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第六十七章 造纸

时间:2020-07-30作者:胡言不说

    “荣禄候打死了几个夜郎商人。”

    “我一个朋友是官府里的,听说荣禄候把夜郎使臣全杀了。”

    “你们听说了没,百越那边来的使臣已经全部被荣禄候杀了。”

    近几日,在有心人的传播下,这种对李辰不利的消息已经传的越来越厉害了,各国的使臣和大秦之间关系也越来越僵硬。

    咸阳城,阿房宫

    “陛下,这是夜郎使者的上书。”赵高将手中的竹简递给始皇,轻声说道。

    “嘭。”

    “霹雳啪啦。”

    “一届小国,死个把两个人算的了什么。告诉他们,心里不舒服可以滚。将朕的原话告诉夜郎人,无须隐瞒。”始皇看也没看,随手将竹简丢到火盆里。

    “陛下,这般说,不好吧,万一这群蛮人闹起来。”赵高试探着问道。

    “一群野人,不听话我大秦随便一支偏师便能将起灭族。”始皇不屑一顾的说道。

    这蛮人啊,他就像是弹簧,你弱他便强,你若是强硬起来,他反倒不敢吭声了。

    自从始皇的话传出宫中,这百国各族是一个比一个老实,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始皇,便被屠国灭族一样。

    城中是风雨还是平静,都和李辰没有太大的关系,此时他正在李家庄的工坊里,研究造纸术。

    其实造出那种最原始的纸张,应该并算不得什么难事。毕竟连东汉时期的蔡伦都可以发明造纸术,更别说李辰拥有着前世海量的知识。按理说并不复杂的造纸术应该不是很困难,可偏偏他就是不行。

    李辰现在用的正是本该东汉才出现的蔡伦造纸术,用树皮、麻头及敝布。鱼网以为纸。先捣制成浆,取膜而去水,后晾干,而制成纸。

    “不应该啊,到底那里不对。”李辰看着眼前几盆满满的浆糊,心中嘀咕道。

    这浆糊已经经过许多次的调试,各种比例也都试过了。可这浆糊晾干后却怎么都无法成纸,晒干后极其脆弱不说,还一碰就烂。

    “哥,你还记得怎么作酒的时候吗?”六子在旁边伸着脑袋问道。

    “你是说,用纱布滤?”李辰问道。

    “先煮后滤,这样浆糊会细一些,作出来的纸相对来说不会太过粗糙。”

    “不过这纸浆太过粘稠,用纱布肯定是滤不出去的。你们且在这等着别动,我去编个竹网。”六子看着盆里的浆糊说道。

    人们都知道是是成功就是百分之一的天分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可却不知那百分之一的天分同样要胜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

    没过多时,六子拿着一张蔑席走看过来,这蔑席以竹条打框架,用芦苇草密密麻麻的编制成渔网状。这网眼不密也不疏,看起来非常舒服。

    经过几日的观看,六子已经将李辰造纸的步骤记在心里,相比于李辰两眼一抹黑式的粗暴实验,六子仿佛已经在心中演练了无数次。

    或许,这便是工匠的天赋。

    在六子的指挥下,两个健壮的庄户先是将木盆里的浆糊全部倒掉。这几盆木桨在李辰和扶苏的胡搞之下,已经一片狼藉。

    六子认真的挑选着树皮,麻绳,烂渔网等材料。将里面的杂质小心翼翼的找出来。这些原料很容易找到,又便宜。造出来的纸产量高,成本低,容易普及,若是能提前几百年将这样的纸张发明出来,这当真的天大的功绩。

    六子先将原料分离出来,放在木盆里拿着木杵使劲的锤击着。

    木杵狠狠的撞击着木盆,伴随着“嘭”“嘭”的声音,偶尔还有渔网,麻绳被捣成纸浆后,发出的“噗嗤”声。很快,木盆和木杵上都沾满了浑黄的木浆。也许是加入破渔网的原因,这浑黄的浆糊有些鱼腥味。

    当整个木盆里的原料都变成纸浆的时候,六子握着木杵的手也已经有些酸痛了。他抓起一把草木灰,撒到木盆里轻轻的锤击着。

    加如草木灰的目的正是为看脱胶,这也正是李辰忘记的关节步骤。

    缺少脱胶这个步骤的浆糊,纤维会很多,很大,哪怕偶尔能够凝结成纸张,其表面也极其不平滑,并不利于书写。

    这第一步的的捣桨和脱胶结束后,下一步便是蒸煮和过滤了。

    “将纸浆倒入锅中,加清水煮。”六子对身旁的庄户指挥道。

    这些纸浆加入清水,之后要将清水完全煮干。这样一来可以杀死树皮中的虫卵,祛除渔网中的鱼腥味。二来通过蒸煮的纸浆会由浑黄变的洁白,也能将植物纤维煮烂,使纸面更加平滑。

    蒸煮完成后,先用蔑席将纸浆过滤一下,将未煮烂的植物纤维过滤出去。李辰和扶苏看到这洁白的纸浆,心中清楚这纸怕是要成了。

    将纸浆平坦的铺在竹席上,这特纸的竹席不大,大概是后世的a4纸般大小。纸浆落在竹席上,多余的水分稀里哗啦的落了下去,一层洁白的纸浆留在竹席上。

    旁边有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木架,六子将盛着纸浆的竹席放在木架的隔层上晾干。

    “应该没有问题了。”六子将一盆纸浆全部用完之后,搓了搓手说道。整整一盆木桨,也仅仅只做出了一百二十张白纸而已。

    三人就像盯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纸浆一点点凝固。

    果然,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做。心灵手巧缺一不可,没有成为工匠的天赋,便是造纸的方法就在眼前也没有办法。

    三天后,咸阳城,李家庄

    “纸,纸干了。”六子作为本次造纸的大功臣,亲手揭下了大秦的第一章纸。

    这第一张纸的诞生,意味着从今天开始竹简,绢帛都将被淘汰。

    始皇在也不用每天审阅整整一车的奏折,不用每天拿起那如山的竹简,始皇将从此告别肩周炎。

    在李辰的指导下,六子小心翼翼的将这一百二十页白纸订装成册。在钉装之前,他小心翼翼的洗了五六遍手,生怕将白纸弄脏。

    “扶苏,六子,我们去见陛下。”李辰说道,三人看向阿房宫方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