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第104章 爷,求求你做个人(1)

时间:2022-03-26作者:绯花

    这么一想,庆渊帝感觉热起来的心又凉了下去。

    微微低头,庆渊帝沉下了脸色。

    一直以来,庆渊帝都是那种挺随心所欲的。作为帝王,肩负天下重担就挺忙的了,那儿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

    看来这段时间真是给闲的。

    这是庆渊帝现在的感觉。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头疼。

    自己,就不该招惹这姑娘的,只是有些事好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的。

    就算自己是帝王又如何。

    上辈子,自己就亏欠她了,难道这辈子,还要把人留在身边?

    那也有点欺负人了。

    这姑娘让他有点下不去手。

    想到这庆渊帝微微闭上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睁开。

    再看看吧!

    他不强迫人。

    若是这姑娘不介意,那这辈子就算是提前养老,身边能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姑娘陪伴,也挺好的。

    至少,以后的日子,不会那么寂寞。

    ……

    接下来的两日,别院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于澜还是和往常一样,跟在庆渊帝身边伺候,只是对于之前发生过的事,二人好像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

    不过,于澜能感觉到男人待她比之以前,显然有所不同了。以前若只是小占她便宜,现在就是没事就想要占她便宜。

    好吧!

    于澜也挺乐意的。

    这男人俊美矜贵,她不亏,而且血赚。谁说只有男人爱美色,其实女人也是可以的。不然那戏文里就不会有那么多富家小姐,一见钟情穷书生的捻酸戏码了。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若是对方相貌普通,长的贼丑,还有一见钟情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位爷很安静。

    话也不多。

    于澜开始一直都是他躺着,自己站他身边伺候的。现在他还躺着,可自己则是已经坐在了他身侧的位置。

    软榻就那么大点,坐下以后,她整个人都挨在他怀里了。

    习惯一个人有一个过程。

    于澜一开始红着脸有点扭捏,挺不好意思的。

    但是次数多了,她就习惯了。

    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这男人在套路她,可没证据。每次对上男人那半睡半醒的眸子时,总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高深莫测,真是难以理解。

    这位爷,看着还是挺闲的,除了傍晚会出门走走,基本上就待在了这别院里。

    大多时候,男人喜欢躺软榻上晒太阳,都懒得动。

    在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于澜知道这个男人以前事务繁忙,现在好不容易闲下来了,特意找个地方休养生息的。

    ……

    此时,庆渊帝正侧身躺在了软榻上闭目养神。身边靠近他怀里的位置正安静的坐着于澜。

    男人好像真的睡着了。

    于澜微微侧身,视线忍不住落在了他身上。

    此时的男人一袭玄色衣衫,那衣衫上金线绣着云纹。腰间系着金丝玉腰带,很值钱。

    这是上好的云锦,丝滑柔软。

    于澜手轻轻摸了摸他衣袖,触感真不错。

    见他没醒,于澜胆子也大了些。或者说是习惯了他的存在,慢慢的她胆子也变大了。

    就像现在,竟然敢悄悄的看他了。

    于澜微微弯腰凑近他一些,看着他清冷绝美的脸,忍不住嘀咕。

    “皮肤,竟然这么好。”

    “睫毛还挺长。”

    “爷真好看。”

    论容貌,这男人绝对是她见过最出众的,绝美矜贵,风华绝代。

    庆渊帝慢悠悠睁开眼睛,对上姑娘颤悠悠的眼神。

    刚才不是看的挺起劲的。

    不是睡着了吗?

    怎么醒了?

    于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姿势,那是石化了。

    大意了。

    果然,人不能太得意。

    “爷,你醒了。”

    “要,要喝茶吗?”

    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浅笑嫣然,顾盼生辉。

    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姑娘,庆渊帝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把人拉向自己。

    于澜猝不及防趴在了他身上。

    于澜身子软。

    特别是胸前发育的不错,被这这么一拉,那是瞬间感觉到了疼。

    这男人,身上石头做的吗?

    “咝……”

    “疼疼……”

    听见她呼痛,庆渊帝挑眉,“弄疼你了?”

    他觉得自己手劲已经很轻了。

    “就是撞了一下,奴婢没事。”

    “哪儿?”

    “这……”

    于澜红着脸,尴尬的要死,她能不说吗?

    “爷,你别问了。”

    这要她如何说得出口,不过她不说庆渊帝,更是不解了。

    “我看看。”

    环住她的腰,庆渊帝一个翻身,瞬间于澜就躺在了软榻上。

    撑起身,庆渊帝伸手想要看看撞到她哪儿了?

    于澜囧。

    祖宗,求你做个人。

    伸手挡住他的手,于澜脸红着脸,“别,别,奴婢真没事,不疼了,我不疼了还不行吗?”

    庆渊帝可不相信。

    刚才他可是清楚的看到她吃痛帝时候,眼泪花都冒出来了。

    “别闹,我看看。”

    要死。

    看,看啥子。

    这是能随便看的吗?

    不过,好像和这男人说不通。

    “是这里,是这里。”

    于澜抬手挡住眼睛,伸手往自己身前指了指,示意了一下。这绝对是大型度死现场。天,若是可以,来块豆腐让我撞死算了。

    现在明白了。

    视线落在她身前。

    长的挺好。

    怪不得能撞疼。

    沉默的移开视线,庆渊看着她那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尴尬。

    看看。

    确实不能随便看。

    “咳……”

    “抱歉。”

    于澜摇头,“没事,没事,爷也不知道。”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梢缝隙星星点点落在了于澜身上。

    自己确实看上这姑娘了。

    不过,他不强迫人。

    兵法有云。

    诱敌深入,才能一击即中。

    他不急……

    微微眯起眼睛,庆渊帝淡淡道:“给我倒杯水。”

    于澜一听瞬间呼了一口气。

    “奴婢马上就去。”

    于澜起身,直接从软榻上下来,脚下有些飘的去给他倒水了。

    自己还想着睡他,可这实际操作起来,还真是不容易。

    看着她娇小的身影,庆渊帝心情甚好。

    端正坐好,庆渊帝不禁失笑。

    算起来,自己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逗人家小姑娘。若是以前,他肯定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干这样的事。

    端着茶水于澜微微低头来到他面前,“爷,给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