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都市猎人 第49章 掉水里了

时间:2019-11-30作者:心动可乐

    食堂里,陈乐坐在一边,苏莹,安幼月跟周海燕则坐在他的对面,一起吃饭。

    安幼月是故意留下来陪陈乐一起吃饭,而苏莹跟周海燕则是留下来陪安幼月。

    苏莹看着陈乐,很是紧张道,“你怎么可以那么对老师话,你不怕挨骂啊?”

    陈乐笑笑,“我不管怎么对老师话,都是要挨骂的。”

    他很清楚,这跟怎么话,其实没什么关系。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太弱了。

    在老师眼中的“弱”,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学习成绩太差吧,人家可能还巴不得自己退学呢。

    周海燕就看了陈乐一眼,声问道,“你是认真的,真想考京都啊?“

    “对啊,我还以为你昨天开玩笑的呢。”

    苏莹表示无法理解,“那个怎么可能考的上啊。”

    她也是班级里常年前10,高三十个班,她偶尔也能考进年级前100,考个一般的985她觉得问题不大,但也不太敢想去考京都。

    “嗯,试试吧,”陈乐无所谓的笑笑,“不试试怎么知道,考不考的上呢。”

    “虽然,这么也对了,但是都快高考了啊……”

    意思是,现在开始努力也来不及了。

    安幼月声接了句,“陈乐可是咱们江南中考状元哦。”

    “咦,骗人?”

    “不会吧?”

    两女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怎么知道?”

    安幼月微笑解释道,“我问过老师的,老师,这很平常的,中考状元一般都会来我们学校,但初中考的好的,高中很大一部分反而会掉下来,前几届都是这样,反而初中特别差的,高中有些都特别厉害。”

    “但我觉得陈乐是很聪明的,只要肯学,肯定能学好的。”

    安幼月冲着陈乐露出了几分人畜无害的善良笑容,算是对陈乐的鼓励。

    “嗯,我会尽力的。”

    陈乐觉得安幼月真是太善良,太可爱了。

    “还有就是那个……月月,那个……”

    陈乐当着两人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道,“还是叫幼月吧。”

    他觉得这样比较正常,月月听起来有点跟情人之间宝贝,宝贝似的,感觉两人关系还没到那么近,怪不好意思的。

    安幼月微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叫你乐吧。”

    意思是对方叫名字不带姓,自己也应该这样。

    着,自己脸也有些微微泛红,总觉得,单叫一个“乐”字也很亲昵。

    陈乐了句“好”,再次问道,“就是能不能麻烦你把过去的试卷借我看看?我很多,都没改答案,是错的。”

    至于同桌刘程,也是完全派不上用场,那家伙成绩也很一般。

    安幼月爽快回道,“当然没有问题啊,你要哪科的?哪些试卷?”

    “全部!我都想看看,看完就会还你,很快的。”

    “……嗯,好,我在家里有把试卷整理出来的,晚上来我家看吧。”

    “太好了,谢谢你。”

    “不用客气的!”

    安幼月属于一丝不苟的好孩子,会很认真做笔记,整理学习资料,做好一些备注。

    有她的学习资料,对陈乐是有很大帮助的。

    周海燕一直盯着陈乐看了30秒,弱弱的了句,“总觉得,陈乐跟之前有很大不一样。”

    苏莹深表认可,惊讶道,“是吗,你也这么想是吗,我也这么觉得,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而且,居然都不迟到了。”

    安幼月也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陈乐摸了摸后脑勺,有些茫然,“……我吗,我没感觉啊。”

    苏莹摆摆手道,“换以前,你哪敢这么跟老师讲话,而且,总觉得你整个人都变了好多,好像,比以前开朗了,话也更……更……”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

    总觉得陈乐改变挺大的……

    这其实也是当然的,从死亡的深渊里爬出来,是个人都会有很大感悟。

    死亡是最磨炼一个人的意志跟思维的。

    而杀气,又是最凝练一个人的精气神的。

    一般人我们她没有气质,其实就是精气神不够凝聚,那些有气质的人,一眼看过去就会感觉不一样。

    就像陈乐现在这样。

    眼睛里蕴含着光芒,且特别的自信,敢,敢做。

    因为他经历过死亡,他感受过自身,他人的杀气,而他拼命努力活了下来。

    他现在越发的热爱生命,爱护自己,也爱护他人,又因为知道自己可能一年后就会死,所以,放的比较开。

    一个人要连死都不怕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几人能明显的从陈乐身上感受到他的改变。

    如果凤凰是浴火重生,陈乐现在就是“浴死重生”。

    “死亡”这东西,只要经历过一次,很多东西都会豁然开朗……

    中午吃完饭,陈乐既没回家,也没找草地睡午觉,而是直接回教室开始看书学习了。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学习的时间够不够,总之,先把时间利用起来再。

