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第二十一章 主要我喜欢看病

时间:2020-07-30作者:胡言不说

    “太医令,阴嫚如何了,你可有治疗之法?”秦始皇负手而立,语气关切,向太医令问道。

    太医令属于少府管辖,负责与宫廷百官治病,掌管卫生医药事宜。此时,的太医令正是夏无且。夏无且这人医术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却是傍上了秦始皇这条天下第一大腿,这才当上了这个太医令。

    这话要从荆轲刺秦王开始说起,那会始皇还是秦王。这荆轲图穷匕首现,满大店的文臣武将都没反应的过来。正是这夏无且将手中的药囊丢向荆轲,为秦王争取了时间,这才使得秦王能够绕柱反杀。

    “箭头有毒,这毒已经深入骨髓。箭疮引发的并发症,高烧不退。陛下,且多唤几名太医前来会诊。”夏无且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就自己这三脚猫的医术,可是不敢打肿脸充胖子。

    “赵高,去将所有太医都唤来。”始皇吩咐道。

    “这……”

    “刘太医……”

    “还是夏太医去说吧……”

    一众太医会诊过后,窃窃私语道。没有人敢去向始皇禀告,最后只能是夏无且硬着头皮说道:“陛下,目前只能先退烧。只是这毒疮不除,恐怕还是会反复的。而且这阴天下雨,只怕会痛苦难耐。”

    “毒疮没有办法根治吗。”始皇问道。

    “这个,暂时真没有。”夏无且硬着头皮说道。

    “庸医,一群废物。赵高,发皇榜为阴嫚寻医。”始皇恼怒道。

    咸阳,城郊,李家庄

    “大哥,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那个。”一大早上,李辰睡的正香,被六子摇醒。

    “快说,小小年纪学别人卖什么关子。”有着严重的起床气的李辰,没好气的说道。

    “好消息是月公主打胜仗了,据说整个大月氏贵霜帝国的王室都被月公主俘虏了。”六子说道。

    “坏消息呢。”李辰问道。

    “听说月公主受伤了,好像很严重,寻医的皇榜都发出来了。”六子回答道。

    “快备车。”李辰急冲冲的收拾者,将自己从地球空间收集到的药物装到箱子里。

    “哥,你着急也没用,在说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在那,你又不通医术。”六子嘀咕道。

    “撕皇榜,进宫。”李辰背起药箱,急冲冲的往前走。

    咸阳,阿房宫

    “你们这群废物,若是阴嫚在褪不去烧,你们这群庸医,全给我滚去修皇陵。”始皇正发着脾气,满大殿的太医,侍从都低着头做鸵鸟状。

    “陛下,有人揭了皇榜,此时正在宫外候着。”赵高守在门外,来了一个小太监在赵高耳边一阵耳语后,赵高说道。

    “速传。”

    始皇话音刚落,赵高便领命向店外赶去。刚刚出看大店,赵高感觉殿外的气氛格外轻松。

    “在下李辰,拜见陛下。”李辰跪倒在地,抬头看向正端坐在龙椅上的秦始皇。黑色的龙袍上是一张熟悉的脸,贵气,威严。

    四目相对,显然始皇也认出了李辰。

    “你和那个老者一起在我店里吃过饭。”李辰脱口而出。

    “你一厨子,怎能识得医术,莫非胆敢戏弄朕不成。”始皇双目一瞪,整个大殿仿佛产生另一种压抑的气氛。

    “那个陛下,我说,我其实是一个被厨师事业耽误的医生你信不信。”

    “我这里有祖传的灵丹妙药,在下有十足的把握医好公主。”李辰抬着头,一副底气十足的模样。

    赵高趴在始皇耳边耳语半响,始皇缓缓开口问道:“你是阴嫚麾下的人。”

    “没错,我可是公主的人,不会害她的。”李辰答道。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不顺耳,始皇还是却也没有找到什么毛病,便开口说道:“若是你救的下阴嫚,高官厚禄随你来选。”

    “官不官的无所谓,主要是我喜欢给公主看病。”李辰一本正经的说道。

    在内侍的带领下,几日走到了内殿。李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几月不见她显得更加瘦弱娇小了。也许是发热的缘故,嘴唇裂开,发白。受伤的玉臂漏在外面,诺大的毒疮隆起。

    李辰从药箱里,拿出了两粒阿莫西林和两粒阿司匹林。这两种是在地球上大名鼎鼎的消炎药和退烧药,想来用在毫无抗体的古人身上是十分有效的。

    “用温水给公主服下去。”李辰吩咐身边的侍女道。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

    “父皇。”

    “李辰。”

    赢月幽幽转醒过来。

    “阴嫚醒了,后面要怎么做。”始皇爱女心切,赶忙问道。

    “是你救了我?”听到始皇的话,赢月语气虚弱的向李辰问道。

    “嗯,先别说那么多了。你的伤很重,要开刀的,不然手臂可能保不住。”李辰说道。

    “开刀?”始皇显然没有听过这个词,有些惊讶的问道。

    “你这毒已经入了骨髓,我要用刀把你的手臂划开,然后将侵入骨头的毒素刮下来后,在将骨肉缝合。”李辰说道。

    “放屁,手臂受伤便要将骨肉划开。那我若是头疼,岂不是要将头颅打开。”李辰话音刚落,始皇身后一青年男子立刻反驳道。

    “扶苏公子果然聪慧,这么快便会举一反三了。不错,这开颅治病也是一个疗法。”这说话的人,李辰是认识的,正是那大公子扶苏。

    “你动手吧,我信的过你。”赢月看着众人说道。

    “来一柄细长刃薄的匕首。”李辰用煮开的白酒洗净双手说道。

    “将朕的鱼肠剑拿来。”李辰说罢,始皇吩咐左右道。

    这鱼肠剑乃是当初荆轲刺秦时用的匕首,这匕首短小,轻薄,却异常锋利,一直以来被始皇当做战利品收藏。

    李辰将鱼肠剑用火烤了两面,找准位置,将毒疮刨开。

    “嗯,嗯,嗯。”赢月嘴里咬着手帕,因为疼痛忍不住发出一声声轻哼。

    “滋”

    “滋”

    “滋”

    刀刃和骨头碰撞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没刮几下,刀刃上便粘满了黑色的毒素,李辰将刀刃用热酒冲洗过后继续刮着。

    直到骨上的箭毒全部被刮净,李辰用绢布粘着热酒将伤口清理干净,然后用丝线将伤口缝合。这时,地上的铜盆已经接了小半盆鲜血。

    “好了,养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痊愈了。”李辰擦了擦汗说道。

    “白色的这个是退烧药,蓝色的这个是消炎药都是每日三次每次两粒。这个粉末是云南白药,每日给公主换药的时候敷在外创处。”

    “记住,七日之后来城外的李家庄找我来拆线,不然可能会留下伤疤。”

    “公主失血过多,让太医开些补血的药膳给公主。”李辰对赵高吩咐道。

    “李先生这次救了公主,日后可当真是平步青云了。”赵高应承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