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娇软白月光 第103章 他的吻

时间:2022-03-18作者:绯花

    听到庆阳城这三个字,于澜一时有些恍惚。

    庆阳……

    上辈子,自己刚到那里,还没来得及到处走走,就死了。那时的自己,还怀有身孕,连同腹中孩子一起。

    想想那时,真是挺绝望的。

    平远王府。

    世子妃。

    还有那位世子。

    于澜想了很多。

    于澜想了很多,想着想着感觉眼眶模糊了视线。

    回过神来,于澜急忙低下头。

    吧嗒……

    眼泪落下,吧嗒一声落在了她面前的地面上。

    庆渊帝原本和于澜说话的,这才说了两句就见这姑娘在发愣。然后他就看到她眼眶泛红眼里蓄积了雾气,这不,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是怎么着了?

    见她忽然哭了,庆渊帝一时有点懵。

    这姑娘水做的吗?

    庆渊帝微微皱眉,那是一脸不解,“怎么哭了?”

    这让她怎么说。

    难道说自己上辈子被人打死了,现在自己重生了吗?如此离奇的事,任谁都不会相信吧!而且,这种事本身也不是能随便说的。

    想到这里,于澜摇头,淡淡笑了笑,抬手擦去眼泪。

    “奴婢没有哭。”

    “就是,就是眼睛里好像飞进小虫子了,有点难受,然后就不停流眼泪了。”

    “……”

    庆渊帝沉默了。

    她刚才那脸色白的,可不像是眼睛里进虫子的。

    这姑娘,心里有事。

    看着她,庆渊帝伸手,“过来些。”

    干什么?

    看着他伸出的手,于澜愣愣的上前了一些。

    此时自己和他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坐……”

    坐他身边吗?

    这么好。

    这些日子于澜也算是摸准了他的脾气。他说让她坐,自然是真的要她坐的。

    看了一眼他身边的位置,于澜往他旁边走了些,然后乖乖坐了下来。不过还是和他保持了一定距离。

    庆渊帝看了一眼二人中间隔着的距离,忍不住挑眉,“姑娘,我会吃了你?坐那么远?”

    于澜一愣红了脸,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这才开口说道:“爷,奴婢没有这么想。”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浅蓝色的长裙,好像,这姑娘就两身衣服。他的人,总不能没衣服穿。想他皇妹,衣服堆成山还总说没衣服穿。

    改日让纪温去给她准备一些。

    这些日子,这姑娘气色好像好了一些。

    也白了一些。

    看着精神了不少。

    感觉到他的视线,于澜低下头,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这男人或许自己都没发现他看自己的目光多了。

    那自己可是能入他的眼了?

    于澜脸热。

    自己现在对他已经超过了好感,算是喜欢了,淡淡的喜欢也是喜欢。

    那他呢?

    可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

    “爷……”

    于澜开口叫了他一声。

    听见她叫自己。

    庆渊帝挑眉,“嗯?”

    其实于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他,想说什么。总之,就是想叫他一声。

    “爷。”

    “说。”

    “就是想叫叫你。”

    庆渊帝微微眯起眼睛,“那就再叫一声。”

    于澜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乖乖又叫了他一声。

    “爷……”

    身边的姑娘,看着娇娇软软,让人有点上瘾。

    庆渊帝伸手轻扣住于澜脖颈,弯腰欺身凑近她堵住她的唇。

    “唔……”

    男人的唇微热。

    也有些凉。

    于澜忘了呼吸,也忘了反应。

    感觉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什么也听不见了。

    她能看到的只有他,能感觉到的还是他。直到唇上微微有些疼,于澜这才回过神来。

    此时他已经放开了他,坐大端正,要不是他的呼吸急促,于澜都要怀疑刚才亲自己的不是他了。

    于澜脸很红。

    心跳也很快。

    他刚才亲了自己,还轻咬了她的唇。

    于澜转头看向他的侧脸。

    “爷,你刚才……”

    于下的话虽然没好意思说,但是也和说是一样的。

    庆渊帝一听,脸热的厉害,不过还得故作镇定。他双腿岔开一些,手放到了膝盖上,微微垂眸。

    “嗯,然后呢?”

    输人不输阵,死要面子,说的就是他。

    然后呢?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霸道,亲了人还能如此的理直气壮?

    于澜低头手戳着衣服,有点害羞。

    感觉到于澜的视线,庆渊帝不自觉坐的更加的端正了。

    自己刚才竟然会一时没忍住,不仅动了手还动了嘴。想到这里,庆渊帝感觉老脸有些挂不住。

    这辈子,自己是还没有女人,可上辈子,自己后宫也是有女人的。也不乏有女人主动勾引自己,可他没啥感觉。

    可面前这姑娘,简简单单什么也不做,他却自己上钩了。

    这算什么?

    头疼……

    重生回来已经很长时间了。

    做了一辈子的皇帝,郁积而死,累了。这辈子回来以后,不得劲,就想着提前养老。

    也没想祸害谁家姑娘,就想着一个人过了。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于澜这姑娘算是个意外吧!上辈子自己和她意外发生了关系,本想对其负责,未成想,找她,简直是大海捞针,找不到。

    这辈子,提前遇到了,想着自己对她总归是亏欠的,所以就想着要对她好点。

    然后对她上心了些。

    慢慢的。

    他感觉自己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多了些,到现在,就发展成这样了。这些日子,他都习惯了这姑娘在自己身边了。

    或许是,这姑娘的乖巧。

    又或者,是这姑娘大半夜还等着自己,这些都让他冷透了的心有了点热度。

    所以对她总是不同的。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这姑娘起了那种心思。

    可,他刚亲了她是事实。

    他应该对她负责的。

    或许,真的是上辈子没能对她负责,成了执念,所以今生还得要对她负责。

    只是。

    若她跟了自己,那这辈子就不会有做母亲的机会了。

    对于女人来说,若是不能有个孩子傍身,那是没有一点保障的。自己上辈子就死的早,这辈子也不敢保证就能死在她后面。

    想到这里,庆渊帝不自觉捏紧了拳头。

    自己活了两辈子,对于子嗣已经无所谓了。

    可这姑娘不同。

    她是能孕育子嗣的,她是可以有孩子承欢膝下的,只要那个人不是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