    陈乐已经很久没认真学习了,之前学习对他而言并没有用,他进高中仅仅是为了躲避“家里”,然后,也做好了,高中一过,成年后就安心工作赚钱的打算。

    现在是久违的再次努力学习……

    陈乐并不知道的是,因为他早上“大出风头”的事,已经惹的某人尤其不爽了。

    之前王子辰,就因为投票选举的事,感觉自己很丢脸,本想报复下陈乐。

    但看王磊那个蠢货已经替自己去做了,他也就懒得管,就想着坐山观虎斗,让这些个狗咬狗,一嘴毛。

    想不到,陈乐早上又搞那么一出,公然跟班主任叫板,还要考京都大学,顿时就成班级里风云人物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甚至回寝室休息的时候,大家也都在讨论陈乐的事。

    言语之中,少了平时的那种明显的鄙视,多了几分佩服的感觉。

    虽然感觉陈乐有点犯蠢,但敢这样公然叫板班主任,基本是高三每个学生的愿望。

    这自然让王子辰很不爽,一个吊车尾,就因为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就出风头了。

    自己可是每次考试,都是班级里前5的,是老师的得意门生。

    怎么没人来夸自己。

    王子辰虽然是个温室里的花朵,但他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会社交,会笼络人心,更会花钱。

    他一直记得自己老爸对他的唯一教训。

    “儿子,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花钱买不到的。”

    “花钱买不到时间?加钟不都按时间算吗。“

    “花钱买不到爱情?三,秘书,情妇,不都花钱买的吗。”

    “花钱买不到快乐?那是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快乐,你越花钱,就会越快乐。”

    “别人的人生需要学习怎么赚钱才能成功,而你,只需要学习怎么花钱就能成功。”

    王子辰认为自己是成功的。

    他只是随便花点钱,请两个表面是自己朋友,实际上他认为只能算是自己“马仔”的同学,中午请他们吃了一顿,再一起随便聊了聊陈乐的事。

    言语中暗示看陈乐很不爽,那两个马仔顿时就附和着,“是啊,我也早看他不爽了。”

    “那个傻逼,凭什么跟安幼月处对象啊。”

    然后再稍加引导,两人就主动表示,肯定给陈乐难堪,让他丢脸。

    甚至,都不需要王子辰特别开口。

    当然,王子辰也答应下次去ktv,他请客,让他们吃好,玩好。

    所以,在下午的第一节课后。

    陈乐在课间看了会书,就起身去上厕所了。

    他刚走出教室门,马上就有两个人跟在他后边,一起过去了。

    然后随着陈乐走进厕所最里边的隔间,那两人就用棒子,把隔间跟窗户口给连在一起,卡住了。

    陈乐推了几下隔间,发现推不开。

    就听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

    外边两人拿着水桶朝着隔间上边,倒了出来。

    只听一阵“哗啦啦”的水声,陈乐被困在里边,在躲无可躲的情况下,被从天而降的两盆水,淋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然后那两人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这也是,王子辰帮他们一开始就制定好的计划。

    陈乐连是谁干的都不知道。

    他就这么一脸淡然的表情,也不管浑身已经湿透,在外边两人跑掉之后,又伸手推了几下隔间门,发现还是推不开,就轻轻一跃,双手抓着隔间门上沿,硬是靠着自己的力量从上边爬了出来。

    自然,他爬出来的时候,上课铃早响过了,都已经上课三分钟了。

    随着陈乐来到教室门口,教室里也马上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哈哈哈。”

    “哈哈哈,看陈乐。”

    “这是怎么了,掉湖里了?’

    “哈哈哈,真惨……”

    那物理老师程柏有些茫然的看了看陈乐,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不心摔了一跤。”

    “……”

    陈乐的头发已经湿透,身上衣服也是湿漉漉的,裤脚还在滴水,看起来跟水里刚爬起来的水鬼似的。

    但他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

    只是一脸淡淡的问了句,“报告,我可以进来上课吗?”

    程柏还有些茫然,但是点了点头。

    陈乐就平静的走了进去,只是,与往日从讲台后边直接过去,然后从三组跟四组中间,一路走下去,来到教室角落坐下的方式不同。

    陈乐这一次,是先走进教室,从一组跟二组中间的走道,一路快步走了过去。

    甚至在教室门口还掉了一块钱硬币。

    然后有人了句,“陈乐,你钱掉了。”

    陈乐一直走到一二组末排,然后又调转回来,来到教室门口,把自己刚刚不心掉的一块钱捡起来,再从讲台后边走过,这次是从三组跟四组中间的过道,走了下去。

    又一直走到末排,这才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台上的程柏问道,“老师,请问一下,校规里有,往别人身上泼水,要受什么处罚吗?”

    那程柏愣了下,有些困惑的摇了摇头,“好像……没有!你难道……是被欺凌了?”

    “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陈乐着,就这么在自己座位上坐下了,一脸平静的微笑道,“老师,时间宝贵,赶紧上课吧,别因为我耽误大家学习。”

    “……哦哦。”

    程柏应了声之后,才感觉,自己干嘛听他的?

    可总觉得,陈乐跟以前有很大不同,身上好像透着一股强大的魄力,这种魄力,他从没在一个高三的学生身上看到过。

    而且那眼神,感觉有点过于锋利了……

    而陈乐,依旧一副自然的表情,拿起书本就开始低头看书了,仿佛他身上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猎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