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章 彪悍的白姨娘
    (网 )永汉路由北至南,第三条街便是双门地下街。网 --.7-k-ankan.-o-。听着地名很陌生,直到马车经过高第街,看到那牌坊,微月风中凌乱地想起来了,这儿是北京路,她每个月拿了薪水之后洒血的地方。

    只是这个时候的永汉路只是一条接官大道,完全想不到在三百年后这里会如此那般繁华,如此那般让人又爱又恨。

    马车在一栋大屋前停下,这是传统的西关大屋,正门有短脚吊扇门、趟栊、硬木大门一套的三扇门,守门的婆子给开了门,对微月行了一礼,“七小姐。”

    微月对这周围有一种亲切感,她三百年后就住在这儿附近啊,来不及感慨,她已经被带进宅门,入内三间两廊,中间是主厅堂,后有一个小花园。

    凭着本尊留给她的记忆,她来到白姨娘的房间,如玉敲开门,“白姨娘,七小姐来看您了。”

    微月有些惊讶,这如玉对白姨娘倒是客气。

    一个妇人开了门,布衣穿着,是白姨娘身边的嫲嫲。

    “七小姐来了,快些请进。”嫲嫲笑得很亲切,侧开身子给微月让进,如玉和荔珠都没有跟进来,这是白姨娘多年来的习惯,从来不让微月的丫环跟着进去。

    靠坐在床榻上,是一名淡雅脱俗的美人,她鬓云乱洒,撩人至极,只是眉眼间的落寞,教人心狠狠一疼,是个气质优美如兰的女子。

    那嫲嫲奉上茶果之后便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微月和白姨娘。

    微月眼神依旧呆滞,誓将傻子这角色演到底。网 。

    只是白姨娘一句话却让她顷刻石化,继而风化了。

    “怎么?在你老娘面前还想装?还不给我死过来。”白姨娘非常彪悍地开口,声音不是地道的粤音,听起来却很舒服,软绵绵的像某种小调,只是那内容太太太令人掉下巴了。

    “你不装已经很呆了,再装就更蠢了,过来坐下,有话问你。”白姨娘瞟了微月一眼,柔声道。

    微月觉得自己的下巴掉到胸前了,她听话坐到床边的矮几上,恭敬地喊了一声,“娘。”

    白姨娘轻哼了一声,“没出息,竟然用撞墙这一招来躲洞房。”

    微月觉得自己在风中凌乱了。

    “娘,你怎么知道我……那是装的?”微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觉得在这么美丽高雅又彪悍的白姨娘面前,她要是还装傻,那肯定是自己脑袋瓜被门夹了。

    白姨娘淡色的唇瓣绽开一抹微笑,温柔看着她,“这么多年来,让你装鹌鹑找机会想要逃出潘家,你倒好啊,能耐啊,还能嫁到方家去当平妻了啊。”

    装……装的?微月觉得自己一定囧住了,看来本尊的记忆并不完全,她不知道原来以前那怯懦无能竟然也是装出来的。

    “娘,我真撞墙了,很多东西都记得不全。”微月低声说着,总觉得这白姨娘比那微华和潘老爷还难应付。

    为什么她不住在潘家大宅?为什么要本尊装鹌鹑离开潘家?微月心里疑惑,却不知如何问起。网 。

    白姨娘眼角上挑,直直地盯视着微月,“女儿,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微月懒懒地靠在床柱,第一次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她原来的性子,似笑非笑回了白姨娘一眼,“您说说,我哪里不一样了?”

    “看来撞一撞倒是把你撞聪明了。”白姨娘轻笑,看着不管在容貌还是气质上与她有八分相似的女儿,以前她总觉得微月的性格不像她,如今瞧她眼神虽清澈却掩饰不了本质的狡黠,说话语气神态都让人感到不可小觑。

    “我这也是逼不得已。”微月不敢说太多,怕被看出端倪来,这里每个人都让她觉得很头疼。

    “微华究竟要你嫁入方家作甚?与你说了没?”无原无故要一个在潘家低微懦弱得几乎成了墙边小草的庶女嫁入方家这样的大户,还当了平妻,她断不会认为这是好事儿。

    “我痴痴傻傻的,她又怎会与我提起呢?”微月言语有所保留,她对谁都不敢相信,至少在她没搞清楚一切之前,她只能相信自己。

    白姨娘冷冷一笑,“她知道自己命不长,便想拉你做替身保护潘家,真是想错了她的心!”

