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都市猎人 第309章 食人鱼

时间:2019-11-30作者:心动可乐

    在一些恐怖电影里,通常都会有类似的桥段。

    比如人被困在密室里,被困在某个地方,手被困住,脚被锁住之类的。

    然后坏蛋来袭,他们就必须做出抉择,如何逃跑,反击。

    通常都是些不好的,残酷的抉择。

    虽然都是类似的桥段,却总是能令观众趋之若鹜,人们就想看看这些人,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到底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

    会场里是人声鼎沸,人们已经疯狂的用钱下注。

    有人欢呼有人尖叫!

    而昏暗的教室里,形势也是岌岌可危。

    饥饿的食人鱼,正成群结队的在水中寻找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并不断朝着任夜舒这边靠近。

    任夜舒看了看自己的手,挣扎着想缩回来,又试图伸腿去够钥匙,只可惜,她什么也做不到。

    最后徒劳的的看了眼靠近的鱼群,只能把无助的视线投向陈乐,“怎么办。”

    陈乐没想到对方真敢做到这个地步,这让他有些火大,但也必须解决当务之急。

    陈乐看了看任夜舒,声回了句,“没事。”

    然后,拿出了随身的刀。

    这把任夜舒吓了一跳,让她率先联想到了恐怖片里常出现的场景,“啊,你不会是要我砍掉手吧,我不要,那我还不如死了呢,那多难看啊!”

    陈乐有些没好气的回了句,“别蠢话!我不会伤害你!也不许别人伤害你!”

    虽然是普通的话语,却是透着不容动摇的信念。

    陈乐觉得事情发展成这样,完全是自己的责任,哪怕任夜舒受到一点伤害,自己也罪无可恕,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过,这在任夜舒听来,那背后透露出的信念,就稍稍有些帅气了,也令人心安。

    陈乐几步来到教室后边角落的位置,利落的拿匕首在左手手掌一划,鲜血便“哗啦啦”的,如水杯中倒落的水一般,落到了水里。

    鲜血的腥味瞬间在水里扩散开来。

    一群几乎就靠到任夜舒身前的食人鱼被这鲜血的味道刺激的,通红着眼睛,马上调转脑袋,重新朝着这边角落里冲刺,靠拢,然后在鲜血周围来回巡游,徘徊,寻找可口的猎物。

    它们的脑袋显然并不怎么灵光。

    陈乐则趁此飞快来到讲台,拿起旁边的教鞭,冲回任夜舒旁边。

    幸运的是这教鞭能伸长。

    陈乐就用着教鞭划钥匙,一点点的把钥匙往任夜舒这边赶。

    只是,那些食人鱼反应的比他想象的快。

    随着任夜舒的一句,“啊,它们回来了”,一群食人鱼在消化掉水中的血液之后,又向着本来的第一目标,任夜舒过来了。

    而且,这次是有明显的目的地,速度飞快的直朝任夜舒冲来。

    这也逼得陈乐只能放弃推钥匙,重新跑过去,再次在自己手掌上划了一刀,让鲜血流到水里,然后用衣服捂住手掌,防止鲜血乱流到水里,回来重新推钥匙。

    期间,任夜舒就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陈乐,“你的手……”

    “没事,伤。”

    陈乐一个人在外边做赏金任务的时候,就经常受伤,也遇到过很多危险的情况,他都一个人克服过来了。

    只是,这一次,食人鱼比想象中更快的醒悟过来被骗,鲜血味道一消散,马上又朝任夜舒这边冲来了。

    “钥匙。”

    那钥匙被教鞭推过来,让任夜舒终于能够到。

    她连忙伸手抓过,急急忙忙的就去开锁了。

    陈乐则趁机过去,想再一次吸引食人鱼的注意。

    但连续两次的受骗,让食人鱼学精明了,这次居然不再受血腥味的吸引,直朝任夜舒扑来。

    任夜舒才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里,那些食人鱼已经来到她身边,最激进的一只,甚至直接跃出了水面,朝着任夜舒脸上跳了上来,直朝她鼻子咬去。

    因为食人鱼习惯攻击对手的弱点,尤其喜欢进攻眼睛周围的部位,让对方无处可逃。

    “啊——”

    任夜舒吓的尖叫出声,那食人鱼都扑到她脸上,几乎就要咬上她鼻子了。

    这要是咬上去,以食人鱼的咬合力,能毫不留情的把她的鼻子撕下来。

    时迟那时快,一只手,穿插进了两人中间,或者一人一鱼中间,直接把食人鱼抓了下来。

    “别急,还是先来陪我玩玩吧。”

