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章 忍忍忍
    (网 )“那儿是什么地方?”马车辘辘辗转着前行,微月撩开纱窗,指着远处问道。网 --.7-k-ankan.-o-。

    “粤海关。”坐在她身边的微华懒懒看了一眼,轻声回答。

    微月睁大眼好奇地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旌旗轻扬,飞檐古雅的粤海关,少了熟悉的高楼大厦和宽敞平躺的马路,她很难辨清此时自己身在何方,只能勉强猜测,自己应该是在西关附近的位置,粤海关旧址是在沿江西路,照着这样看来,如今应该不是清末。

    那飘扬着不同国家国旗的地方,后面应该就是十三夷馆,而再往后就是文化公园一带,也就是现在非常繁华热闹的商业地带,广州十三行?

    微月脑海里飞快转悠着荔湾区的大概位置,最后很颓丧地发现她对这一块很陌生,只能勉强知道一些能逛街的潮流地方,她原本就不是住这区。

    “清廷去年关闭闽浙苏三大海关,粤海关成了全国唯一对外通商口岸,这对潘家和方家来说都是个很好的机会,但……也很危险,微月,你要记住了,潘家和方家的命运是紧紧相连的知道么?”微华紧紧盯着微月,希望她听得名字自己的意思。

    微月看着远处的瞳孔微微收缩,她是个对历史不太感兴趣的人,但对于广州这段风光的过去,她是有听长辈提过的。

    现在是乾隆二十三年!因为粤海关是在乾隆二十二年成为全国唯一的外通商口岸,也就是说,他妈的,她来到了两百多年前的广州了?

    看到微月这样呆滞的表情,微华美丽的眼睛闪过一丝阴郁。

    微月却没有发现看到微华的异样,只是专注在对自己命运如此杯具的感叹中,她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在心里给上帝上香的,为什么还会因为难得一次的乐于助人就升天了,还来到这个离动荡不安虽不远,但也已经走向衰落和不平的清代?

    “到了,下车吧!”微华提醒微月,看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沉思。网 。

    微月愣了愣,咦?方家和潘家住得很近嘛,还没半个小时就到了?她盯着门匾上的两个虬劲有力的大字,潘府。眉头皱了起来,按说这个时期,广州的首富是姓潘的才是,怎么成了姓方的了?

    潘家的大宅看起来和方家一样豪华,即使对这里有本尊的记忆,但亲眼所见,微月还是忍不住再次感叹这些古人奢侈得令人嫉妒。

    微月保持一种怯弱害怕的姿态战战兢兢地跟在微华身后,来到潘老爷的头房茶厅,茶厅上除了潘老爷和潘梁氏,还有几个年轻的姑娘少爷,年纪约莫和她一般上下,这些都是她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不过她不太认识就是了。

    潘梁氏见到自己的女儿,眉梢带笑,拉住微华的手,柔声问着她的身体状况。

    潘老爷皱眉看着缩在角落的微月,不悦地哼了一声,“过来跪下!”

    微华在潘梁氏身边坐下,低眉敛目不看微月一眼。

    骨子里本来就倔强的微月抬起头,眼神怯懦哀怨看着潘老爷,她做错事儿了?

    “还不过来跪下!”潘老爷大力一拍桌案,被微月那懦弱的表情激得更是怒火攻心,他怎么会生出这样没出息的女儿了。

    忍!忍一时她的日子很快就平静了,微月在心里默念着,同时向前挪了几步,膝盖却如何也弯不下去,他妈的,美女膝下也是有黄金的。网 。

    屋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的笑话。

    微月一肚子的憋屈。

    潘老爷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藤条,用力地在微月小腿抽了一下。

    微月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神不觉一厉,但很快想起自己还是个傻子,只好强压住快要破口大骂的冲动,一副可怜兮兮我见犹怜地模样,扁着嘴哭了出来,“为什么打我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事儿了。”

    潘老爷挥手又抽了一下,微月娇嫩的腿哪经得起这样的抽打,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她紧握双拳,咬牙把咒骂吞回肚子里烂着,忍忍忍!她忍!

