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都市猎人 第384章 求生

时间:2019-12-24作者:心动可乐

    老人继续道,“这刀也不错,虽不是名器,也不是凡品,只可惜主人不行,才落得这等身死下场,这刀是你的?”

    “一个……朋友随手送的小刀。”

    “那这一招呢?”

    就像是幻灯片一般,陈乐眼前陡然出现了,自己踩树一蹬,对准金刚拼尽全力的那一招斩击。

    “这也是……朋友随手教我的一招。”

    “随手教的?这是什么朋友。”

    “普通朋友,偶然相识。”

    “哦,你这普通朋友不错啊,竟如此大方,随手就是族中的不传之秘?”

    “这招神断的威力,是连人的神识都能斩断的,一族绝密武学,多少人渴求而不可得,一般只有嫡系传人才能习得,私授他人这等武学,不说重罪,一顿责罚怕是少不了。”

    “……”

    陈乐顿了顿,努力的回忆起夏娢冰说过的话,回答道,“因为,我那时候总是被混混欺负,殴打,我就学一招从来对付混混,让自己不再受欺负。”

    “她也说随便教我一招,说是……连名字也没有的普通招式,用来对付混混足够了。”

    陈乐还记得那个月夜晚上的天台,夏娢冰抱着双手,美丽的小脸上完全是一副不屑的表情,用着那双好看如月夜般明亮,如星空般深邃的眸子盯着他,用着轻描淡写的语气,如往常一般,鄙夷自己道。

    “你可真是没用,废物,就会被人欺负,就不会反抗下吗。”

    陈乐则是有些羞愧的回道,“我也没办法啊,他们人多,我也,打不过他们,我没办法,所以,我想学一招厉害的,不被欺负。”

    夏娢冰就一脸不满的斜倪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那我随便教你一招吧,别又被人欺负了,省的出去丢人,也丢我的人。”

    语气中也如往常般一副不耐烦,且不屑的口气。

    所以,陈乐觉得,也就是普通的一招。

    教完,还顺便把刀给他了。

    “送给你吧,反正我也没用。”

    是的,夏娢冰总是那副不屑,不忿,不耐烦的语气,然后轻飘飘的把刀抛给自己。

    她总那样。

    陈乐也就觉得,这是普通的一招,学着自己防身用。

    老人一脸严肃道,“可上一个被这普通一招斩掉的人,还是一代枭雄!冒着被人责骂,刑罚的危险,私授族中至高绝技,居然只是为了让你防身,对付几个混混!你还连个狼崽子都斩不掉,对得起传你这招的人吗,对得起创立这招的先辈吗,对得起死在这招之下的那些英豪吗?”

    陈乐有些不敢相信道,“我,我不知道,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老人大声的训斥道,“她说是就是?你眼睛瞎了,心也瞎了吗?连最简单的事理都不明白,连别人什么心思都不懂吗?”

    “……”

    陈乐无言以对。

    “还有你精神力暴涨,却不纯净,杂乱的很,是有人耗费自身精神力,为你巩固精神,保你性命吧,那人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

    “……”

    “而且,这事不是暂时的,有人在长期不惜损耗自身修为,为你注入精神力,巩固精神,锻炼神识,”

    “我,不知道。”

    “……那你可知道有谁经常拍你的头?注入精神力?”

    说到这,陈乐一下反应过来了,“……黑夜小姐,我每次过去,她好像总是会温柔的摸下我的头。”

    “这是极耗精神力的行为,他得付出双倍,三倍,甚至四倍的精神力,为你锻炼精神,使用者,必定精神损耗极大,需要大量的休息,睡眠,来补充精神,是也不是?“

    “……黑夜小姐,确实每天在睡觉。”

    陈乐说道这,恍然大悟,……原来,她经常在睡觉,是因为自己。

    还总说让自己以修养神识,锻炼心力为主,原来她就一直在……

    回想起黑夜总是一手捂着小嘴,一脸困倦的打着呵欠的慵懒模样,总是趴在那睡觉的模样,陈乐忽然间明白了。

    顿时,心痛不已。

    “就不说赐你这一身血脉的人了,至宝,武技,精神力,就差没人手捧着你把你给保护起来了,你还在自怨自艾。。”

    “你知道自己有多可笑吗,陈乐,你占着别人对你的好,肆无忌惮的侵吞着他人对你的爱,然后大喊着,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你,在乎过你,没人知道你这么多年是多么辛苦的熬过来的,你活到今天全靠的是你自己,你……配吗?”

