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都市猎人 第196章 临时班长

时间:2019-11-30作者:心动可乐

    辅导员这话,很大程度上调动了同学们的积极性。

    这谜题听着有趣,感觉不难,但又不是那么简单。

    这要是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猜出来,感觉会很有面子。

    算是难得的表现机会,给别人留个好印象。

    然后有人问道,“老师,猜对了有什么奖励啊?”

    辅导员就笑笑道,“先猜出来再。”

    “我猜到了啊。”

    “好,你站起来看。”

    随即前排的一个男生就站起身道,“我猜到了,老师是贝多芬的亲戚,那肯定是姓贝,比贝多芬家少一台电视机,我猜是贝少机,就算字不对,音肯定对。”

    “不对哦,坐下吧。“

    辅导员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摇了摇头。

    “好了,下一个。”

    “啊,不对啊。”

    然后,随着对方失落坐下,马上又有人站起来,”那我猜是贝姬。”

    “不对。”

    “贝芬。”

    “不是哦,只要字音对就行,还有人吗?”

    谜题其实挺简单的,总共就两句话。

    因为是贝多芬的亲戚,所以,马上就可以联想到她是姓贝。

    然后那句,比贝多芬家少个电视机,显然的就是名了。

    贺帅也站起来道,“我知道了,他是贝多芬,你比他少一点,你是贝少芬。”

    “不对哦。”

    辅导员摇头。

    “啊不对吗。”

    贺帅顿时也只能无奈坐下。

    其他人又猜了几个,也都没猜对。

    那坐在几人前边的黄瀚也站起来猜了个,“贝夕。”

    也错了。

    那辅导员就得意的笑笑,“哼哼,你们不行啊,想把三千多个常用汉字都猜一遍?那我们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

    “啊,老师,太难了,你就告诉我们吧。”

    那辅导员就假装叹气道,“已经不行了吗,我还想,给你们个的奖励,让最先猜对的人,当个临时班长什么的呢,看起来,你们没有珍惜机会啊。”

    经他这么一,底下的人马上就又来兴趣了。

    毕竟,就算是临时的,那也是班长,一班之长啊,通俗点,就是班级里最大的,这也是不少学生喜欢的,“权力”的味道。

    当然,也有人完全不在意。

    就比如陈乐这样的。

    他觉得普通点就好。

    贺帅,李进,楚隆,陈乐是坐在一排的,几人凑在中间,窃窃私语着。

    “啊,感觉就差一点了。”

    “贝少芬居然也不对,我还以为猜对了呢”

    “会不会是贝多?”

    “我还贝草呢。”

    “真是可惜,猜出来好像可以当个临时班长呢。”

    陈乐就看向楚隆道,“你想当班长啊。”

    楚隆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我其实想当体育委员的,班长,我没那能力拉,因为我过去一直是体育委员啊,大学里就也想当一下试试。”

    陈乐笑笑道,“好,那你就当吧,我支持你。”

    “啊,可我都没猜出来呢。”

    “是贝荷,或者贝禾吧,读音对就行。”

    几人顿了顿。

    贺帅率先表示不解道,“你这个不对啊,既没多,也没少,又没电视机的,怎么就是贝荷了呢?”

    楚隆也表示,“对啊,我还感觉贺帅的更对一些。”

    李进也表示不明所以。

    陈乐笑笑道,“是英文名字,所谓贝多芬的亲戚,是指老师也姓贝,这个很简单,比贝多芬家少个电视机的意思就是,贝多芬是英文beethoven的音译,少个电视机,翻译成英文就是no,tv,的意思。”

    “然后你试着把贝多芬英文名里的no,tv,也就是notv四个英文单词去掉,那就是beehe。”

    “英译过来就是贝禾。”

    几人一听之下一下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要翻英,去掉notv,再翻过来啊。”

    “感觉很有道理啊。”

    陈乐就示意了下楚隆,“快点站起来啊,省的被别人抢走了,把班长降成体育委员老师应该会答应的。”

    “啊,”楚隆虽然想,但还是有些犹豫,“这,这不好吧,毕竟是陈乐你猜出来的,你……”

    “我不当班长,也不要当班委,我这样就好。”

    只要当个普通的,不会引人瞩目,普普通通的学生就好。

    这样陈乐就很满足。

    引人瞩目是不对的,异类是会被排斥的,自己可不要重复初中,高中的生活了。

    “好了,快点吧。”

    “那,好吧,你怎么会不想当班干部啊。”

    楚隆话音刚落,刚想站起来。

    就发现,就坐在几人前一排的黄瀚已经站了起来。

    “老师,我猜是贝荷。”

    “哦,”辅导员略微有些诧异,微笑问道,“怎么?”

