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都市猎人 第74章 悲伤的

时间:2019-11-30作者:心动可乐

    陈乐跟着安幼月一路走进房间,解释道,“嗯,有个地方我想看看,我觉得,就算大扫除,也一定扫不到那里的。”

    “嗯。”

    安幼月没有多什么,只是拉着陈乐来到玄关口,然后俯身为他拿过拖鞋。

    其实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期待。

    因为刚丢那会,她已经把家里翻遍了。

    心中明白,照片应该早就丢了才对。

    她只是怕陈乐找不到会失落。

    安幼月很是善解人意的冲陈乐笑笑道,“不要太勉强自己哦,尽力就行。”

    “嗯。”

    话是这么,陈乐其实完全没听进去。

    他就这么带头走在前边,边走边道,“我刚刚就一直在想,以前的话,幼月是不是有睡觉的时候,甚至洗澡的时候,都抱着照片看的习惯呢?”

    “……”

    安幼月想了下道,“好像,还真有,因为当初都是妈妈帮我洗澡的关系吧。”

    安幼月着还有些脸红,随即又有些沮丧的垂下脸道,“我是不是很没用,睡觉不敢一个人睡,洗澡也不会,还要妈妈教很久。”

    “不会啊,我觉得幼月这样就好,而且,能一个人生活就很厉害了。”

    “哪有,你不也是一个人生活吗,我觉得,阿乐才厉害呢。”

    “正是因为我是一个人生活过,所以,才知道一个人生活的辛苦,幼月很了不起啊。“

    “我只是用着爸爸的钱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

    陈乐也不知道该怎么,有些着急的道,“至少在我心中,幼月十分厉害了,很温柔,很善良,对人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我觉得这就很厉害了。”

    “……是,是吗。”

    安幼月再次冲陈乐笑了笑道,“阿乐,你很会安慰人呢。”

    “我没有。”

    陈乐到这,也是顿了顿,就这么停在房间门口,有些沉默的低下脑袋。

    这让安幼月也停住脚步疑惑的看向他,“怎么不走了?’

    陈乐就咬咬牙,抬起视线,直视安幼月道,“幼月,我发现你,经常笑呢,不管何时,都会笑着呢。”

    安幼月愣了下,有些疑惑问道,“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可能是因为,妈妈过,开心是能传染的,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开心啊。”

    “是啊,大家都能开心就好了,没有人受伤的话,就最好了,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样是错误的!这样是,绝对错误的。”

    安幼月被陈乐身上的气势吓到了,很是不解道,“哪里错了吗?”

    “……确实,我也很想一直看到幼月的笑容,我可能,也是被幼月给救赎了,但,不应该这样的,把快乐传给别人,只把悲伤留给自己,这样,是绝对不行的。”

    “啊……”

    安幼月眼神一颤,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陈乐,张了张嘴,想点什么,却又不出话来,“我……”

    “因为,从心理学上来,越喜欢睡觉的人,越是孤单,就像我一样,我知道,自己一直渴望朋友,明明知道就算一直待在教室里,也不会有朋友,却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点的期待,总喜欢在教室里睡着,还去上毫无意义的晚自习,我知道,自己着,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但,我打从心底,还是在期望着的。”

    “……”

    “幼月也是一样,喜欢睡觉的人,心里都很孤单,而喜欢经常笑的人,心中其实是很悲伤的吧。”

    陈乐着,有些难受的再次垂下视线,很是惭愧道,“其实这种事,我早就明白的,早就知道,幼月的笑容中,看着开心,却总给人一种透着心底深处悲伤的感觉,但因为我自己的贪婪与享受,却从不往这里想。”

    “直到刚刚我才明白,这样是不对的,我是真的希望,幼月能打从心底开心,而不是这种带着几分悲伤的笑容,我想,让幼月开心!”

