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第321章 李斯对上冯去疾

时间:2020-07-30作者:胡言不说

    . ,最快更新作秦始皇的乖女婿最新章节!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咸阳城虽然大,可这城大了故事也不少啊。这诺大的咸阳城中,最引人注意的事那不就是搞破鞋这点事吧,尤其是这下属搞了上司的媳妇。这可是小母牛坐飞机,牛逼上天了。

    自打这天一亮,徐靖和李正媳妇的这点破事就传遍了整个咸阳,如今整个咸阳城中已经充斥了各种谣传。什么李正的媳妇和徐靖是青梅竹马,是李正横插一杠子拆散了人家。还有人说这李正这媳妇就是徐靖送的,徐靖为了巴结自己上司把自己的女人送给了李正,然后两人私下又给李正戴了帽子。

    反正啊,谣言这个东西就和细菌是一样的,太不光扩散的厉害,还鸡儿会变异。原本还算靠谱的谣言,被传了几人之后已经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了。上层的官老爷家中闹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成了百姓们茶余饭后偷偷谈论的谈资。

    咸阳城,赵高的府邸,冯去疾一早便听到了徐靖被抓的消息。徐靖是他儿子冯劫的把兄弟,也算的上是他们冯氏的门生。赵高偷偷藏着城中的铜矿,几乎全部都是被徐靖放行进的城,铜矿藏在哪里,徐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一招听到了徐靖被抓的消息,冯去疾便急匆匆的来找赵高商议对策。

    “徐靖被抓了。”冯去疾看到赵高之后,立刻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听说了,因为裤裆里的那些事。”赵高郁闷的说道。今早咋一听说徐靖被抓的时候,赵高还真以为是铜矿的案子漏了。可派手下的人一打听却听说昨日李正已经和徐靖打成了一团,最后闹到了府衙里,徐靖本身理亏,而且李正又是李斯的侄子,这徐靖被抓似乎也理所当然。

    “人现在在府衙里吗?”冯去疾问道。自从冯去疾辞官之后,冯氏的能量已经大不如往日了。冯去疾所听说的大多是市井之间夸张的传言,确切的消息冯去疾知道的还真的不多。

    “人被关在府衙,李斯和李正两个人今早刚刚从府衙中出来。”赵高说道。

    “咱们得想办法捞人,徐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把他放在牢里我实在不放心。”冯去疾说道。

    赵高也知道,徐靖必须得救,徐靖知道太多他们的秘密了,假设李斯想要整死徐靖,谁也不能保证徐靖不会为了保命说出些什么重要的秘密。

    “想把人捞出来,就得先让李斯松口,这件事说到底驳的是李家的面子。这就是李斯一句话的事情,咱们两个先去找李斯吧。”赵高沉吟了几秒后说道。

    “为了一个小小的徐靖,咱们两个一起去的话我怕李斯这老贼会起什么疑心。我先自己去吧,毕竟徐靖是劫儿的结拜兄弟,也算我的半个侄子。”冯去疾说道。

    咸阳城,李府。冯去疾迈入李斯府上,此时李斯正在正堂当中悠哉悠哉的喝着茶,侄子李正和儿子李由正侍候在身边。

    “李兄,我就有话直说了,徐靖是我儿的结拜兄弟,也算冯某的半个侄子。既然他做错事了,自然该打看打,该罚就罚。不知李兄能否把人给我,这事情我必然给李兄一个满意的结果。”

    “哦,不知冯兄想让我怎么满意?”李斯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

    “李兄一旦把人交给我,我让他十步一跪,跪到李府来道歉如何。”冯去疾说道。

    李斯只是静静的喝着茶,也不搭话,似乎对于冯去疾的说法并不满意。

    冯去疾咬了咬牙,皱着眉头说道:“我在让他自断一臂,如何。”

    李斯眯着眼睛,轻声说道:“我李氏几百年来还从未有男丁被人带过帽子,这件事是我侄子李正一辈子的污点。现在整个咸阳城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这让我侄子怎么出门,这让我李家的脸往哪里搁。既然人已经被府衙的人抓了,那就按照大秦的律法行事。我侄子是军人,那他婆娘就是军属,那就改治他一个私通军属之罪。”

    听完李斯这话,冯去疾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根据李辰修订的新的律法,这私通军属可是死罪。

    “李兄,当真不能饶他一命。”冯去疾皱眉问道。

    “冯兄,大秦又大秦的律法,不是你或者我的一言堂。人既然已经进了官府,那就应该按照官府的规矩办事。”李斯抿了口茶水说道。

    “由儿,折腾了一晚上我累了,送客吧。”冯去疾似乎还想说什么,李斯已经开口送客了。

    冯去疾攥了攥拳头,也只能无奈的离开李斯这里。李斯的强硬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按理说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里的这点事情能够私下解决,谁想经官呢。李斯不愿意松口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别说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介白身,即便在官场上的时候他也不是李斯的对手。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先行离开,在找赵高商量对策。

    “李斯真是这么说的。”赵高慧眼如炬紧盯着冯去疾问道。

    “对,虽然看样子应该和铜矿案真的没有关系,不过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咱们还是得尽快把人捞出来。”冯去疾点了点头说道。

    赵高沉吟了几秒后说道:“李斯这个老东西不松口的话,这人还真不好捞。毕竟为了帮咱们捞人得罪了李斯,这事任谁也得掂量掂量。既然不牵扯到铜矿案,那么捞人的事情也就不急于一时。李斯不是要走官面上吗?我让刑部去要人,李斯想判他咱们就帮他叛死,到时候在刑部想办法把人给换了。”

    “也行,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冯去疾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刑部的侍郎是赵高的人,按理说这案子应该是由刑部的人去叛,府衙就好比后世的市政府,而刑部就是后世的司法机关。这犯法的人是由市政府下面的公安局去抓人不错,可最后审判这一步还是得由法院去叛。既然李斯非要走官面上过,那么刑部要人似乎也理所当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