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第四十一章 日后,你会更喜欢我的

时间:2020-07-30作者:胡言不说

    “陛下,除了修路,还有一件事迫在眉睫。”李辰道。

    “什么事。”始皇问道。

    “生孩子,没错,陛下你得以身作则,多生孩子。”李辰一本正经的说道。

    “生……孩子,还得我以身作则。”始皇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辰。

    秦始皇完成统一六国的大业之后,全国人口大概有3000万左右。经历持续不断的领土扩张,秦朝此时已经有了360余万平方公里。

    大秦经历七国之间延绵几百年的站在,造成期间全国的社会经济生产受到严重破坏,大量人口死亡,民生凋敝,全国各地到处一片凄惨萧条,原来的人口稠密地区的繁荣景象不在。

    由于中国历史早期农业发展集中在人口最稠密经济最发达的黄河中下游流域地区,故全国人口分布格局为北多南少。

    若以淮河、秦岭为界,那此时的华北人口超过85%。

    华南人口不足15%。人口数超过百万的咸阳、邯郸、南阳、兖巨鹿、九原、五座城池均位于黄河中下游地带,这五座城市的人口总数占全国的30%

    秦都咸阳,位于八百里秦川腹地。渭水穿南,宗山亘北,山水俱阳,故称咸阳。

    在始皇一统六国后,在原有的秦都咸阳的基础上修建了咸阳新城。基建狂人秦始皇所造的皇城自然是差不了,足足有着三千余平方公里。

    咸阳在战国后期,便是仅次于临淄和邯郸第三大城。秦朝实行严苛的户籍制度,其常驻的户籍人口达六十五万,在加上一些流动人口和奴隶等巅峰人口达到过一百二十余万。

    自始皇一统六国之后,为了充实这座华夏有史以来的第一座大城,始皇也着实是煞费苦心。

    秦始皇令天下富豪与六国贵族强行迁往咸阳,不迁则死。

    强行迁移到咸阳,富户共计一十二万户。按每户六口人计算,就有七十二万人口,而实际上,富豪之家三妻四妾,仆从成群,每户远不止6口人,由此可以得出六国与富户迁移人数在一百万左右。

    在加上咸阳城原有的秦人,整个咸阳城二百万人口应该是只多不少。

    “对,生孩子。如今咸阳人口虽多,但却只是特例。我们的应该让整个大秦所有的城市都有着不次于咸阳的人口,都于咸阳一般繁荣富强。”李辰说道。

    “说,计划?”始皇简练的声音响起。

    “奖励生孩子啊,将生孩子和赋税挂钩,生的越多减的越多。”

    “明年土豆,玉米,红薯这种高产能的农作物就可以普及下去,届时即便将赋税减免到一成,也可以养活大秦二百万军队。”

    “臣以为,民间需有养活三千万百姓,应该占据全国库存粮食的八成。朝廷只需有养活两百多万的士兵,占据两成的库存粮草便绰绰有余了。”

    “而我大秦如今是朝堂与民间呈五五之数,百姓手里没有余量便不敢生养。”

    …………

    …………

    这一晚两人聊了很多,或者说是李辰说了很多。从给始皇科普地球,到天文地理,政治见地。

    从民生,到政治,在到军队。从修路到革新律法,在到军队建设。

    帐篷外的雨早就停了,屋里屋外弥漫着一股雨后的寒气。聊了一夜,已经忘记了时辰,此时已经到了黎明。

    “陛下,早朝的时间要到了。”

    正当两人聊的热切的时候,一个小太监挽开门帘,恭恭敬敬的说道。

    门帘一开,门外的雾气止不住的往帐篷内涌。

    “阿嚏。”

    李辰不由的打了个喷嚏一夜未睡,有些疲倦。

    “朕知晓了,且去候着罢。”始皇说道。

    “要不陛下,你先回去歇着,这一夜未睡想必你也累了。臣年轻到是不打紧,你年龄大了怕是身体撑不住。”李辰揉了揉后腰,坐了一夜,腰酸背痛,口干舌燥。

    “你这惫懒小子,朕还要回去上早朝。今日暂且到此,武事你可于月儿多作交流,文事可于扶苏想商。若想见朕,直接到阿房宫便可。”始皇说道。

    “陛下放心,臣一定给月公主多多交流,深入交流。”李辰十分郑重的说道,至于扶苏就暂且抛入脑后啊。

    “陛下,回去要以身作则,多生孩子啊。千万要当成个国之大事来办,毕竟您家有皇位要继承啊。”李辰看着始皇向帐篷外走去的背影贱贱的喊道。

    这话说的始皇实在是找不到毛病,但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爱卿,也要多生。”始皇回击道。

    “我倒是想生,关键一个人也生不了啊,要不,打个商量,您闺女借我使使呗。”李辰心中想到,当然说是不干说出来的,说出来大秦怕是又要少一个人口了。

    “将赢成蛟放了吧,毕竟是皇室之人。罪魁祸首已经伏首,制他个管教不严之罪便可。”始皇的声音传开。

    李辰看着这个中年男子的背影,心中不由的产生一股敬佩之情。

    自13岁即位作了皇帝,凡事必亲力亲为。每日审批几大车的奏章,大事小事都要一一过目。也正是这般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刚才铸就了大秦这般伟业。

    “这样当皇帝也忒累了吧,看来还是我这个侯爷逍遥自在。如果生活不是为了享受,那么再大的权利都毫无意义。”李辰心中想到。

    太阳慢慢的从东方升起,天明了,旭日的光芒开始笼罩大地。

    “呸,等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暂且让你李辰猖狂一时,咱们来日在说。”赢成蛟站在神武军营前,吐了口吐沫小声嘀咕道,他的眼角有些晶莹。

    那可黝黑的头颅依旧悬挂在旗杆上,赢成蛟没能为儿子报仇,甚至无法将他的头颅取下。

    阳光很烈,将眼睛刺的生疼。赢成蛟浑身衣衫褴褛,原本华贵的锦袍遍布了血痕和鞭子印。

    “我让人打了赢成蛟一顿,才将他放走的。”营帐中,赢月昂着头一副得胜将军的模样。

    “你打人家干嘛?”李辰挺同情赢成蛟的,儿子被斩不说,自己这个当老子的还得挨打。

    “子不教,父之过,早就看他们父子俩不顺眼了。”赢月一副我爱咋咋地,你管不着的表情。

    “呦呵,任性,我还真有点喜欢你了。”李辰说道。

    “日后,你会更喜欢我的。”赢月傲娇道。

    “小姑娘,还挺自信。”李辰坏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