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天武拾剑行 37.偷入甬道

时间:2019-12-01作者:小兴星

    当夜。霍征坐在屋子里看着窗外的月亮。一道敲门声响起。

    “霍兄,睡了么?”胡亥在门外悄声的说道。霍征起身打开门,胡亥闪身就进了屋中。

    “霍兄,你这是准备好了?”看着整装待发的霍征,胡亥不禁问道。

    “你不也是吗?不然你大半夜来找我作甚?”霍征拎起剑,转身对胡亥说道。

    “我到真是很好奇,这明月国还有这种遗迹,还是个边境小城。真是想睡觉就给送枕头。”胡亥说道。

    “走吧。咱俩去看看。看看这传的神乎其神引得不少人的遗迹究竟是什么地方。”

    残月城南。这片商铺区昔日的繁华早已不见,只有上百名手持长枪的守兵。

    由于明月国神阶力量缺乏,皇室对此很是重视。遗迹刚刚现世,便派重兵把守。还让皇子带领亲兵,轻装出发连日赶到。

    另一边,偷偷摸进遗迹边上的胡亥看向那黑黝黝的洞口。

    “霍兄,咱这就下去吧。”胡亥摩拳擦掌的道。

    “下吧。”霍征看着那洞口不自觉的拔出佩剑。胡亥一把拦住霍征。

    “我给你开路。前面不一定什么状况。”

    这洞口刻有石阶。一节一节直通到最深处。胡亥和霍征二人顺着石阶向下缓缓地走。直到月光照不进甬道内。

    “稍等一下霍兄。”胡亥停下脚步。从空间器中取出了一块石头。将自己的炁灌注其中,这块石头便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月石。灌注炁于其中就会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绝佳的照明工具。”霍征看着胡亥手中那块石头说道。

    “不过这月石只有神武国可以生产。而且大部被王室垄断。你这是哪来的?”

    “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的。这不重要,我们继续走吧。”胡亥应付了一句随即继续向前走。

    “你是神武国的人?”霍征跟在胡亥身后又问了一句。

    “算是吧。”胡亥回了一句继续向前走。走到甬道的尽头。一扇被轰碎的石门出现在霍征和胡亥的眼前。胡亥将手中的月石放到石门附近仔细观察着。

    “这门....是被人用外力直接轰碎的。”胡亥轻声说道。

    “而且出手的人肯定吃了点亏。”“你怎么知道?”霍征也凑过来说道。

    “你看这。”胡亥用手指向石门破损处。

    “这是....血?”霍征问道。

    “对,是血。看样子我们得小心了。”胡亥看着石门后的空间说道。

    “真不知道那倒霉催的玩意儿开个门干嘛那么大劲。这一下子都给他手震出血了。”

    “别闹了,进去看看。”霍征催促道。二人进入这石门后的空间,第一感觉就是冷。奇冷无比!

    “这倒霉地方....怎么这么冷啊。”胡亥行炁抵御着四面八方袭来的寒气。顺手从空间器中取出一件皮衣递给霍征。

    “霍兄,穿上。这是火狐皮做的,能很好的抵御寒气。”霍征接过皮衣穿在身上,看向空间四周。

    “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胡亥拿起月石,灌注了更多的炁。月石光芒大盛,直到覆盖了整个空间。霍征和胡亥才看清了这空间的面貌。中间一个类似于祭坛的建筑。

    四周散落了不少兵器。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一,二,三.....五具尸体。”胡亥数了一下,然后走近一具尸体旁边看向那尸体。

    “这是....咬痕?”胡亥看到尸体上的痕迹。脖子上的颈动脉处两个血洞。

    虽然尸体看上去死了没多长时间,但是却不见一滴血迹。胡亥起身看向四周,几乎每具尸体都是如此。伤口可见却不见一滴血迹。

    “霍兄,你发现异常没有?”胡亥走到霍征身边。看向霍征说道。

    “这些人都是颈动脉上有两个致命的咬痕。但是整个地方都不见一丝血迹。”

    “那你说他们的血都跑哪去了?”霍征问向胡亥说道。

    胡亥没回应,而是目光扫视着四周,霍征也随着他的目光一起扫视着。直到二人的目光落到了中心位置的那个祭坛上。

    霍征和胡亥同时向那个祭坛走去。祭坛很干净,没有一丝血迹。但靠近祭坛更刺骨的寒冷却是直接袭来。

    “发现没有,靠近祭坛寒气就越来越重。”霍征看向胡亥道。

    “嗯,这祭坛有古怪。”霍征走向祭坛位置,用佩剑仔细检查了祭坛四处。

    “没有什么异常啊。”霍征说道。

    “霍兄,我们俩可能摊上事了。”胡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怎么了?”霍征回身看向胡亥,却也是愣住了。之前走进来的那道石门和甬道彻底消失不见,映入到霍征和胡亥眼中的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这是....幻术?”胡亥走向之前记忆中石门所在的位置,左手凝炁一拳轰出。

    “轰!”剧烈的声响,胡亥的炁轰到石壁上。灰尘散尽,石壁上只是多了个小小的印记,连动都没动一下。胡亥不信邪的看向那石壁。

    “小爷今天就不信轰不碎你!”说罢,一个呼吸的时间又是几十拳打出。石壁剧烈的抖动起来,在胡亥的攻击消散后再也没了声响。

    “这.....”胡亥傻了眼。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天地间的至强武者,但好歹也是分神期的实力傍身。居然连一面石壁都打不碎。就在胡亥和霍征对着石壁疯狂攻击的时候。身后的祭坛异变突生!

