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第117章 以后爷多疼你些就是(2)

时间:2022-03-26作者:绯花

    “无妨……”

    以后爷多疼你些就是。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淡淡的很平静。可于澜却能听得出他这是在安慰自己。

    这男人平时看着冷冰冰的,其实相处下来,感觉他还挺温柔的。

    感受着从他手上传来的轻抚,于澜忍不住缩了缩脖颈。

    “爷,痒。”

    赵承稷手指一顿,那轻扣在她脖颈上的手,轻微用了些力道,然后把她脑袋压到了自己怀里。

    这男人身上很干净。

    清清爽爽的。

    那淡淡的茶香味倒是让人挺舒服的。

    于澜觉得这感觉也还不错。

    于澜动了动手。

    此刻她的手正被男人另一只手握于手里,时不时还能感觉到他手指,在轻捏她的手。

    这,她的手这么好捏吗?

    靠在他身上。

    安静下来的于澜,忍不住就多想了些。

    比如他为何还没有妻妾。

    看他年纪也不小了。

    虽然这男人看着难以接近了些,也挺高冷禁欲的。可他也不是那种不近女色的,若是不近女色,自己也不可能坐在他腿上。

    所以,这男人他为何到现在还没妻妾呢?对于这,于澜还真是有点好奇了。

    至于不行这个问题,于澜直接否决了,自己刚就在他怀里。所以这男人行不行,她是很清楚不过了。

    而且。

    于澜肯定他不仅是行的,还很行。

    这么一想,于澜心里不免生了那么些许畏惧。自己虽然也算是经历过男女之事了,可那次不是自愿的,总之是一言难尽,让她都有心理阴影了。

    说起来,那夜的男人身形好像也和他差不多。身上也是哪儿哪儿都和石头做的一样,结实,强壮,就连声音也……打住……怎么越比较,就感觉越像。

    于澜脑海里不自觉浮现上辈子,自己在宣阳县遇到这个男人的场景。

    惊鸿一瞥,男人俊美清冷的身影就留在了她脑海里。

    那时候他也在那里。

    不可能的。

    瞎想。

    就是瞎想。

    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肯定不是。若真是同一个人,那于澜肯定真的会怀疑人生的。世界这么大,两辈子睡同一个男人,这是何等的孽缘。

    这么一想于澜就放心了。

    只是相似而已,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暗自看了男人一眼。

    不知道这男人,在男女之事上,会不会疼人些。

    可千万别,和那人一样。

    于澜手心微微冒起了热汗,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因为想到一些不和谐的事给热的。

    总之可能都有一点。

    或许是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揽着她的赵承稷低头看了她一眼,挑眉问了一句。

    “想什么?”

    于澜本在想事情,忽然听他这么问,一开口想也不想就回了话。

    “想你……”

    赵承稷挑眉,“是吗?”

    于澜反应过来,忍不住囧,她都说什么哦。

    她还是装死好了。

    淡淡一笑。

    赵承稷低声道:“是想我为何到现在还未有妻妾?”

    “咦……”

    于澜咦了一声,忍不住惊讶的抬眸看向他。这男人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赵承稷:“你都写在脸上了。”

    有这么明显吗?

    她就是想想他也能知道。

    这男人惹不起啊。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时间。早些年北域国处于弱势,被各国惦记着,随时都有国破家亡的危险。

    作为太子,他就得扛起这份重担。

    北域国的太子不是那么好当的。

    若是他废物一点,那现在的北域国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作为太子,他的时间那是安排的明明白白,读书习武,学习治国之道。暗地里还得,练兵,学习兵法,总之忙的要死。那之后,南征北战,扩展北域国的地图,继位以后,那是各种改革整顿,近一年以来一切才算是尘埃落定。

    如今四海升平。

    百姓安居乐业。

    按照上辈子的轨迹,他现在应该还在庆阳,继续勤勤恳恳,起早贪黑的处理政务。然后为了子嗣,册封几个妃子,等着谁传来喜讯就能立为太子。

    太子是希望。

    是北域国的未来。

    作为帝王,于情于理他都要有个孩子。

    到最后,别说是太子了,公主都没等到一个。反倒是那些个文武百官一个个像是死了爹一样的恳求他过继,就差把他不行给写在脸上了。

    所以他郁结于心,不是没有理由的。

    作为帝王,他也是有尊严的。

    所以顶着压力他一直没有过继。

    现在想想,果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想到这些,庆渊帝心里有些堵。

    算了。

    这些都不重要了。

    对上于澜那探究似的目光,赵承稷暗自叹息一声,那到了嘴边的话,只化成了很平淡的几个字。

    “没时间。”

    “嗯?”

    “没时间?”

    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太明白,不过看他的神情好像确实是真的没有时间。

    还有如此理由。

    这倒是于澜没有想到的。

    看了于澜一眼。

    赵承稷淡淡道:“嗯,没时间。”

    “还是说说你吧!”

    “我……”

    “嗯……”

    “那说点什么?”

    “随便。”

    “那,那好,奴婢想想。”

    她家里情况简单的很,也没什么可以说的,那些个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事,还是算了。不过既然这位爷想要听,那她就随便介绍一下好了。

    靠在他结实的胸口处,于澜微微闭上了眼睛。

    “奴婢家,生活在一处偏远一些的小山村里。那里有十几户人家,大部分都是姓于澜,算起来,也是多少有点亲戚关系的。”

    “记忆中家门口的旁边有颗桂花树,那是我跌种的,小时候我记得那颗桂花树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高,伸手也够不着。”

    “不远处还有一条河,那河里的水不深,还有不少小鱼儿,热天的时候村子里的小孩总会下河去抓鱼。”

    “另外,奴婢母亲挺能生的,加上我在内,她生了六个孩子。不过因为一直生女儿,所以我奶奶很不待见她,村里人也说娘是生不出儿子的。我那奶奶更是说我們姐妹几个是赔钱货。”

    “好在,我娘后来又给我生了弟弟,如此情况这才好些。”

    赵承稷:“……”

    确实是挺能生的。

    听到这里,就是作为帝王的他也有些羡慕了。

    羡慕谁,自然是羡慕这姑娘的爹,竟然有六个孩子,还能生出于澜这样的姑娘。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真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