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章 傻子平妻
    (网 )十天之后,几乎整个广州城都知道,广州首富十一少娶了个傻平妻。网 --.7-k-ankan.-o-。

    傻子?听到墙角丫环们的窃窃私语,微月双目呆滞无神地看着窗外,谁也没有发觉她眼底一闪而过嘲讽的笑意。

    她的贴身丫环如玉走了进来,听到那些洒扫丫环的取笑也不去阻止,倒是另一名模样俏丽的丫环喝了一声,才让那些小丫环闭嘴做事去了。

    “你叫什么,反正那傻人也不晓得她们在讲什么。”如玉白了那俏丽丫环一眼,提着三层篮子走进屋里,看到微月呆呆坐在窗边,没好气地叫道,“小姐,现在天寒地冻的,你还开着窗,你都不觉冻的吗?”

    微月转过头来,怔怔看着如玉。

    另外一个丫环急忙走过来关窗,回头对如玉斥道,“如玉,你不要吓到小少奶奶,她又不是有意的。”

    “荔珠,我这也是为了小姐好,我跟了小姐这么多年,早已经晓得怎样说小姐才听得进去的。”如玉撇了撇嘴,打开竹篮的盖子,从里头拿出一些糕点。

    “你作死啊你,又偷吃小少奶奶的点心了!”荔珠无奈叫道,“你仔细少奶奶知道了。”

    如玉冷嘲一笑,“小姐又不吃,当然是我们吃啦,难道要浪费吗?”

    荔珠瞪了她一眼,拿过一小碟的煎萝卜糕,“小少奶奶,这是您最喜欢的萝卜糕呢。”

    微月接过碟子,对荔珠咧嘴一笑。

    真是个善良的小丫头,听说这个荔珠是家姐以前屋里的丫环,是家姐特意送到她房里服侍她的。

    微月吃着煎得金黄美味的萝卜糕,腹诽着,她是傻的没错,但她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一时脑子发热跳进珠江去救一个小孩,小孩是救上来了,不过她沉了。

    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穿着棉衣打扮像个古人的女孩在她身边呜咽哭泣,等她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一时无法接受现实,崩溃暴走,尖叫地奔出房门,看着那些只能在电视上或书上看到的衣着打扮建筑摆设,她发呆了一天,本尊的记忆也慢慢在她脑海里苏醒过来。网 。

    除了为什么会在新婚之夜自杀这件事,她几乎承继了潘微月所有的记忆。

    而自从那天醒来指天骂地之后,家里所有人便当她撞傻了,她懒得解释,便真的成了一个傻子。

    不过看了那个在大口喝茶大口吃点心的如玉一眼,微月想起以前这个丫环也经常骑到她头上撒野,虽然本尊的性格懦弱,但终究是主子,怎么能让一个丫环放肆呢?现在她是要适应这个身体好好地在这个年代生活了,自然不会允许这样放肆的丫环欺她。

    嗯,在她还不了解自己所处的是什么环境之前,她还是要忍耐这个如玉的。她大约能从这些丫环的服饰看出来,她大概在清朝,只是究竟哪个时期,她就需要好好了解一下了,可千万别赶上清末,她受不了那动荡不安的日子。

    “我要吃艇仔粥。”微月对着如玉道。

    如玉不耐烦地撇嘴,“大冬天的,哪儿有人卖艇仔粥的。”

    微月不依不饶,跺脚叫着,“我要艇仔粥我要艇仔粥。”

    荔珠好声好气安慰她,“小少奶奶,奴婢去买,您别闹啊。”

    微月拉住她的手,指着如玉,“她去买,你陪我玩!”

    如玉瞪圆了眼,“为什么是我去买?艇仔粥那是要去江边的。”

    不去江边吹冷讽干吗还要你去,微月心里暗想着,嘴上已经闹了起来,“就是要你去就是要你去!”

    如玉没好气地丢下莲蓉包,“一个傻子真难侍候。”

    “你才是傻子,你爹是傻子,你娘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微月学着她把萝卜糕往地上砸,鼓着腮帮子叫着,她是傻子嘛,怎么撒泼都会被原谅的。

    如玉好像被吓住了,怔愣地喃喃念着,“有这样骂人的吗?”

    荔珠把她推出房门,“行了,别和小少奶奶较真,主子的话你不听了是不?”