    祭坛缓缓地动了起来,一阵远古机关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的空间内显得异常诡异。更加寒冷的气息从祭坛处散了出来,冷到霍征手中的剑都已经结了霜。

    祭坛缓缓的打开,从祭坛中爬出了一条巨蟒!那蟒通体雪白,血红色双眼在月石的照耀下闪烁着妖异的光。

    “嘶”那巨蟒吐着信子盯着霍征和胡亥。

    “霍兄,看样子咱俩遇见茬子了。”胡亥行炁,全身金光大盛。

    “试试它什么水准?”霍征一抖佩剑,一个越身直接朝那白蟒攻去!

    “哎哎哎,霍兄你小心点!”胡亥说罢也朝着那巨蟒攻去!霍征一剑刺到巨蟒身上。

    “噌!”霍征感觉自己的剑好像刺到了一块巨石之上,这一剑刺的火星崩现。紧接着一股大力直接把霍征弹飞了出去。

    随即胡亥又是一道炁打出轰在了巨蟒身上。纹丝不动。那巨蟒弹开了霍征和胡亥后也未动手。幽冷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胡亥和霍征二人。

    “霍兄,无碍否?”胡亥甩了甩震麻的双手看向霍征。此刻的霍征也不好受,这一剑震得整个右手没了知觉,加上他实力尚未恢复,这一下几乎虚脱。

    “它似乎对我们俩没什么敌意。”胡亥说道。像是回应胡亥一般,那巨蟒朝着胡亥和霍征吐了一下信子,随后直接朝着祭坛下方滑行而去。

    “咱俩跟不跟它进去?”胡亥问霍征道。

    “不进去咱俩还有退路吗?”霍征看向胡亥。

    “走!看看到底是什么!”走到祭坛上头,霍征和胡亥看到了那条通道不禁一愣。

    “这甬道看样子也挺长的。”胡亥说道。

    “把你那月石拿起来,下去看看!”霍征说道。

    “走着!”胡亥一把拎起月石直接下了甬道内。走在甬道内,刚才那股寒气明显小了不少。

    “四周温度变正常了。”胡亥看向四周说道。

    “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

    “我估计,前面就应该是这个地方的核心之所了。”霍征淡淡的说道。

    很快,二人就走到了又一扇石门之前。

    “又一道门?”胡亥拎着月石走近看了看。随即又转头看向四周说道。

    “刚才那条巨蟒呢?哪去了?”

    “嘶嘶。”一到声音传来,胡亥一惊抬头。只见之前那只巨蟒在甬道上一个空隙处盘着。

    “没事哥,你忙你的。”胡亥尴尬的回了一句随即看向霍征。霍征走向前看着这道门。

    “霍兄,要不咱把它强行破开?哎?霍兄?”胡亥一转头,只见霍征像入了迷一般的看着那扇门。随即霍征的右手直直的推向那扇门。

    “不是霍兄,这门看样子是推不开.....我靠!”胡亥话音还没落就见霍征直接把那门推开了,没忍住就爆了句粗口。

    “这也行?”霍征没说话,推开门之后径直走了进去。胡亥看着霍征如此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我....我去?这哥们谁啊死的这么有气质。”胡亥一进入石门,就看到一具干尸端坐在最中央的石台之上。这干尸已经风干多年,四处的灰尘厚的足以把人盖起来。

    霍征缓缓地走到干尸旁边,那一旁放着一条腰带,一柄战刀。拿起战刀,霍征一把拔出战刀。

    “噌!”虽然刀看上去很有年月了,但出鞘的一瞬间一股锐利之气依旧逼人。

    “这家伙生前是用刀的?”胡亥盯着霍征手里闪烁着寒光的战刀问道。霍征把刀收入刀鞘,随即又看向那干尸,一言不发。

    “霍....霍兄?”胡亥走到霍征面前晃了晃手。

    “霍兄?!你别吓我啊!”胡亥说道。霍征还是不言语,但似乎越来越虚弱一般,直到最后双眼一闭,晕死了过去。

    “我去?你这说昏就昏成习惯了吧!”胡亥一把扶住霍征说道。

    “你说你挑个地方再昏啊,你在这我还得给你背出去。”胡亥背起霍征,又看了看那柄战刀和腰带,随即拿起。

    “贼不走空,特么小爷不能白跑一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