    “我潘家在广州府称得上名门世家,要你嫁给十一少为平妻那是抬举了你,你竟不识好歹刚入洞房便想自杀,令潘方两家颜面尽失,你还以为自己受委屈了是不是?”潘老爷丢下藤条,重新坐下,沉声怒喝着微月。

    微月哇一声哭了出来,“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不许哭!你记着自己的身份,好好在方家服侍你姐姐。”潘老爷对她不耐地道。

    微月揉了揉刚被抽了两下的小腿,一脸的委屈,咬唇勒住眼泪。

    “父亲,微月还小,慢慢劝说便是,洞房一事已经过去了,不必再追究。”微华这时才柔声开口,她的话一出,仿佛缓解了一室紧绷的气氛。

    微月在心里冷笑着,早先她怎么不说不必追究,等她挨打之后才来装什么圣母,一屋子都不是好人!

    潘老爷看着微月傻兮兮的样子,无奈一叹,“真是撞傻了?”

    微月耸着肩膀,喏喏不敢抬头。

    微华微笑看着她,眼底流光熠熠,“伤了脑袋,已经在跟药了,很快就会好的。”

    “当初就劝你了,这微月不合适,还不如微卿,是个伶俐懂事的,嫁过去还能帮你忙。”潘梁氏厌恶地看了微月一眼,对微华抱怨着。

    微月眼角余光扫向站在旁边的几个年轻姑娘和少爷,其中一名生得如花似玉,身段绰约的就是五小姐微卿。

    那边潘梁氏又继续开口了,“不如让十一少把微月休了,当个姨奶奶也行,再把微卿娶过去吧。”

    微卿脸上平静,眼底却有掩盖不住的期待和喜悦。

    微华淡淡一笑,“不必了,微月挺好的。”

    她身上有宝是不是啊?啊?微月在心底抱头哀嚎着。

    潘老爷深深看了微华一眼,终于缓了语气,“起来吧,一旁坐下。”

    微月低着头,怯怯地寻了个位置坐下,好几道嫉妒又羡慕的视线快在她身上戳几个洞出来了,大厅上只有微华和她两个晚辈能坐着,那几个小姐少爷都站着。

    “你们几个都出去吧!”潘老爷让其他人都退了下去。

    茶厅只剩下微华和微月,微月垂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两只耳朵竖起来,被当傻瓜的好处就是可以不被防备。

    潘老爷目光复杂地看着微华,“你的身子如何了?大夫怎么说。”

    “还是老样子,能撑多久便是多久。”微华眸色如烛火般闪着寂灭的光芒。

    “清廷挥师南下平定进军回疆,誓必要十三行各号捐派军饷,华儿,这事十一少是怎么说的?”潘老爷低声问道。

    “给!”微华声音微冷,“这个时候不能和朝廷作对,十三行的盛世就要来了,父亲,捐出十万白银吧,不能为行商首,但要当个第二!”

    “十一少出多少?”潘老爷问。

    “十二万白银。”微华低声道,“方家是行商首,朝廷不会轻易放过的。”

    潘老爷点了点头,看了微月一眼,“她真的能重用吗?”

    微华似笑非笑看着微月,“我相信她可以!”

    微月听着他们父女的对话,心里啧啧称奇,都已经嫁给十一少了,竟然还和自己的父亲算计夫家,这算什么事儿啊?难不成这微华原来的意思是要本尊以后也去算计十一少?

    十一少欠了他们啊?还未见过这位丈夫,微月已经有些同情他了,娶了这么一个不同心的老婆,晚上睡觉一定很不安稳吧。

    “微月,一会儿你去看望一下你姨娘吧,听说她近来身子不太好。”潘梁氏突然对微月道。

    微月怔愣抬头,这才想起她说的是自己的亲生娘亲,她挺好奇的,这位姨奶奶怎么不学着其他小妾一样住在潘宅大屋,偏要住在双门底下街那边呢。

    怎么说都是她的亲娘,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