    如玉哼了一声,扭着身子走出去了。网 --.7-k-ankan.-o-。

    “如玉这是怎么了,发脾气呢?”门廊另一边走来一位肌肤白皙,身材微丰的丫环,看着如玉的背影啧舌问着。

    “湘姐。”见到来人,荔珠赶紧将她迎了进来,这是少奶奶身边的大丫头,平时对她们这些二等丫环都很是严厉。

    “哟,谁惹了小少奶奶,都把吃的往地上砸了,哪个小蹄子这么放肆?”湘珠一进门便尖声问着,看着微月的神情却是充满不屑和鄙夷的。

    微月歪着头,睁着一双清澈纯真的大眼看着眼前这个湘珠,这个丫环每天都会替家姐来看望她一次,每一次来都是吊着态度,其实就是嫉妒她霸着小少奶奶的位置。

    她还不稀罕什么小少奶奶呢,谁喜欢和别的女人还是自己的姐姐分享同一个男人,那是自己的姐夫!等她摸清了一切,肯定是要离开这儿的。

    “你要做什么,我今天有吃药。”微月说完,突然抓着湘珠的衣袖拭去满手的油腻。

    湘珠叫了起来,气得推开微月,“你干什么?要死了,竟然弄脏我的衣裳。”

    “你敢推我,我是小少奶奶,你竟然敢推我,你把我当傻子了是不是。”微月往后踉跄了几步,指着湘珠叫道。

    “真晦气,这油渍要怎么洗。”湘珠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衣裳,瞪了微月一眼,始终是个主子,她也不敢真的太放肆,只是没好气道,“没人当你是傻子,少奶奶让你过去她屋里呢。”

    微月愣了一下,终于要见面了吗?自从借尸还魂之后,除了几个丫环和大夫,她连方家正主儿都没瞄过,就是本尊的潘微月对这位姐姐也是极少记忆的。

    听到少奶奶要见微月,荔珠急忙拉着她的手到脸盆去洗干净,拭干了手,“小少奶奶,一会儿去见少奶奶可别使性子啊。”

    微月点了点头,那就要看是什么情形了。

    她住在方宅西北角一座题着月满楼三字的园子里,去头房的时候要经过一个布局奇巧的大花园,花园里种着有各种各样的果树,中间是碎石铺就的道路,旁边有白玉石砌成的小桥和人工小湖。

    奢侈啊!微月在心里感叹,一边好奇地四处观察着,这地皮搁二十一世纪的广州,那得多少钱啊,就是首富也不一定能有这么大的地儿,那时候可是寸土如金的。

    过了大花园,来到头房,轻盈翘起的檐角,精致而不失大气,房子的前面是一个广阔的庭园,种着极稀有的花卉。

    微月突然觉得这儿有一种令人压抑的气氛。

    她被领着穿过游廊,进入一间宽敞的大厅,名贵花梨木做成的家具,丝质的地毯,看起来华贵又温暖。

    这只是头房的茶厅,他们从茶厅进来,穿过门廊,这才到了卧室。

    天鹅绒地毯装点着整个卧室的地板,地板是大理石的,房子里装饰着镶嵌着珍珠母和宝石的檀木圆柱,极尽华丽。

    卧室里一张软榻上,半躺着一名身段优美,容貌出色的女人,只是虽然她眉眼间略带病容。

    “少奶奶。”湘珠和荔珠行了一礼。

    微华淡淡应了一声,“都出去吧。”

    荔珠担忧看了微月一眼,和湘珠走出去,顺手带上门。

    微华虽看似柔弱,但那股不可忽视的威势却教人忍不住觉得压抑,特别是她的眼神,太厉了。

    微月几乎要以为这个女人看出自己是装傻的。

    “七妹,过来坐下。”微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招呼微月过去,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把粤语的那种调子讲得极好听。

    微月不敢迟疑,笑嘻嘻地走过去坐下,恭敬地喊了一声,“少奶奶。”

    “叫我家姐,学着别人乱叫什么。”微华握住她的手,轻声娇嗔着。

    微月腼腆笑着,乖乖叫了一声,“家姐。”

    “哎,七妹,家姐不知能撑到几时,看你如今这样,当初实在不该让你嫁到这儿来的,你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呢?”微华叹息着,充满怜惜地看着微月,“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将来,你要代替我的,你明白么?”

    微月傻兮兮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看她神情听她语气,真觉得是个爱护疼惜妹妹的好姐姐,但微月却觉得很别扭,如果不是那日在潘家大门前那一瞥,这微华大概还不知道有她这一号人的存在吧?至少在本尊的记忆里,是从来没有这个微华存在的。

    “我好好的,才不傻。”微月一本正经地道。

    “你现在有我护着当然好,可是哪一天我不在了,你要怎么办?这方家里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多着啊。”微华轻叹,轻敛的眼底充满愁意。

    微月眨了眨眼,哪一天微华不在了,她也是要离开方宅的,管这里天崩地裂的。

    “七妹,今日找你来,家姐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如今你怎样闹都可以,但当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当起这个家!为了潘家,为了我,为了你的外甥,也为了十一少,你记住了没?”微华不相信这个微月会真的傻一辈子,在她活着一天,就一定要把她治好了。

    微月呆呆点了点头,心里却想,都是为了别人,那谁为了她啊?那什么潘家什么十一少的,关她什么事儿啊。

    她都为别人死了一次了,难道还要为别人活一次吗?

    微华目光微沉地看了微月一眼,淡声又道,“明日带你回潘家一趟,说不定能让你快点好起来。”

    大家每一个收藏每一张推荐票对书宝宝很重要哦~~

    ps:其实当时而言,广州首富是潘家,方十一是广东其他县的首富,如今古宅还在,已经被修建成为博物馆了,那大宅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光是那广场,就相当七八个篮球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