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1253 布局开始48.0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www..,最快更新嘉平关纪事 !

    接下来的几天,众人都异常的忙碌,本来说回家之后能好好休息几天,可各种各样的消息纷至沓来,让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休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他们丝毫不敢松懈,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大家都想着,在大战来临之前,多做一些准备、多做一些计划,让自己有备无患。

    耶律兄弟的消息不负众望的来了,沈茶看到他们的回信里面说明的情况,与自己预料的基本相符,稍稍松了口气,看到耶律兄弟也在为马上打响的这一场大战在做准备,她感觉肩上的担子也轻了不少,但她对耶律兄弟的警惕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减少,事实上是,对于辽也好、金也好,她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所谓的同盟也是眼下利益需求而不得不在一起的,等到他们各自的目的都达到了,这个同盟就会随风而去,彻底的成为泡沫。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沈茶一直坚信不疑的,她能做的,就是在她短短几十年的人生里,能为大夏多争取一些太平的时日,尽可能的为大夏的百姓减少战乱、灾祸的可能。

    耶律兄弟的消息来之后的第二天,他们又收到了来自完颜小妹的求救信,沈茶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的求救,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像以往那样马上回绝或者置之不理,而是把求救信封好,连同自己这些天梳理好的关于宜青府、完颜家的消息交给影十三,让他一并带入西京、送到皇宫,呈交给宋珏。如果宋珏看完这些能答应完颜小妹的请求,她就不再拒绝了。

    当然,这一来一回的时间肯定短不了,沈茶传信给阿飘,让她安抚好完颜小妹,现在已经是对峙的胶着状态,谁先慌乱,谁一定会输的。

    做好了这一切,沈茶才腾出空来处理沈家军的某些小问题。

    离开嘉平关城几个月,沈昊林和沈茶还是更在乎沈家军的操练,每天天不亮就去校场盯着,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发现了问题就马上指出来。这不是说他们对薛瑞天、金菁、沈酒的不信任,而是要营造出一种氛围,让将士们不要掉以轻心,一点松懈都不能有。

    薛瑞天和金菁、沈酒对于沈昊林、沈茶这样的行为,不仅不觉得冒犯,反而乐得当甩手掌柜的,他们巴不得这几个人亲自坐镇大营,立立威、立立规矩,同样也盼着有些不开眼、不知死的小崽子自己送上门给大帅、大将军当筏子,上演一出杀鸡儆猴的好戏。

    不是薛瑞天、金菁、沈酒心思太过于阴沉,喜欢算计手底下的这些将士,实在是他们手底下有不少喜欢蹬鼻子上脸、给点好颜色就开染坊的小混蛋,不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疼,不让他们长长教训,他们下次还得上房揭瓦。

    “咱们不是分工挺好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你们负责冷若冰霜,我们就负责如沐春风。”对于沈昊林、沈茶投来的死亡瞪视,薛瑞天一点都不在乎,掀开大帐的帐帘,看看外面整整齐齐排成两排、手捧着五十斤铁棍正在扎马步的兵士,轻笑了一声,“早就警告他们,不要有任何的侥幸,不要觉得大帅、大将军不在,就可以恣意妄为,再继续下去,早晚会被罚的。可惜,他们不听,非要挑战不可能。”

    “小天哥,怎么感觉你有点幸灾乐祸?”

    “就是幸灾乐祸,不用怀疑。该说的话,我和小菁都已经说了,他们不听就是他们的事儿,现在被罚了,那就是他们自己作的,自己受着吧!”薛瑞天放下帐帘,回过神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伸了一个懒腰,“不过,你们看了这几天,是不是觉得我们管的还行?”

    “整体水平维持得还不错,弦儿都绷得挺紧的。”沈昊林喝了一口茶,淡淡的扫了一眼薛瑞天,“不过,有不少年轻的小孩,越来越没规矩了,这也是你们的责任。”他轻轻一挑眉,“回去之后,记得去祠堂。”

    “是的,国公爷!”

    看到金菁和沈酒偷偷的笑了两声,沈昊林朝着他们扬扬下巴,“你俩别笑,跟着一起去跪。”

    金菁和沈酒瞬间变脸,委屈巴巴的蹭到了薛瑞天的身边,三个人紧紧的抱成了一团。

    沈茶刚刚喝了药,嘴里正苦着,左看看、右看看,桌上也没有什么可以甜嘴的,正发愁呢,一颗粽子糖塞进了嘴里。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很淡定的收回手的沈昊林,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是不是累了?脸色不太好。”看到沈茶的脸色有点发红,沈昊林微微一皱眉,拉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又摸了摸沈茶的额头,“有一点点热,是不是觉得有点难受?”

    “有一点点。”沈茶用帕子捂着自己的嘴,打了个喷嚏,“可能是刚才出了汗、又吹了风。再加上这几天没怎么睡,反应有点大了。兄长不用担心,刚刚喝过药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没有问题,不是你说了算的。”沈昊林看向站在大帐门口的影八,“去府里请苗苗过来。”

    沈酒在听到兄长说姐姐脸色不好的时候,就小跑到沈茶的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干嘛?没事的!”

    “姐姐。”沈酒拉着姐姐的手,“你能不能稍微歇几天,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好,听你的。”沈茶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很好笑,伸手揉揉他的头发,“不用担心,要真的是病倒了,也是预料之中的。之前在西京的时候,就有几次苗头,用药给生生的压下去了。因为那不是在家里,要是真的病了,会非常的麻烦的。”

    “总用药压下去也不行,会越积越多的,积到药压不住的时候,就很麻烦了。”薛瑞天和金菁也走过来,很担忧的看着沈茶,“终归是要让它彻底的发出来才好,不至于积累成大麻烦,是不是?幸好现在不算太忙了,你也能松口气好好歇歇。”

    “苗苗也是这么说的,这几天她也防备着这一出,正忙着给我备药。”沈茶点点头,越来越觉得头很沉,热度慢慢的往上升,身体却越发觉得冷了,忍不住往沈昊林的方向靠了靠,感觉到自己兄长紧紧搂住自己,她露出了一抹苦笑,“病来如山倒,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