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章 十一少
    (网 )方家的大宅在十六甫,离双门底上街有很长的路程,微月回到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了。网 --.7-k-ankan.-o-。

    微华喝完药,才抬起眼睑冷冷地注视着微月,良久才道,“回来就好,既然白姨娘给你送了丫环,便让她在你屋里服侍着,回去吧,也该用晚膳了。”

    微月喏喏地行礼,离开头房。

    经过庭园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道稚嫩清脆的笑声,微月寻声望去,夕阳的余晖照射在树丛中,一个生得圆润可爱,身着宝蓝色团花暗纹小棉袄的孩童迎面跑到一个身材挺拔显得有些精瘦的男子怀里,那男子背对着她,所以看不出他是什么模样。

    “父亲,您今天要教我念书么?”小男孩很天真很好学地仰头看着那个男子。

    “嗯,吃过晚饭便教你。”男子的声音清醇好听,却有些冷漠。

    “小少奶奶,那是茂官和十一少。”荔珠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微月眨了眨眼,眉梢染上笑意,原来是她的老公和小外甥呢。

    “那位姐姐长得好像母亲。”小茂官稚气的声音传来,微月刚迈开的脚滞了一下。

    那挺拔身姿的男子回过头来,夕阳在他清俊儒雅的脸庞洒下斑驳的光芒,狭长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睛,眉梢眼角有几分冷漠,棱角分明的嘴唇很薄,紧紧抿着不见笑意,莹润的肌肤散发出玉一般的光泽。

    这位便是方家大宅的家主,同时也是同和行的老板,十一少。网 --.7-k-ankan.-o-。方十一原名亦霁,字榆廷,因为在家中排行十一,故而大家都称他为十一少,是方家唯一的嫡出子嗣,方老爷辞世之后,方家便是由他当家。

    微月有瞬间的失神,但很快低下头,一副傻兮兮的怯懦蠢样。

    十一少牵着小茂官向她走来。

    荔珠行礼,“爷,茂官。”

    十一少淡淡地应了一声,目光冷漠地落在微月脸上。

    小茂官伸出手抓住微月的手,“你是谁?”

    荔珠瑟缩在微月身边,急急跟小茂官解释,“茂官,这是小少奶奶。”

    十一少的眼眸顿时深沉如一泓千年古潭,冰冷且深幽。

    “我听过你,你就是那个傻子。”小茂官稚气的声音提高,歪着头天真可爱地看着微月。

    微月扫了他一眼,她对小孩子从来没有好感,所以,小茂官就算你长得很可爱很纯真,也还是不能让她对小孩子改观的。

    所以……

    微月很不客气很凶狠地瞪了小茂官一眼,“你才是傻子!”

    小茂官怔住,十一少也怔住,荔珠张着嘴巴,惊愕看着微月。网 。

    “你竟然敢骂我!”小茂官扁嘴,圆乎乎的脸蛋泛着红晕,让人看着都忍不住想伸出手去蹂躏几番。

    “你不是在骂我又怎么知道我骂你。”她是傻子她是傻子,怎么会知道傻子就是在骂人。

    小茂官被她噎了一下,抬头求助看着十一少。

    十一少若有所思地看着微月,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娶进门有十几天的平妻见面,还真让他意外。

    他低眸凝视着她,和微华确实有几分相似,“真的撞傻了?”

    听到他意味深长的话,微月抓住荔珠的手,“我要回去!这里不好玩。”

    十一少清俊的眼似蕴起了笑,但眼神却更加冷凝,“送小少奶奶回屋里休息吧!”

    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十一少眉梢笑意淡去,清冷的眼神看向微华的房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个让他成为广州城笑话的傻平妻最好能傻一辈子,否则他会让他们知道,算计他十一少的下场!

    拉着荔珠的手跑了一段路,微月才停下来慢慢走着,心想那十一少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以为有微华一个这么心机深沉的老婆,老公必定是很懦弱老实的,可他看起来却像一只深藏不露的狐狸,那气场完全把她镇压住了。

    “小少奶奶,爷人很好的,您不用怕他。”荔珠在她身后安慰着。

    “我才没有怕他!”微月嘟着唇辩解着,心里其实想着以后一定要远远避开这个十一少和微华,这对夫妇简直是绝配!

    荔珠笑道,“是,小少奶奶没有怕爷。”

    微月轻哼了一声,低着头走路,从明日开始她要让吉祥尽快将这时候十三行的事情教给她,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块海绵,需要吸收许多的知识,如果她不尽快熟悉这个广州的时局,她根本不能摆脱这种菟丝花的困境。

    她不想依附着任何人生存,潘家也好,方家也好,微华也罢,十一少也罢,这些人都不是她能轻易放心得下的,她不要过着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生活,她可不想自己的第二次人生还要过得那么辛苦卑微。

    回到自己院里的时候,如玉从荔珠那儿听到微月遇上十一少的事情,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呱呱叫了起来,“七小姐,你有没有脑子的,那是十一少,是你将来要攀着服侍着的夫君,你不好好把握,竟然就这样跑开了,你知不知道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啊?”

    微月挑眼斜了如玉一眼,对这种整天妄想能火鸡变凤凰的丫环实在生不出好感来,特别这只火鸡还丝毫不将她这个已经在枝头上的乌鸦放眼里,“你那么喜欢他,你去嫁去嫁去嫁啊!”

    如玉噎了一下,“七小姐,我这是为了你好!”

    微月站了起来,抓住如玉的肩膀,“我才不要你这个傻子为了我好,你蠢得惊天动地丑得人神共愤,我为什么要你对我好啊?”

    屋里的丫环都被微月这奔放的举动吓住了。

    骂女人最毒的话不是其他什么词儿,只需要一个丑字,足够把一个女子打击得心灰意冷伤心欲绝了。

    如玉忍着泪水,“七小姐,你怎么能这样骂人呢?”

    突然,一道冷冷的声音在如玉身后传来,“七小姐是主子,你是奴才,主子不能骂奴才了?”

    如玉回过头,看到是吉祥,马上像被踩到尾巴似的跳起来,“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说我。”

    吉祥面无表情地走到如玉面前,“我是七小姐的大丫环。”

    如玉和荔珠都只是二等丫环,身份上不如吉祥体面。

    如玉跟在微月身边有几年了还只是一个二等丫环,如今轻易被一个后来居上的吉祥压在头上,心中自然不忿,她不悦看向微月。

    微月拉住吉祥的手,“没错没错,白姨娘也说了,吉祥以后就是我的大丫环。”

    吉祥对微月恭敬行礼,“七小姐,以后这屋里还是立些规矩的好,免得一些丫环不分尊卑,让外人见了笑话。”

    微月笑得如春花一般灿烂盛放着,眼底闪着幽亮的光泽,“没错没错,免得让别人总拿我当傻子。”

    如玉和荔珠面面相觑,到底七小姐是不是真的傻子呢?怎么有时候看起来不太像呢?

    推荐票~~~~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