    “你永远只看到世上不好的一面,看到对自己不利的一面,然后自怨自艾。世上多少人都在努力活着,又有几个人,能一帆风顺,一辈子幸福快乐,磨难与风雨,不是人生的必经之路吗?”

    “你是小孩子吗?只会嗷嗷叫,要奶吃吗?你对的起身边,或不在身边,那些真正关心你,爱你的人吗?”

    “看着你的十二刻魂钟,你的武技,你的精神力,哪样不是别人毕生所求,你再给我大声的喊一次,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在乎你,更没有人爱你!”

    陈乐哑然,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好半晌才挤出一句,“可是,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些,他们嘴上……”

    父母什么也没对自己说,只是,留下了这枚宝物……

    夏娢冰也总是一脸不屑的,对自己不耐烦的表情,说的话也总是轻描淡写,还时常打骂自己,说自己废物。

    黑夜小姐虽然很温柔,却也什么都没说过。

    “是不是要人把你捧在手心,抱在怀里,亲着你的脸告诉你,我爱你,爱你到天荒地老,我很关心你,天暖多穿衣服之类的,这才叫关心,叫爱!”

    “世人皆愚昧,不知珍惜眼前人,只看到自己不利的地方,从来不知道关心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只会拿自己短处去攀比别人长处,而你,尤为甚之!占尽诸般便宜,还在那说自己没人疼,没人爱,没必要活着,活着也是受罪。”

    老人说道这,瞪大了眼睛呵斥道,“陈乐,你确实该死!想死我就成全你,像你这样活着,才是对别人的侮辱,对所有努力活着的生物的侮辱,也是对任何关心你的人的侮辱。”

    说话间,老人一只肉掌对准陈乐平伸而出。

    那看似朴实无常的一掌,却仿佛汇聚了天地之无穷奥妙,集日月精华于一身,一掌出,山崩海啸无穷尽也。

    这一掌,让陈乐真正领略到了生离死别。

    那完全不是金刚那种级数所能比拟的。

    这是真正要置他于死地,不仅肉体,仿佛连神识都要被消灭的一掌。

    陈乐甚至清楚的感觉到,会被打成渣滓都不剩的。

    只是却很奇妙的。

    那本来早已沉寂的心,却莫名活跃了起来。

    那是一种平静之下,暗藏波涛的汹涌。

    忽然就热起来了。

    那脑海中,模糊的父母的音容笑貌,竟逐渐清晰了起来,有一股暖流在心中流过。

    然后是月夜下夏娢冰那带点不屑,带点不耐烦的眼神,居然变得那么亲切,这个女人,嘴上说的,跟做的,总是不是一回事呢。

    再转变成黑夜总是温柔亲切的,抚摸着他脑袋的柔和笑脸,竟是那么动人,令人不舍,自己死掉,她会伤心的吧。

    接着,又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包括同学,朋友,养父母,唐晓茜,唐晓嫣,一堆人的脸庞从心中闪过。

    陈乐忽然,不想死了。

    他想活。

    尽力了?

    不,远远不够。

    自己,还没有尽力。

    还没到放弃的时候。

    还想活下去。

    还想再见见父母,再看看夏娢冰,让她别总瞧不起自己了,再看看黑夜小姐,让她不要为自己劳心费神了,再看看室友,再看看同学。

    他,不想死!

    “我想,活!”

    明明是比以往更加绝望的情景,明明是感觉必死无疑,无处可逃的情况,陈乐还是站起身,努力的想要避开这一掌。

    他不想死了。

    他想活。

    再努力一下吧。

    不,是必须活下去。

    不然就……

    那股强烈求生欲如火焰般升起的时候,陈乐感觉脑海里仿佛有一根弦动了下。

    像是为了回应他的欲望,那悬浮在他身前的古朴时钟,开始剧烈的震动,仿佛是在破开多年封印般,回应了陈乐的期待!

    伴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滴答”声响,那十多年不曾动过的时钟,始终指向十二的位置,居然走过一格,指向了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