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都市猎人 第236章 走吧

时间:2019-11-30作者:心动可乐

    其实,陈乐在下楼的时候,就发现远处暗藏着社联的人,在那监视。

    他也确确实实的提醒过楚隆了。

    但楚隆怒气冲冲的表示,凭什么人家可以卖,自己不可以卖,有这么不公平的事吗,别管社联就是了,看他们能怎么样!

    陈乐虽然想,世上很多事都很不公平,就像凭什么别人那么有钱,自己就没钱,凭什么别人请客都是请客的人付账,到了自己这,就是被请的人付账呢,是吧,很不公平吧。

    所以,这世上,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可惜,这里大部分人都是愣头青,那结果也就很明显了。

    几人摆出去没2分钟,社联的人就来了。

    还是上次那个一脸凶相的人,一过来就一副了不起的表情,嚷嚷着,“怎么的,怎么跟你们的,跟我耍滑头是吧。”

    然后伸手一指,“给我把他们的东西都收了。”

    完全一副地痞流氓的蛮横做派。

    自然,楚隆等人马上不肯了。

    “凭什么他们可以,我们不可以。”

    那人就回道,“因为他们申请过了,你们没有。“

    几人就大喊着,“我们申请了,是你们社联要收保护费,还要收1万保护费。”

    然而对方根本不管不顾,“什么保护费,我们不知道,东西全都给我收走。”

    然后,一群社联的人就直接强抢了,跟古时候地主去农民家抢闺女似的,那叫一个狠。

    楚隆几人当然不肯,这不明抢吗,他们凭什么啊。

    几人死守自己“闺女”。

    双方在那抢来抢去。

    最后就从抢,变成了大抢,从大抢变成了对战,上演了一波“暴力执法”。

    一群人纠缠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先被推倒在地,不知道是谁喊了声“打人了”,然后一堆人就直接战在了一起。

    4寝室4个人,vs社联8个人。

    场面一度极其混乱,惹的路人纷纷拿手机拍照,录视频,奔向告走,跑来观战。

    楚隆是学过点功夫的,贺帅刚学的军体拳也是直接就用上了。

    而社联的人,别看年级高,其实在大学里,年级跟身体成反比,高中刚升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是绝大部分学生身体跟头脑的巅峰,往后在大学,只会越待越差。

    李进相对而言身体比较差。

    陈乐就在一边,一边划水,一边保护他,尽力不让人打到他。

    陈乐轻巧的往旁边一侧头,闪过那前边人打来的拳头,脚下一踢,手上一带,就把人推倒了,对付这些作威作福惯了的人,他就跟玩一样。

    他也没主动进攻,就在那护着李进防守,无聊的甚至都打起呵欠了。

    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呢?

    期间,陈乐一边打架,一边不经意的抬头,发现4楼宿舍楼的阳台上,黄瀚就这么一脸微笑着看着这边,那表情怎么呢,是一种满意的表情,好像是,对于自己的作品很满意的那种表情。

    仔细想想,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总觉得是有人在后边引导呢……

    这边楼下打了会群架,把桌子打翻,椅子砸坏,卫生巾散落一地,社联的人也被打倒了好几个。

    奈何他们兄弟多,没一会又“哗啦啦”跑来20来个人。

    直接把还在那沉浸在打斗中的楚隆跟贺帅给按地上了。

    陈乐在心中考虑了下,还是决定乖乖“伏法”,他毫不怀疑,自己今天把这20多号人都撂倒,明天就要被送出学校。

    那自己的京都大学不白来了吗。

    所以陈乐很“乖巧”的举手投降,“别打,别打,我主动投降。”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像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被一群人给当成暴民给押过去了。

    他很有闲暇的统计了下战果。

    社联一共打伤8个人,重伤4个,倒地不起,估计得养好几天了,中伤2个,脸上挂彩,轻伤2个。

    其中陈乐中伤了2个,他出手比较轻,或者,他压根没出手,一边打着呵欠,只是一边把人轻轻绊倒而已,那都是人自己摔的。

    他自己跟李进身上都没伤,顶多也就擦破点皮而已。

    贺帅跟楚隆两人打的激烈,身上衣服都破了,脸上,手上都挂了不少彩,在被扣押去社联楼的时候,贺帅一直都在念叨着,“快帮我看看,我的俊脸有没有怎么样,我以后还靠他吃饭的呢。”

    楚隆打的最拼,自然伤的最重,身上都出血了,脸上也是挨了好几下拳头。

    几人被带到了社联一个房间里,在一张桌子后边坐着,后边站着10个人盯着几人,防止几人跑掉。

    陈乐看了看外边黑漆漆的星空,再看看后边看着几人的社联成员,思考着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自己只是想安静的赚点钱而已啊。

    人生真是何其艰难。

    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几人坐在那面面相觑。

    贺帅还在拿镜子看自己的脸。

    楚隆比起自己,倒是更担心几位室友,“你们没事吧,需不需要去医院?”

