新衣裳?我最喜欢新衣裳了,我们快去吧,吉祥。”微月站了起来,拉住吉祥就往门外走去。

    荔珠看着微月急忙忙消失的背影,脸色有些微沉,如玉的身影从门边站了出来,冷哼了一声,“这个傻子现在怎么就喜欢沾着吉祥,吉祥有宝吗?”

    “你怎么总是说不听,不要叫小少奶奶傻子,被少奶奶听到了饶不了你。”荔珠瞪了如玉一眼,威胁道。

    “少奶奶又没听到!”如玉嘀咕着,她是知道荔珠不会到少奶奶那儿告她状的,这荔珠太容易心软了,怕告到少奶奶那儿之后,她会被少奶奶杖毙了。

    微月和吉祥来到头房,却见茶厅已有两个同样衣饰华贵的女子,是微月不曾见过的。

    潘微华见到微月来了,勾了勾嘴角笑了笑,“微月,这是大少奶奶和四少奶奶。”

    微月只是傻傻地看着她们笑。

    大少奶奶方陈氏是个典型的广东女子,圆圆的脸,有些刻薄的眉眼,不过对微月笑的时候却显得十分温和,“小少奶奶果然生得美若天仙,和少奶奶您十分相似呢。”

    微华淡淡一笑,“四少奶奶过奖了。”

    四少奶奶方吴氏身体很娇小,看起来娇憨可爱,她对微月欠了欠身,十分有礼,看着微月的眼神也很真诚,并没有将她当作傻子,“小少奶奶。网 。”

    微月不是笨蛋,自然一眼能看出这两位妯娌对她的态度,她笑眯眯地对他们点头。

    潘微华招手让她坐到身边,“这衣裳是给你的,看看喜欢不?”

    鲜艳华丽的团锦琢花衣衫,一件滚边琵琶襟外袄,一套粉霞锦绶藕丝缎裙,衣料都是上乘的,摸在手里感觉很舒服,微月毫不掩饰脸上高兴开心的表情。

    “看来妹妹很喜欢。”潘微华浅笑看着微月,眼底有一抹算计。

    微月用力地点头,“好喜欢呢!”

    潘微华笑道,“去换给我瞧瞧。”

    微月摸着衣服的手有些紧了一下,看着比之前更显得虚弱的微华,她心中有些防备。

    那边潘微华已经对吉祥道,“去给小少奶奶换上,我瞧瞧是不是合身?”

    吉祥答了一声是,牵起微月的手走出茶厅。

    “她这是想作甚?”微月在吉祥耳边低声问着。

    吉祥握紧了她的手,没有答话。

    微月警惕看了周围一眼,咬了咬唇,这儿是头房,到处都是潘微华的眼线,她不能露馅!

    在丫环的指示下,微月他们在旁边的二房换了那套粉霞锦绶藕丝缎裙,修腰的设计,色彩淡雅脱俗,微月身段绰约,容貌出色,如今衬上这裙子,更如瑶池仙子,既娇艳又素雅。

    再来到茶厅,那两位妯娌已经不在了,只剩下潘微华一人在悠闲品茗,看到微月这一身动人的身姿容貌,目光有些苦涩复杂,但更多的是坚毅的决定。

    “很合身。”潘微华轻声道,已经让微月进来坐在她身边。

    微月扭捏羞涩地在微华身边坐下。

    “妹妹,过了年你也十七岁了,是不?”潘微华一手挂在桌子上撑着额头,语调疲软地问着。

    微月眨了眨明澈纯真的大眼,点了点头。

    “嗯,是个很好的年纪。”微华感叹着,她十七岁的时候,早已经有了身孕,过着千算万算的生活,哪有微月这般轻松愉快?

    而如今,她要亲手将微月拉进她的命运中,继续她生活在这个方家大宅!

    微月心中警钟敲响,这潘微华又想算计她什么?

    潘微华专注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才绽放出一抹惨白的笑容,“今晚,和十一少圆房吧!”

    什么?微月一惊,想不到微华会跟自己提这样的要求,虽然她也知道,作为十一少的妻子,到现在还没圆房说不过去,但她现在是傻子傻子傻子啊!圆个什么什么房啊!

    潘微华扫了微月一眼,“怎么?不愿意?”

    微月只是装作害怕地看着她。

    “去拿来。”潘微华笑了笑,对身边的丫环轻语。

    那丫环福了一礼,离开茶厅,不一会儿,便端来一碗药汁。

    潘微华将药汁放到微月面前,笑容如花一样徐徐绽放,声音亦很轻柔,“把这药喝了。”

    “我都没有生病。”微月瞪着那药,深知这决不是什么好东西。

    潘微华的笑容有几分的残忍,“不怕与你说,这药是红花,你喝了之后,以后便不能受孕,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方家的嫡孙只能是茂晟。”

    茂晟是茂官的全名。

    微月脸色发白,藏在袖里的双手紧紧握着,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冲破她死命压住的出口,这个潘微华好狠!

    为了自己儿子的利益,竟然要自己的亲妹妹断了生育,好,很好!

    “湘珠,服侍小少奶奶喝药。”潘微华对身边的丫环道。

    湘珠嘴角扬起一抹阴恻恻的笑,“是,少奶奶。”

    “我不要,好苦的,我不要喝药!”看到吉祥一脸紧张想要发作,微月睇了她一眼,忍!

    旁边又两个小丫环在微华的示意下过来抓住微月的手臂,湘珠捧着药就要往她嘴里灌。

    “苦死了!”微月被灌了一口,马上喷了出来,并手脚并用挣脱着,湘珠手中的碗被她一撞,落在地上成了碎片。

    潘微华眼眸闪过一抹阴狠,“再去煮一碗。”

    微月闻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紧握的双拳指关节微微发白,若非这个时候她尚不能和微华撕破脸,她怎能容这女人这样毁她?

    “少奶奶,爷回来了。”在外头守门的丫环进来回禀,想来是潘微华早已经安排了这一切。

    微华冷冷扫了微月一眼,对春桃她们喝道,“还不赶快收拾干净!”

    几个丫环连声应着,很快手脚麻利将地上的药汁处理干净,正好十一少也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微月的时候,十一少眼中有抹惊艳流淌而过,微月胆怯地站了起来,躲在吉祥身后。

    “你先回去吧!”微华对微月道,眸中有警告之意。

    吉祥拉着微月给十一少和微华行礼之后,才离开头房。

    十一少似笑非笑看着微华,“怎么?你妹妹这样怕你?”

    “可能是病还未好,我是她亲姐姐,她怎么会怕我呢?倒是您打算何时和微月圆房呢?”微华对十一少淡淡笑着,言语间却没有夫妻之间应有的那种温馨甜蜜,客气得近乎疏离。

    十一少在她身边坐下,空气中淡淡的药味钻进他鼻息中,他笑得意味深长,“她不是还病着吗?待痊愈了再说。”

    微华眸色冷寒,笑容却温柔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