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第108章 书房里……(2)

时间:2022-03-26作者:绯花

    他这一身的打扮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气质高冷。

    这真是一个俊俏少年郎。

    此时已经是夜晚了,院子里亮起了一串的灯笼,光线很明亮。

    看到于澜宴启开口打了招呼。

    “小澜姑娘。”

    于澜:“宴大哥。”

    宴启看着于澜手里端着的盘子,瞬间就明白于澜来干什么了。

    此时书房的门是敞开着的,于澜暗自往里面看了一眼,小声道:“奴婢给爷洗了葡萄,拿来给他尝尝。”

    宴启点头。

    “稍等……”

    说话间,宴启站在门口通报了一声。

    “爷,小澜姑娘来了。”

    “进来。”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书房里传了出来。见爷发话,宴启给于澜让开了路,“小澜姑娘你进去吧!”

    一般来说,爷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是不喜欢人打扰的。看来,他们爷待这位姑娘,还真是不一样。

    “谢谢……”

    于澜和他道谢以后,端着盘子走进了房间。

    书房里很明亮。

    也很宽敞。

    软榻,桌案,各种摆设恰到好处,加之那墙壁上挂着的字画,房间里瞬间有种很高雅的感觉。

    走进房间以后,于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书案后的男人。

    此时的他坐的端正,微微低头正在写着什么,看起来挺认真的。黑衣墨发,尽显尊贵,于澜不自觉多看了两眼。

    认真起来的男人,没了那副懒散样,竟然让于澜觉得比平时还要有气场。

    这房间里此时很明亮,和平时烛火亮起的昏暗光线不同。

    顺着那光源处看去。

    书案旁边,精致的灯罩上绣着飞鸟花纹,那明亮的光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里面亮着的不是烛火,可那就是用来照明的。

    那是什么?

    不是油灯,也不是烛火,隔着灯罩,于澜也没看清里面是什么东西。

    收回视线,于澜端着盘子来到书案前。

    “见过爷。”

    “奴婢先前买了葡萄,洗过了,所以拿赖给爷尝尝。”

    “嗯……”

    庆渊帝抬头看看一眼淡淡应了一声,低头继续,手下也没有闲着。

    见他很忙,于澜没有打扰。

    伸手把装有葡萄的盘子放到他旁边案桌上以后,于澜后退两步,准备安静离开。

    刚转身要走,就听见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过来。”

    听见声音,于澜走出去的脚步那是硬生生停下。

    于澜转身,走上前一些,离书案稍微近一点。

    “爷,你有什么吩咐?”

    庆渊帝放下手里的笔,伸手拿起面前的折子大致看了一眼,没有纰漏以后,这才合上。整齐的放到了旁边桌案上。

    如今他不在宫里,政务则是由那些个大臣商议着共同处理。若是实在拿不定注意的,则会让人快马加鞭,给他送来这里。

    庆渊帝看了一眼那放在旁边桌↑的葡萄,轻声道:“你买的?”

    于澜点头。

    “奴婢特意给爷买的。”

    “也不知道爷喜欢吃什么水果,就买了这个。我听那老板说,这个葡萄就是皇上吃了都说好,爷你尝尝看。”

    庆渊帝一听,忍不住轻咳一声。

    皇上吃了都说好?

    朕何时说过这话?

    庆渊帝挑眉,看着于澜的目光那是有些意味深长。

    对上男人的深邃帝目光,于澜微微低头,“奴婢也觉得那老板诓我。”

    “是吗?”

    “那我尝尝看。”

    庆渊帝说着伸手摘了一颗,剥皮放到口中。

    “还可以。”

    挺甜的。

    “爷喜欢就好。”

    “那奴婢给您剥皮。”

    书房里很安静。

    庆渊帝坐的端正,继续处理那些送来的紧急文书。而于澜则是很安静的站在书案边给葡萄剥皮。

    一时间气氛倒是挺和谐的。

    于澜正在给葡萄剥皮,就听见男人开口说道:“自己吃。”

    男人说了一句以后,就不在说话了。

    这不好吧?

    自己可是特意给他买的。

    于澜:“那奴婢吃一些,给也留一些。”

    庆渊帝:“嗯。”

    于澜点头,“好嘞……”

    自己剥自己吃。

    继续剥,继续吃。

    好吃。

    果肉多汁,还挺甜。

    就是太贵了。

    感觉吃一口,那都是钱。

    正吃着。

    就见那坐在书案后的男人正抬起头看着她。那深邃的眼睛里好像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于澜见此,忍不住呛了一下。

    “咳……”

    怎么这么看着自己?

    难不成自己吃相太难看了。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鲜嫩多汁的葡萄,于澜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道:“爷,要不,你先吃点在继续……”

    倾诉帝站起身,倾神凑近于澜,然后低头咬住于澜手里那颗,又坐了回去。自始至终,端的是一派的高冷深沉,就好像刚才那样出格的事,不是他干的。

    愣愣的低头,于澜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

    他,他刚才好像咬到自己手指尖了。

    于澜咬唇,红着脸瞅了他一眼。

    这男人,是故意的。

    感觉到于澜的视线,庆渊帝淡淡抬眸,“有话要说?”

    有……

    你个色胚。

    但是我不敢说。

    看着那姑娘红着脸暗搓搓的瞅他的模样。庆渊帝忽然觉得,这辈子回来好像也没有那么差。

    微微低头,庆渊帝心情甚好。

    执笔的在桌上的文书上写了一个红色的阅字。然后又在另一边写上了后续事宜。

    放下笔,庆渊帝拿起文书合上,整齐的放到了那些处理过的文书上。

    伸手拿起最后一本,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皱眉,这是一份加急文书。大致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最后一笔落下。

    庆渊帝放下笔。

    “十一。”

    “属下见过爷。”

    眼前人影闪过。

    那戴着大猫面具的黑衣人就出现在了于澜眼前。

    庆渊帝伸手敲了敲桌上的公文淡淡道:“拿走……”

    “是……”

    走上前,十一拿了哪些文书以后,恭敬后退。

    “属下告退。”

    之后人就闪身离开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于澜只能想到两个字。

    速度。

    庆渊帝:“过来,给我捏捏肩膀。”

    捏肩?

    于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那,奴婢先去洗洗手。”

    “嗯。”

    “那奴婢这就去。”

    说话间于澜走出书房去洗手去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