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第116章 以后爷多疼你些就是(1)

时间:2022-03-26作者:绯花

    他的脸凑她很近,近的于澜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很轻很淡,却很有存在感。

    这男人气场很强,所以离他近了,让人感觉那是很有压力,特别是现在。

    于澜微微低头。

    视线里,男人墨发从他肩头落下,那发丝落在了于澜手腕处,微痒。让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开一些。只是因为离他太近了,让于澜不自觉缩在一起,安静的不敢动。

    脸颊处男人的手指微热,很轻的擦过她的唇角。

    他的手指有点糙,可能是于澜脸上皮肤细腻的缘故。那轻微的触感,袭来,于澜能感觉到自己脸上那慢慢冒出的热气。

    这男人。

    看她脸色微红的模样,赵承稷那是来了兴致。

    “脸这么热?”

    于澜暗搓搓磨牙。

    还不是你。

    抬眸看了他一眼,于澜低声道:

    “你,你离太近了。”

    赵承稷挑眉,“近吗?”

    他感觉刚好。

    松开手,赵承稷撩起她一缕青丝淡淡道:“我确实未曾娶妻,也未有妾室,所以,姑娘还想知道什么?”

    男人的声音低沉,清晰,也很认真。

    得到确认。

    于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浮上心头。

    他真的没有妻妾。

    那怎么说呢?于澜觉得心里痒痒的,生了一种很愉悦的感觉。

    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若是还没有妻妾,那自己就不需要参与宅斗了。不知道为何,于澜有种瞬间拨云见雾,深吸一口新鲜空气的感觉。

    真好。

    对于他没有妻妾这件事,于澜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毕竟按照他现在的年纪,应该早就做父亲了才是。没想到这男人,到现在还没有成亲。

    没有妻妾,那就是还没有孩子喽?

    如此一想。

    于澜感觉瞬间心情都顺畅了。

    “爷……”

    “我喂你吃颗葡萄吧!”

    看我对你多好。

    于澜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放在一边书案上的盘子,伸手捞了过来。拿起勺子,戳了一颗递到男人嘴边。

    “……”

    赵承稷表示,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刚刚还和他讨论,是否有妻妾问题,转眼就到吃葡萄上了?

    看着面前白皙的手腕,还有她手里拿着的勺子。那勺子里正有一颗剥皮的葡萄。

    不过,这待遇,感觉是上升了一些。

    所以说,自己没有妻妾,就能让这姑娘心情这么好吗?

    赵承稷觉得自己被取悦到了。

    若是不在乎,那就是不在乎他,既然在意,那就是在意他。

    如此,甚好。

    微微眯起眼睛,赵承稷张嘴含住吃了。

    见他吃了,于脸上露出笑容。

    “爷,好吃吗?”

    赵承稷点头,“嗯,还可以。”

    他先前就吃了一些了。

    “那在给你一颗。”

    于澜说着,又转身伸手到盘子里戳了一颗,递到他面前。

    灯光下,眼前姑娘的眸子明亮的,仿佛是夜空的星辰,就那桌上的夜明珠也没她的眸子这么耀眼。

    女人,果然是难以理解的。

    之前还哭的。

    转眼又笑了。

    想到这里,赵承稷扫了于澜一眼开口询问,“刚,为何哭?”

    于手停顿了一下,微微低头。

    这要她怎么说呢?

    难不成说,我死过一次了。上辈子还和不知名男人发生过关系,还有了孩子,最后双双殒命。就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让她重生了吗?

    不仅是这样。

    现在连同上辈子那可怜的孩子,这辈子也还和自己有母子缘分。所以,一时欣喜落了泪。

    如此离奇的事,若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

    就是有人信,她也不敢说。

    特别是,上辈子和别的男人有一腿这事,于澜觉得还是自己知道就算了。

    也不是什么好的事。

    若是可以,她也不想记得。

    只是,记忆过于深刻而已。

    赵承稷挑眉。

    这姑娘想什么?

    有时候,他觉得这姑娘过于简单,可有时候,他还觉得这姑娘心里是不是有事。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于澜自然是不能说的。所以,微微垂眸以后,就换了一说法。

    “奴婢,就是忽然想家了。”

    于澜说着,把手里的勺子放到了盘子里。

    这也不算是说谎。

    她确实想家的。

    还想自己父母姐妹,小弟,至于她奶奶,直接就被她排除在外了。算起来,她也是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对于这奶奶,真不能怪她不孝顺。

    任谁被卖了,经历了她那样的人生,想必也不可能孝顺的起来。所以说,未经他人苦,为劝他人善也就是这个道理。

    听了她的话。

    赵承稷沉默了。

    原来是想家了。

    赵承稷视线落在她脸上,轻声道:“你是如何离开家的?”

    他知道的也就是于澜来自定安县一处偏远一些的山村。至于具体也就不清楚了,不过倒是被卖到张府以后的他倒是知道了个大概。

    听了他的问话。

    于澜有些无奈。

    视线怔怔的落在他身前的衣衫上,于澜有些恍惚,就好像是陷入回忆一样。

    “奴婢是被我至亲之人给卖掉的。”

    “那是我奶奶,是她把我卖给人牙子的。说来爷可能不相信,我最开始被卖的时候,那身价竟然只是一串葡萄的价格。她竟然五两银子就把我给卖了。”

    怀里的姑娘平淡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那脸上淡淡的,没有恨,有的只有对生活的无奈,和至亲的失望。

    看着她那样的神情,赵承稷心口忽然有些堵。

    赵承稷低声道:“那你父母呢?”

    于澜摇头,“他們不知道,我爹娘那天一大早就下地干活了。”

    赵承稷没有再说话,而是安静的听她说。

    他也想了解这姑娘。

    于澜手轻轻拉住他的衣袖,低头继续道:“记得那天我爹走的时候还和我说山上的野梅长的很好,等回来的时候给我摘野梅吃。可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那日午后,我奶奶给我煮了碗蛋花汤。那时我也还小,甚至于就没有想过我奶奶会把我给卖了。还想着,是不是她今天心情好,还给我煮了蛋花汤。我喝了,醒来的时候就在人牙子马车上了。”

    “爷,奴婢就是这样离开家的。”

    赵承稷沉默了。

    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抬手扣住她脖颈处,手指微微轻抚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