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快穿之不当炮灰 第6章 花柳病丈夫6

时间:2019-12-01作者:林喵喵

    许夫人倒没一上来就骂人,毕竟安然说是因为她中意永安侯世子,所以不敢应下安王亲事,她相信了这个说辞,所以自然没骂安然拒绝的事,不过还是不快地埋怨道:“你这个傻孩子,娘并不是中意永安侯世子,只是永安侯府,是目前对你有意的这些人中条件最好的,如果有条件更好的,自然要挑条件更好的,你怎么就将安王殿下这门好亲事给拒绝了,你就算不知道,好歹也跟安王殿下说一句,要回家问问父母再说的啊,别将话说死了啊,你倒好,也不问问我们,就自作主张拒绝了这样一门好亲事,你傻不傻啊。”

    安然装无辜地道:“娘你这话说的,岂不是要叫别人说咱们嫌贫爱富?”

    许夫人听了安然的话,直气的想吐血,不由后悔先头将女儿教的太好了,教的都是那些高大上的正面三观,现在陡然变了画风,也难怪女儿是这么个让人想吐血的反应了。

    当下许夫人不由道:“这怎么叫嫌贫爱富?永安侯府又还没给你说求亲的事,是咱们自己这么想的,现在永安侯府还没来求亲,有外人先提亲了,这外人条件比永安侯府好,咱们愿意,答应了,怎么不行了?这叫先到先得。”

    不过没关系,女儿拒绝了,但只要安王有意向,她大可以还派人掏掏他口风嘛,万一对方还没对女儿死心呢,到时要还愿意上门求亲,那自家可就能出一个亲王侧妃了,还不是普通的亲王侧妃,而是得宠亲王的侧妃,比那些落魄些的郡王正妃也不差什么了。

    安然就知道许夫人一旦知道这个事,就肯定有想法的,现在看事情果然滑向了不可控的方向,好在绞尽脑汁回忆之下,没在原身有限生命的记忆里,有关于安王得了花柳病挂了的消息,安王这样出名,又跟永安侯世子是狐朋狗友,他要也得了花柳病挂了,原身该听说过的,现在原身既然没听说过,嫁给安王,应该不会挂掉,最起码,不会比原身活的寿命短才是,只要不比原身短命,过了两年,估计这安王早对自己不感兴趣了,到时不跟自己同房,就算对方得了花柳病,自己也不会有事了。

    这样想着,安然便放下心来。

    其实安然是真没想过剧情会这样发展,本来按她的计划,按照原身的记忆,避开永安侯世子的婚事就行了,哪知道现在添了这样的变数,还不知道将来进了王府,能不能顺利活到老呢。

    不过也是了,她带着原身的记忆做任务,其实跟那些重生的也差不多,而谁说重生之后的人生,就会跟上一世一模一样,稍微蝴蝶一下,发展就会不同了,所以她要仗着有原身的记忆,觉得只要趋利避害,就能万事大吉,就有些想当然了,原身的记忆可以借鉴,但不能生搬硬套,要不然迟早会出事。

    安然暗道,幸好这是一个简单的世界,让她有时间锻炼,总结经验,要不然一来就给她个修仙世界或是末世世界,然后原身的记忆又起不到多大作用,她肯定完不成任务。

    许夫人已是这样高兴,而听到了这个消息的许老夫人,那就更高兴了,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了许多。

    当下便催着许夫人道:“赶紧去王府找王爷问问,看王爷可还有这个意向。”

    然后又抱怨许夫人将许安然教的太傻,道:“以后该说清楚的要跟孩子说清楚,你看你都怎么教的,教的孩子像个傻瓜,这样的好事也不知道抓住,倒是往外推。你要再不好好教她,等到了王府里,后院女人众多,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然丫头还怎么在里面脱颖而出?”

    许夫人被许老夫人责骂,不但没生气,反而连连点头,道:“婆婆说的是,我这就回去好好教她。”

    许老夫人看许夫人走了,不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道:“以前公公当阁老的时候,咱们家的姑娘,别说侧妃了,便是亲王妃,皇子妃,别人都抢着要的,现在一个亲王侧妃,就能让人高兴不已,家道真是中落了。”

    没有什么,比看过了世间繁华的顶峰,却又落下来,心理落差太大难受了,其实许老夫人一直以来身体都挺好的,只是这些年,看自己家混的越来越不如意,心情郁郁,才拖坏了身体。

    许夫人掏口风获得了成功。

    虽然安王惊讶于许家姑娘当日明明说过宁死不为妾的,现在许家长辈又来问他要不要纳安然为侧妃,但在探过口风,得到了自己要是纳了许家姑娘为侧妃,许家姑娘绝对不会自杀的准确消息之后,想到许姑娘的美貌,还是决定按计划纳了许姑娘为侧妃。

    不过由于那许姑娘言行不一,说自杀现在又不自杀了,还愿意当自己的侧妃,让他对许安然的印象大大降低。

    印象不好之后,本来要是当初答应了,他肯定会好好准备,给她不少聘礼,让她风风光光进门的,现在就变成了准备将来弄一乘小轿将她抬进来就完事了,聘礼也准备只意思意思给一点点。

    在安王府给许安然提亲不两天,还没收到消息的永安侯府也给许安然提了亲。

    许家现在攀上了安王府,自然就不会再在意永安侯府了,不过人家到底宫中还有个贵妃娘娘,所以也不能得罪,所以这会儿看人应约前来提亲,只说安王府来人提了亲,家里姑娘已许配给了安王为侧妃,对永安侯府,只能说抱歉了。

    许家的话还挺周到,但永安侯夫人听了,可是气了个倒仰,要知道前一段时间,明明是许夫人主动跑到自己跟前打探口风,然后巴着想让自家儿子娶她女儿的,结果等自己考察了一番,觉得那许姑娘还可以,就不再摆架子了,开了金口同意给他们提亲的,结果如何,竟然将说好给自己家的姑娘许了其他人家,还是安王这样的大红人,搞的好像自己家配不上她女儿,所以被她嫌弃了,踢到了一边似的,这样一想,让她怎能不气。

    要知道提亲之前,她还嫌弃许家地位低,要不是自家儿子太混账,那些条件好的人家都不愿意把女儿塞到自家这个火坑,挑来挑去,也只有许家姑娘还不错,儿子又喜欢,才同意了的,当时还觉得给儿子找了许家这样一个人家,心情不爽,有点不乐意,对许家有一种高高在上、类似施恩的心态呢,结果自己觉得自己家愿意要他们家的女儿,是对他们家施恩了,结果人家竟然还敢不要她家儿子,将女儿许别人家了,这样大的落差,让永安侯夫人怎能不气呢?

    她不知道安王相中安然,纯粹是一时起意,还以为许夫人一女许几家,也跟安王府套过口风,觉得自己家当了备胎,自是心中不高兴,当下便将儿子找了来,道:“你想娶许家那个姑娘是不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