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第二百二十六章 城破

时间:2020-07-30作者:胡言不说

    . ,最快更新作秦始皇的乖女婿最新章节!

    沛县县衙这时已经被周勃征用为自己的营帐,如今夏侯婴和彭越也在此地。原来刘邦撤往丰县之后,担心周勃一人守不住沛县,便又将夏侯婴与彭越派了过来。

    “你们说樊哙这厮到底是想干什么,每日这般在城外叫骂,却又不攻城。这终日打了又打,也打不出个结果。”周勃想到此处,心中不由的有些不安。

    “打就打呗,咱还能怕他不成。周勃老哥,要不明日让我出战试试。”彭越跃跃欲试的说道。这几日看着周勃每日出战,他心中早就痒痒了。彭越原本是山中的土匪,与刘邦有过几次照面,交情说不上深也算不上浅。眼瞅着刘邦发达了,前些日子下山投奔了刘邦。可谁知刚刚投靠了刘邦便遇到神武军来剿灭叛军,这也算的上是49年入g军,当真是日了狗了。

    “彭越兄弟切莫鲁莽,沛公派你前来是一招伏兵。总不能他们还没攻城,咱们先将底牌漏出来吧。”周勃赶忙说道。

    “咱们的斥候比不过秦军,斥候撒出去,一个夜晚便十不存一。沛公给咱们的命令便是守住沛县,咱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牢牢额守住沛县就是。”一旁的夏侯婴也说道。

    周勃,夏侯婴,彭越三人都没有读过兵书,自然也不会什么兵法,这军事上的事情几乎都是在凭着本能去处理。兵法理论上的缺失,让他们漏过了对地下的勘察。若是王翦,蒙恬这种经验老道的将领守城,必然会在城墙根倒扣几口大缸。这样附近哪怕只有一丝轻微的响动,也可以通过倒扣的大缸扩大到人耳可以听到。

    秋天的日夜温差很大,尽管白天依旧很热,可夜晚的地上已经霜降。除了沛县的城墙上和神武军大营依稀有着火光闪动外,整个天地之间寂寥空旷,一些野狗循着血腥在城墙下游荡。

    “真冷。”出了大营,李辰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这天气忒操蛋了,在营帐中还好,可一出了营帐还真有些冷。

    在赵缺的带领下,一行人朝着军营旁边的林子里钻去。地道的入口正在这片树林当中,茂盛的树木正好可以遮挡周勃斥候的耳目。

    地道又潮湿又阴冷,仅仅只有这一人高一人宽的样子,每隔十几米的位置挂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很快,一行人走到了地道的终点,地道也在这里分出了十几个岔路。这些岔路分别通往一个爆破点,一旦这十几个点同时爆炸,沛县城墙的正面便会炸出一个口子。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行人将十几个爆破点全部检查一遍,确认每个爆破点的城墙根下已经堆积了足够的炸药。

    “快,将引线拉过来。”

    吩咐炮兵将火药包的引线拉的尽量长一些,十几个爆破点一起爆炸会产生强大的冲击波。而这股冲击波除了会朝上作用到城墙上外,也会顺着地道涌出。所以为了保证点燃引线的士兵安全,引线需要尽可能的长,以此来保证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撤离地道。

    “滋啦滋啦。”

    随着引线被点燃,噼里啪啦燃烧着的引线一路冒着火星,朝着火药包的方向急速前进。一行人看到引线顺利点燃扭头便朝地道出口跑去,毕竟玩意估计错误火药包提前爆炸,可就被活埋在地道里了。

    一口气跑到地道的出口出,李辰如同一个狍子一般,好奇的回头朝着引线的方向看去。在幽深的地道中,似乎还能听到火光闪耀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轰。”

    突然之间,好似天边的一声惊雷响起,然后大地紧跟着传来了一股震动的感觉。沛县城墙突然炸裂开来,强大的冲击波将泥土,青石,血肉抛到了空中。

    “地龙翻身了。”

    “雷公发怒,是雷公发怒了。”

    一些离的较远侥幸逃的一命的士兵纷纷哭喊道。

    约莫有十余丈的城墙被彻底炸飞了出去,而这段城墙上的士兵毫无疑问都被炸成了肉泥。唯一能够证明他们存在过的,便是地上的大坑和血浆。

    只是随着袅袅硝烟散去,肃杀的黑衣黑甲已经悄悄的摸到了缺口处。

    自从爆炸发生之后,沛县大街上已经乱做一团。

    “彭越,你先带人去城墙守住,我去找周勃。”

    夏侯婴话音未落,便朝着县衙的方向跑去。

    “周勃。”

    “周勃。”

    夏侯婴呆呆的站在县衙中,眼前的县衙空无一人,这时他的心中有些慌了,周勃不会被炸死了吧。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秦军攻城了。”

    听到着熟悉的声音,夏侯婴心中一松,紧接着一股恶臭的问道袭来。

    刚刚爆炸发生的时候,周勃刚俏正在茅房中方便。这沛县的茅房就是先在地上挖一股大洞,然后在洞的两边垫上几块砖头。这爆炸的冲击波虽然传到县衙的时候已经仅仅只是轻微的震动,可就是这轻微的震动让周勃脚下的砖头变的松动了许多。如此一来,周勃正好一屁股坐在了坑里。

    “秦军不知用什么办法将城墙炸开了一个十余丈的口子,彭越兄弟先去顶着了,咱们也赶紧去吧。”夏侯婴对着眼前“有味道”的周勃说道。

    一听城墙破了,周勃也顾不上身上的臭味了,拿起兵器便朝着城门方向跑去。城墙被破便意味着沛县无险可守了,虽然沛县城中的兵力比城外秦军多的多,可周勃自己心中清楚这里有多大的水分。

    被炸开的城墙就十余丈宽,一次能够涌上去的士兵也只有那几十个。此时整个断口处全部都是残肢断臂,十余丈的空间就像是一个转动的血肉磨坊,在将双方士兵碾压的粉碎。

    彭越正带着山贼军中的精锐在死守着这处断口,这些山贼都是亡命之徒,虽然打起仗来没有丝毫的章法,可凭借着个人的勇武一时间也勉强守的住。

    秦军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向前冲去,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将尸体拖回来,然后自己补上去。缺口处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浸透,每往前推进一寸,都是在用血和肉在铺垫。

    “侯爷,攻进去了,攻进去了。”

    这时,满脸是血的传令兵跑来禀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