    “娘,难道说她知道我是装无能低调的?”微月好奇问道,像微华那种每天千算万算的人,怎么会把像本尊那样的性子带进方家呢?

    “我也觉得很奇怪,所以才使人去跟潘梁氏说要见你一面,这个微华……难道是知道我在外面做的事儿了?”白姨娘秀眉轻蹙,喃喃低语。

    微月耳尖听到她的话,试探地问,“娘在外头做了什么事儿了?”难道是一枝红杏爬墙出?

    白姨娘突然陷入沉思,长长一叹,意味深长地看着微月,“我本来打算让你离开潘家之后,才把一切交给你的,不过如今想来是不行了。”

    微月秀眉一挑,“我听说您身子不好,怎么了?”

    “只是染了风寒,不碍事,我必须在年后回浙江,自从关了浙江那边的海关之后,白家已经大不如前,你舅父身子不好,我必须回去帮他!”白家在浙江也算大户人家,当初为了帮白家度过难关,她才委身成为潘老爷的妾室,如今微月已经能够独立,她也该回去了。

    “娘的意思,是以后都不回广州府了?”微月惊讶问道。

    “几年之内都不会回来,粤海关那儿我已经打通关系了,过了年便会把行商的资格批准下来,让刘叔他们帮你管理着行里的事儿,你有个依靠,我也放心离开。”白姨娘轻咳了几声,声音有些沙哑,微月赶紧倒了温水过来。

    “娘,我没听明白您的话,什么行商资格?行商的生意不都被十三行垄断了么?”没听说过有十四行啊。

    白姨娘瞪了她一眼,“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有,我花了那么多心思才打通这条路,你要是做得不好,你等着我回来扒你的皮!”

    不带这样威胁人的啊!她现在还一头雾水啊。

    “娘,你的意思是要我当行商的老板啊?”微月惊愕问道,白姨娘的思想也太先进了,竟然允许自己的女儿出来抛投露脸啊。

    “难道你还想死乞白赖地留在方家等着以后被潘微华利用?”白姨娘问道。

    “当然不是,只是……这行商,我不太懂。”十三行的风光历史并不长久,而且竞争压力并不小,这白姨娘就不能把那些贿赂官员的银子留着给她下半世安安稳稳逍逍遥遥地过日子么?

    “你现在不懂,以后自然会懂。”白姨娘似乎没打算跟微月说个明白,她顿了一下,目光掠过门那边,“你身边现在都有哪些贴身丫环?”

    “如玉陪嫁过去,大小姐给我送了荔珠过来。”微月道,对这两个丫环,她也是充满防备的。

    “这两个丫环都不能全然信任,让吉祥跟你回去吧,这丫环我调教几年了,将来能帮你。”白姨娘闭上眼,好像有些疲倦地靠在床壁上。

    “去让吉祥进来。”她道。

    微月怔怔点了点头,走出去让那带她进来的嫲嫲去唤吉祥来,不到一会儿,一名身子微丰的女子走了进来,盈盈给白姨娘和微月行了个蹲儿安,微月目光润亮地看着她,这吉祥穿着打扮行为举止都与其他丫环不尽相同,多了几分恬静的气质。

    “吉祥,以后你就跟在七小姐身边,每天都要教她一些行商的知识,让她能快些上手将隆福行开市。”白姨娘声音轻柔交代着,白皙精致的脸微微仰起,眼眸微闭着,却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是,奴婢记住了。”吉祥面无表情,但语气充满了对白姨娘的尊敬。

    微月沉默,深深看了吉祥一眼,对她还不算知根知底,但至少不会背叛她的……吧?

    ——————————————

    今天开始冲新书榜,大家帮帮忙,用力地砸我推荐票吧~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