    陈乐一手抓着活蹦乱跳的食人鱼,想把食人鱼甩回水里,但被对方狠狠的咬了一口,硬是没甩掉。

    陈乐一皱眉头,一甩刀,直接把食人鱼拦腰给斩了。

    即使如此,那鱼的前半身都死死挂在陈乐手上,不肯松口。

    同时,陈乐当机立断,伸手到水面,任凭手掌的鲜血不断滴落到水面。

    这次可与刚刚“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骗局不同。

    陈乐的手就在水面不足10公分的距离。

    比起血肉完好的任夜舒,显然是鲜血淋漓,甚至被咬出血肉的陈乐的手掌更具有诱惑力。

    美食当前,就看到食人鱼们前赴后继的从水里跃出,朝着陈乐的手掌扑来。

    陈乐则是趁机抬高手掌,手中匕首挥舞间,随手就把几只跳上来的食人鱼给腰斩了。

    然后又降下手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再次跳出。

    这其实是个很危险的动作,二十多只食人鱼前赴后继,只要被咬上一口,就会连肉,连手指都被啃下来,那绝对是触目惊心的。

    陈乐不敢有丝毫懈怠,全神贯注的把距离把控的完好,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

    任夜舒稍微呆了下,就反应过来自己该干嘛了,急急忙忙抓过钥匙,插进钥匙孔,因为紧张激动,插了好几下才插进去,

    随着“咔擦”声响的钥匙声响,任夜舒也连忙爬到了陈乐旁边的桌上。

    与此同时,陈乐还不放弃的,在用计,诱杀着最后一只悍不畏死的食人鱼。

    直到水面彻底的平静下来,唯有鲜血在水里蔓延,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活物的气息,这才放心。

    任夜舒有些无力的瘫坐在课桌上,大口的喘着气,先是观察了下水面,只看到些断成几截,血肉模糊的鱼身,确认没一个活的之后,随即把视线投到陈乐身上,“你的手……”

    “没事。”

    陈乐也是直接在课桌上坐下了,惊出了一身冷汗。

    比起手上的疼痛,还是心中更慌的。

    他其实不怕自己受什么伤,就是担心,因为自己牵连了任夜舒,要是让她受伤,哪怕是脸上被咬一口,那就全完了。

    陈乐看着任夜舒湿漉漉的,还带着几分湿润的水气,于苍白间,带着几分娇红的脸蛋,关心道,“你脸没事吧。”

    任夜舒摇头,“没咬我,全跑去咬你了。”

    陈乐放心了,“那还好。”

    “……一点都不好!”

    任夜舒终于反应过来,双手捧过陈乐的左手一看,可以清楚的看到上边两道血口子,以及手背处被食人鱼咬过的半圆形印记。

    甚至还有一颗牙齿嵌在上面。看起来实在有些恐怖。

    任夜舒眼神一颤,心中一紧,声道,“一定……很痛吧。”

    她光是看着都觉得痛,那食人鱼完全是咬进肉里了,太恐怖了。

    “没事拉。”

    “怎么会没事啊!”

    任夜舒伸过手,心的帮陈乐把那颗牙齿抓出来。

    “你真傻!”

    她从没想过,有人能这么果断,跑过去二话不就给自己手上来一刀。

    自己伤害自己,远比被别人伤害要难的多,这个光想起来就觉得很痛。

    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

    “这么痛,怎么会没事。”

    “不用在意了,”陈乐摇摇头,苦笑道,“**的这点疼痛没什么,……我过去经常受伤的。”

    比起**的痛,他觉得最痛的还是那种仿佛被全世界所抛弃的,来自心灵上的痛苦,那才是最让他疼痛的,经历过那种痛苦,现在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可能是联想起过去孤苦伶仃,一个人躲着吃白饭的日子,就算受伤,也只是自己躲角落随意处理下,等他自愈,再看到眼下,任夜舒近在咫尺的娇嫩脸庞,那心翼翼的抓着他的纤细手指,还有那轻颤的带着几分湿气的秀气睫毛,微微颤抖着,闪耀着点滴夕阳光辉,融着几分温暖情意的眸子,那摇摇欲坠的仿佛要哭出来的令人心碎的眼神。

    这让陈乐很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不出那种感觉……

    直到任夜舒抬起美丽的眸子跟他对视了一眼,然后很自然的凑过脸,深情的在他脸庞亲了一下。

    那薄薄的嘴唇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湿润而娇艳的唇印,其实并没有什么甜啊,软啊的感觉,却是让陈乐莫名觉得周围都变得暖和了许多,身体好像没那么冷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猎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