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第105章 爷,求求你做个人(2)

时间:2022-03-26作者:绯花

    伸手接过,庆渊帝淡淡抿了一口。

    不错。

    是他喜欢的那个味道。

    于澜看了他一眼,乖乖站在他身边。

    相处下来,感觉这男人,比之以前,现在的他更有人气了。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不仅人看着冷冰冰的,她还从他身上感觉到了生人勿近的孤寂。总之,比起先前的他,于澜觉得现在的他更好。

    可能是气氛有点尴尬,于澜看了正在喝茶的男人一眼,低声问道:“爷,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奴婢给你做。”

    庆渊帝:“都可以。”

    这男人好伺候,也不矫情,一日三餐,于澜做什么她吃什么,倒是不挑。

    “那好,现在也不早了,奴婢去菜市口那边看看,买些菜回来,給爷做好吃的。”

    于澜可没忘记,自己最先是厨艺拯救了自己。所以,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

    这姑娘厨艺确实好。

    可能这些日子吃习惯于澜做的菜了,感觉宫里那些御厨做的东西都不香了。

    “可以。”

    “那奴婢去了。”

    “让记温和你去。”

    于澜听后摇头,“不用,奴婢认得路,而且这里过去也不远。”

    “随你。”

    这里去拆市场那边确实不远。

    想到这,庆渊帝淡淡道:“有钱吗?”

    于澜听后想抓头。

    她身上确实没有。

    之前食材都是纪管家让人买的,上次和她出去过一次,也是纪管家付钱的。

    看了她一眼,庆渊帝抬手示意了一下。

    下一瞬,院子里就站了一人。那人一袭黑衣劲装,脸上戴着一很萌的大猫面具。

    于澜认得他,出现过无数次了。听爷叫他十二,这人武功很高,不过他一直戴着面具,所以于澜也不知道这十二长什么样。

    庆渊帝伸手,那黑衣人恭敬走上前,递上了一叠银票。

    见他拿了银票,黑衣人后退两步,微微行礼以后,闪身又不见了。可谓是来无影去无踪。

    看的多了,对于这黑衣人时不时冒出来,于澜已经不足为奇了。

    庆渊帝看向于澜示意她走上前一些。

    看着那递过来的银票,于澜目光不经意的看到了那叠银票上面那张的数额。

    二百两?

    不看还好,这一看,于澜眼珠子差点没掉地上。就上面那一张就是二百两的。

    那这么一叠得是多少?

    “给我的?”

    于澜感觉自己声音都不自觉提高了一些。

    “嗯……”

    庆渊帝拉过她的手腕,把银票放到她手里。

    低头看着手里的银票,有点傻眼。

    愣愣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于澜傻不愣登的开口说道:“买菜要不了这么多钱。”

    听到于澜的话,庆渊帝轻笑一声。他自然知道买菜要不了多少钱,这不是看她平时手上没钱,給她拿着用的。

    “给你用的。”

    给她用的。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于澜却却是有些想擦汗。

    想想以前,逢年过节,主人家能打赏一点碎银子,她们这些个做下人的,就已经高兴找不着北了。

    此时,看着手里的银票,于澜有点汗颜。

    还是自己见识不够。

    爷他到底是多有钱,给个一张两张的,那都是小格局了。她们家爷给银票,上来直接就是一打。就像是送她首饰一样,一根簪子,一朵珠花,爷她是整盒送的,还都是金饰,玉饰这些值钱的。

    这就是抱大腿吗?

    真香。

    于澜拿了一张,然后把剩下的递了回去。

    “爷,这些就够了。”

    就是除掉每天买菜的钱,这些也够她用很久了。

    “这实在是給太多了,奴婢不能要。”

    庆渊帝不以为然,看了于澜一眼淡淡道:“多吗?”

    多吗?

    爷,瞧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这么多,普通人,就是穷极一生,也赚不到这些钱。

    你这样会拉仇恨的,会没朋友的。

    “不差这点钱。”

    那是很平静的语气,让人相信他确实不差那点钱。

    当官的都这么有钱吗?不是说清官都是两袖清风的吗?

    爷你这是贪了多少?

    还是收受贿赂了。不过看着这男人也不像是那种人。

    庆渊帝若是知道于澜想什么,肯定要憋一口老血。

    见于澜还想说话,庆渊帝继续道:“就这样。”

    那意思,很明显。

    不收,那就是不给他面子。

    很好。

    “那,好吧!”

    “嗯……”

    回到自己房间,于澜暗搓搓的把银票数了一遍。

    好多钱。

    原来数钱数到手抽筋是这种感觉。这些钱里面,不是所有的都是二百两面额的。

    这里面还有五百两,一千两面额的,最小的是五十两的,不过,五十两面额的很少,只有几张。

    就她手里这些银票,数额加起来就就超过了三万两。

    这忽然有钱了,竟然不知道该放哪儿了。

    总感觉放哪儿都不安全,就好像她那些首饰一样。于澜那些首饰则是放在自己床头的,就是晚上睡着了,偶尔还会伸手摸一下,生怕遭贼。

    于澜清楚,贼根本进不来这别院,可,可能是心理作用,所以有点不放心。

    可能很多人都会和她一样,特别是穷过的人,更是如此。

    于澜把那几张五十两面额的银票拿了出来,放到了怀里。剩下的,整整齐齐放进了首饰盒里。

    还上了锁。

    从房间里出来以后,于澜就见院子里已经没了男人的身影。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看了一眼天色,于澜摸着下巴喃喃了一句。

    “今天做点什么吃的?”

    “还是先去看看再说。”

    走出自己所住的院子,于澜去厨房拎了个买菜的篮子以后,就出门了。

    迎着微风,还有傍晚的夕阳,于澜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庭院,门口上方的题字。

    一揽芳华。

    感觉还能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转过头,于澜直径朝着远处街道走去。东巷很是宽敞,路边规划的也很好,路边还种植有桂花树。

    走在路上,于澜还看到有条胖狗悠哉悠哉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可能是看到她了,那狗朝她汪汪了一声,然后走了。

    “……”

    于澜嘴角抽搐。

    这是不是连狗都不待见?

    没事。

    她不和一条狗一般见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