    贺帅很是气愤道,“当然有事了,我脸都擦破了,好的打人不打脸吗。”

    李进摇摇头道,“我没事,没人打我。”

    因为陈乐一直在他前边呢,李进肯定是不会打架的。

    至于陈乐,“我还好,问题不大。”

    刚完,就听到一阵开门声,一个老熟人从门门后走了进来。

    庄宇杰一脸微笑的走进来,在几人对面坐下了。

    轻轻拍了拍手,“嗨,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我什么来着,瞧我什么来着,千万别想着跟我们作对,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庄宇杰着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直摇头,“我都提前劝过你们了,好言相劝怎么就是不听呢,非要走这条死路,这下好了,我也帮不了你们了。”

    楚隆顿时大怒道,“放屁,分明就是你们故意找碴,倒的好像你们是无辜的似的。”

    “唉,我比较喜欢跟聪明人交流,跟你们了这么多,你们就是不听,我已经不太想多了,自古,民不与官斗的道理,你们显然不懂这个道理。”

    贺帅冷笑,“官?不就是个社联吗,真把自己当什么万一了。”

    庄宇杰轻轻摇了摇头,叹气道,“愚昧!算了,事到如今跟你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你们把我们社员打的重伤不治,问题很严重。”

    陈乐脱口而出问道,“重伤不治,他们都已经死了?”

    “哦,不好意思,那就是重伤能治,总之问题很严重,一共8个人,每个人医药费都要两三万。”

    楚隆顿时气的站了起来,一拍桌子怒吼道,“拿我们开涮呢?就挨了两拳,就两三万医药费?你身上镶金啊?”

    庄宇杰一副悠哉悠哉的表情,靠着凳子,斜眼打量着几人道,“随你们怎么想,事到如今,这事情已经由不得你们了,你们打人,妨碍我们社联保护学校安全的事,都已经被我们拍了下来,这事,我们会联系你们家长,医药费你们也不用担心,你们家长自然会赔的,至于你们要不要退学,那得看学校对你们的品德评估,还有没有继续留在学校的必要。”

    “至于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这话一出,几人脸色都变了。

    几人也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这才刚入学两星期,就要退学了?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庄宇杰完,就站起身,整了整衣领,一脸微笑道,“等会应该有些老师找你们,你们可以哭着对他们打报告哦,如果这有用的话。”

    完就准备出去。

    这可把楚隆气坏了。

    跳起来就要去抓庄宇杰,“拽毛啊,老子弄死你!”

    不过马上就被后边两个男生给按住了。

    庄宇杰转头冲他笑笑,摇摇头道,“没意思,怎么还跟学生一样,有这力气,留着对老师吧。”

    对于这种莽撞的大学生,他并不想太多,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显然,对方缺乏用脑思考的能力。

    这大概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吧。

    思索间,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他还没来的及回答呢,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谁啊!没人教……”

    庄宇杰顿时大怒,刚想怎么这么没礼貌,一看门口那冷艳孤傲的黑色艳丽身影,顿时住嘴了。

    敢踹他社联这里门的人不多,眼前这人绝对算一个。

    任夜舒一副冷漠,傲然的模样,一头漆黑秀发带着几分独有气质披散在后背,一身黑色的休闲薄衫装束,点缀着她窈窕而曼妙的身材,就这么抱着双手,站在门口。

    她淡然的收回了腿,然后再“高抬贵手”般的抬起抱着的手,敲了敲房门,随即指向陈乐冲庄宇杰道,“那是我学生会的人,我要带走。”

    庄宇杰,“我……”

    任夜舒保持着一贯高傲,目中无人的态度,完也不待庄宇杰发表意见,直接打断对方冲陈乐道,“好了,走吧。”

    “……”

    仿佛对方什么都无所谓,对她的行为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庄宇杰被**裸的无视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顿时气的一下涨红了脸,他是被气坏了……

    而陈乐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很生气是吧,很无奈对吧,这就对了,她当时就是这么赖掉付账的,我当时也是这种心情……

    这女人一贯如此目中无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猎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