    然后黄瀚就用上了陈乐的辞。

    “贝多芬的英译是beethoven,没有电视的意思是no,tv,再去掉这四个单词,就是beehe,所以,老师应该是叫贝荷。”

    “哦,很不错啊,这次倒是很有逻辑性,跟刚刚猜的不一样了呢。”

    因为黄瀚之前就猜了一次贝夕。

    辅导员着,在黑板上写下了“贝禾”两个字。

    “恭喜你,回答正确,我叫贝禾,大家可以叫我贝导,老师,贝贝,或者贝壳都行,随你们称呼吧。”

    这也让所有人对黄瀚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毕竟,全班也就他一个人猜出来了,这自然是很涨面子,很出风头的。

    贝禾完,就指向黄瀚道,“好,你叫黄瀚是吧,那就暂时……”

    只是,她还没完,就被突然站起来的贺帅打断了。

    “等等,老师,这是他从我们这窃取的答案,这不能算,这是陈乐先猜出来的。”

    随着贺帅话落,全班所有人的视线也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贺帅很是气愤的瞪着黄瀚,“你怎么可以偷别人的创意,能不能要点脸。”

    相较于贺帅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黄瀚则是一副从容淡然的模样,微笑道,“创意,这不是老师出的谜语吗,我也只是随便猜一猜啊,难道这么巧,正好跟陈乐猜的一样?”

    其实在贝禾来之前,黄瀚还挺热情,转过来跟几人过话的。

    大家也相互认识了下。

    黄瀚也介绍过,他以前都是做班长的,喜欢跟人打交道。

    他淡淡笑道,“谜语的谜底只有一个,猜成一样的很正常吧。”

    “你少装蒜了,你刚刚就故意把头往后边靠,我以为你想什么,原来你在偷听。”

    楚隆也表示,“我怎么感觉你刚刚有点后仰,原来是在听我们话。”

    陈乐刚刚想楚隆解释时候,也没刻意压低声音……

    听对方当着大家的面这么指责自己,黄瀚也一下眯起眼睛,带点不悦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我也只是偶然猜对而已,如果你们非要是陈乐先猜出来的,那没关系,就当我没好了,希望他下次猜出来之后,能自己站出来,而不是等别人了之后再。”

    黄瀚完,一副气愤委屈的样子,重新坐了下去。

    虽然这一步,等于他主动退出了猜谜环节,放弃临时班长的位置,但在别人看来,反倒更显得他的无辜,以及贺帅等人的无理取闹。

    明明是黄瀚猜的,这几个人怎么这也能闹,太不要脸了吧。

    再加上黄瀚最后一句,“希望他下次猜出来之后,能自己站出来,而不是等别人了之后再”,就很有冤屈的味道,毕竟,一般人猜到了肯定要站起来啊,而不是故意出来等别人偷听吧。

    所以,大家看几人的眼神就不太好了,感觉像是贺帅跟楚隆,为了个班长的位置,故意跟无辜的黄瀚抢,还冤枉人家偷听,害的人家气不过,只能气愤放弃。

    陈乐一看这情形不对,感觉大家看几人的眼神不对劲,连忙拉两人坐下。

    “没事,没事,只是巧合。”

    贺帅跟楚隆两个初出茅庐的高中生,一个没当过班干部,处事比较刚直,一个心中坦率,只做过体育委员,自然不明白话做事的技巧,两人还在为陈乐叫屈呢,并不想坐下,想解释清楚。

    毕竟,明明就是黄瀚偷听了,凭什么搞的像是他们弄错了一样。

    陈乐只能安慰道,“没事没事,让人家自己先猜出来了也没办法,巧合吧,算了吧。”

    陈乐很想息事宁人,因为他对班长压根不感兴趣。

    但贺帅就很为陈乐鸣不平,也受不了委屈,“怎么可能他先猜出来,你看他之前猜的几个乱七八糟的。”

    楚隆也表示,“就是啊,凭什么让啊,我可以不当体育委员,但你猜出来的,就是你猜出来的,为什么要让给别人。”

    陈乐心想,完了,两人有点一根筋,讲义气,感觉事情要闹大了。

    不就是一个班干部吗,自己真不在乎,更不想当。

    然后,那贝禾就看向陈乐道,“是你猜出来的?”

    “……”

    陈乐这是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

    是,这不是要跟黄瀚撕逼,撕他到底有没有偷听吗,不是,这不是卖队友吗?

    一时间,很是纠结……

    他不明白,就一个临时班长的位置,怎么都能吵起来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猎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