    “……”

    安幼月眨了眨演,很想再像平时那样,露出淡雅恬静中,又带着几分温柔的笑容,但,她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被戳穿假面的丑一样,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她眼神颤抖的,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陈乐,好半晌才声道,“阿乐,你真的跟我不一样,你好聪明的,你完全可以更自信一点,你比大部分人都要更优秀,更聪明。”

    陈乐摇摇头道,“我还差的远。”

    他着,直接越过安幼月,走进房间,快步来到了卫生间。

    然后就这么看着马桶道,“我刚刚在外边,在家里,想了很久,会不会保洁阿姨根本没发现照片,而幼月感觉也不是很会藏东西的样子,总觉得,照片如果还在家里,很可能在一个十分显眼,让大家看到,却又察觉不到的位置,保洁阿姨即使看到,也不会管的位置。”

    “然后,终于想到,就在这里,它一直就在我们眼前。”

    陈乐着,慢慢来到马桶边,伸手到马桶后边的水箱边,轻轻的把那盖子抬了起来。

    “这里有些年代了吧,因为时间久远,也没换过,虽然看起来很新,但保洁阿姨也只会清洁外边的位置,即使大扫除不会选择清洁里边,只要没故障,就不会有人打开。”

    安幼月家这水箱盖的设计是跟里边相连的,单提提不起来,陈乐只能把盖子倾斜过来,让盖子竖起来。

    随着陈乐缓缓的把水箱盖提起,倾斜,安幼月也顺着陈乐的动作,往里边看去。

    在看到那东西的瞬间,顿时惊讶的一下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

    陈乐把手伸到水箱里,缓缓的把里边那长方形镜框般的东西拿了出来。

    “我猜,应该是幼月洗澡时,拿着妈妈的相片,回忆着过去跟妈妈一起洗澡时的样子,然后,外边可能出了什么事,吓的你连忙把照片藏起来,情急之下,就把照片藏到了这里,最后,自己也忘了。”

    安幼月伸手接过照片,喃喃的回忆道,“……是爸爸突然从国外回来,还在外边叫我吃饭,我吓得就……”

    “临时性失忆症吧,人在极度恐慌下,进行的自我记忆封闭保护。”

    “……”

    安幼月双手接过照片,然后颤抖着右手,手指压着睡衣衣袖,在镜框上擦了下,擦去照片上的水渍。

    这也让她再次清楚看到了照片里的全家福。

    那是在一个晴朗天空下,一家人在院子里照的照片。

    的安幼月,骑在脚踏车上,妈妈在后边心的帮她扶着脚踏车,冲着镜头露出了温柔而灿烂的笑容。

    那是一个金发的超级大美人,脸型跟安幼月还有些像。

    而安幼月那英俊的父亲,则就站在一边,抱着双手,看着这对母女俩,虽然脸上还带着几分威严,眼神中,却是流露出几分柔和的笑意,给人一种十分幸福的感觉,就这么看着两人,感觉,那时候是个很阳光,和蔼的父亲呢。

    这是一张十分温馨的全家福。

    安幼月肉嘟嘟的脸上,也带着明快而爽朗的笑容,那是仿佛阳光般灿烂而美好的笑容,与现在有着很大区别。

    “……”

    安幼月就这么愣在原地,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照片,然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嘴角渐渐牵扯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这笑容,马上又被更大的悲恸所吞噬,眼眶一下就湿润了,眼泪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滴落到镜框上,发出滴滴答答的清脆响声。

    然后又从镜框,滑落到地上,溅起令人心碎的水珠,……水珠也滑到了陈乐心里,让他也难过了起来。

    随即,泣变成了大哭。

    “呜,妈妈……呜哇~~~”

    安幼月就像孩子一样,蹲在地上,抱着照片,仿佛要把心理压抑着的情感,全部宣泄出来一半,张着嘴,嚎啕大哭了起来。

    那哭声,是那么的悲痛而响亮,一下下,撞击着陈乐的心房……

    一时间,陈乐也是心痛的难以呼吸。

    他明明以为找到照片,安幼月应该会开心的,却没想到,反而把人家弄哭了。

    还是哭的那么难过,那么悲伤……

    陈乐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看了安幼月好一会儿,终于察觉出,安幼月需要的,其实并不是照片,自己并没能帮上忙。

    他也没有再多什么,最后看了眼,仍在哪哭泣着的安幼月,然后,低着头,默默的走了出去,离开了房间,也离开了别墅。

    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独自行走在漆黑的夜幕下,仿佛一匹受伤的孤狼……

    原地则只留下安幼月一个人,蹲在地上,抱着照片,还在那痛哭的悲伤身影……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猎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