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217章 我也爱你......们!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明天?”秦正微微一皱眉,“明天是初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公主成亲的日子,这样不太好吧?”

    “也没什么不好的,普天同庆嘛!”宋其云和沈昊林、薛瑞天、沈茶交换了一个眼神,他接过梅竹递过来的帕子擦擦手,笑呵呵的说道,“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母后曾经说过,寻常百姓家里专门选择皇亲贵族成亲那天也办喜事,就是为了要沾沾喜气儿。咱们也就是要办个家宴,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这个家宴在明天进行很合情合理呀!”金菁指指薛瑞天,又指指宋其云、夏久,“皇亲国戚,公主成亲,他们也要办个宴会,远远的祝贺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不对?”

    “就是,就是!”薛瑞天附和道,“就定在明天了,那个小竹!”他朝着站在一边充当背景板的梅竹招招手,说道,“去通知各位将军,明天晚上来国公府参加宴会。”

    “等会儿!”秦正板着一张脸,鹰一般锐利的目光在几个孩子的脸上慢慢的扫过,“你们……这一唱一和的,很奇怪啊!说吧,你们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前几天还说,公主成亲的日子不方便举办家宴,今天又改变主意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公主的亲事出了什么问题?”

    “师父,今天都初四了,要是真的出了问题,陛下早就派人来送信。或者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为了不影响我们过年的心情,暂时压下来的。当然,这都是我们的猜测,不能做数的。”沈茶轻咳了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继续说道,“我想要改变一下原来的计划,其实是跟公主的婚事没什么关系,就是我们想着再过两天,各位将军恐怕都在忙着训练手下的兵士。虽然没有公布最后的规则,但今年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这次是有甜头的。”

    “是啊,不单单是兵士们想要进入前军,某个、某几个有自己小算计的将军,也是有这个想法的。”薛瑞天一挑眉,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个机会了。”

    “哦,明白了!。”晏伯点点头,看看宋其云,又看看夏久,“两位郡王爷心里还是惦记着要进先锋营。”

    “是啊,是啊!”宋其云和夏久很配合的点点头,“有这个机会,自然是要争取一下的,对不对?我知道皇兄和母后都不赞同我们的这个想法,但不赞同不代表反对,那就有回旋的余地。再说了,人嘛,还是要有一点追求的,对不对?”

    “说的好!”晏伯很赞同他们两个的观点,“不过,你们虽然是副将,想要参加、赢得这次的比武,也不太容易呀。这次大比武的规则跟以往不一样,不是你们打打擂台就行的。你们想要走到最后,成功进入最终的比试,还是需要下一些工夫的。首先你们要找到自己的同伴,然后,在你们自己要变强的同时,你们的同伴跟你们的水平保持一致。”

    “是这样的。”宋其云点点头,“我们允许差别,但不能差的太远。如果只有我们进入最后的比试,我们的队友没有的话,那这个比试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一摊手,“毕竟,这次看的是团队,又不是个人。如果我们和同伴们一起进入最后的比试,一起进入前军,那才是真正的赢。”

    “说得很好,否则,你们改变这一次大比武的规矩,就是去了原本的意义。”晏伯拍拍秦正的胳膊,“老秦,不要疑神疑鬼的,我觉得孩子们的话很有道理。”

    “好吧,明天就明天吧!”秦正仔细的想了一下,觉得孩子们的说法也是成立的,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了。

    秦正不再继续下去,屋里的几个小孩松了一口气,这关算是暂时通过了

    “改到明天了,你们有什么打算?”秦正看看沈昊林,看看自己的宝贝徒弟,“还有,去告诉那些来参加家宴的将军们吧,免得他们来不及准备就不好了。”

    沈茶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从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所有的人都看向门口,就看到金苗苗抱着莫凯、身后还跟着已经梳洗过的李宇、张京冲了进来。

    “哎!”金菁看到自己妹妹这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后面是有敌兵追你啊,还是有野兽跑进国公府了?不就是吃鱼嘛,至于跑成这个样子?”金菁伸手接过金苗苗抱着的莫凯,还坏心的掂了两下,“小凯,还认得我是谁吗?”

    “是小菁叔叔!”莫凯伸手搂住金菁的脖子,瞪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说道,“对不起,之前让大家担心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了!”金菁摸摸莫凯的脑袋,把他放在金苗苗身边的坐垫上,“骑马就是骑马,不许胡乱瞎闹。今天要不是红叶,你就被马踩死了!”

    “我知道了!”莫凯点点头,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偷偷摸摸的瞄着秦正和晏伯,“等我好了,我就跟两位哥哥一起去打扫马厩。”

    “很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沈昊林很严肃的点点头,“行了,你们认了错了、领了罚,这件事情就暂时过去了,以后不要再犯了!”

    “是!”三个小孩同时说道。

    “吃鱼吧!”沈茶看里面有一条鱼是清蒸的,坐起来把它摆在了秦正和晏伯的面前,说道,“师父,明天是初五,按照习俗是要吃饺子的。我想着今年师父回来了,跟往年是不一样的,咱们国公府和侯府的饺子,大家一起包。家宴除了饺子之外,剩下的菜品都由苗苗来负责。大家现在的状况都不太一样,有的人什么都可以吃,有的人需要忌口。这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你都是很清楚的。”

    “没有问题,包在我的身上!”金苗苗大口大口吃着烤鱼,以茶代酒还跟红叶碰杯,“两个府邸加几位将军,我们要准备不少的饺子呢!”她看看宋其云,看看夏久,“你们两个明天可以过来帮忙吗?”

    “我们不能,轮到我们去巡逻了。”宋其云和夏久同时摇头,“不过,小酒和子昕,还有秋家兄弟可以。他们今天巡逻了,明天就休息了,一大早就可以过来帮忙的。”

    “那就好!”金苗苗很迅速的就解决掉了一条鱼,很满足的摸摸肚子,“那么多人的饺子,我和小膳房的这几个人,可是忙不开的。光指着我们,估计半夜也吃不上了。”

    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鱼,所有的人都表示今天晚上不想吃晚饭了,沈茶摸摸自己有点小鼓的肚子,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事,消化掉这多半条的烤鱼。

    把秦正和晏伯送回了他们的院子,沈茶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拉着沈昊林去了马厩,拉出了追风和踏雪,两个人向马场疾驰而去。

    “从喝药的那天开始,我发现身体变得轻盈了,精神也变好了。”沈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大师就是大师,以后怕是没有人能超过他了,看来我的旧疾真的痊愈了。”

    “你知道?”沈昊林一挑眉,“你怎么会知道的?”

    “当然啦!”沈茶朝着沈昊林笑笑,努力的追上他的速度,“大师圆寂前,特意找了我去,就是跟我说这个的。要不然,我那么讨厌喝药,为什么会一直都在坚持呢?”

    “很乖!”沈昊林点点头,稍微放慢了一下速度,轻轻拍了拍追风的脑袋,“我的宝宝终于可以摆脱多年的病痛,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块石头总算是可以落地了。”

    “兄长,你只有二十来岁,怎么说话的口气、说话的内容都跟师父和晏伯似的?都不像你了。”

    “因为我们都希望你一天天的变好呀,因为我们都很爱你的!”

    “嗯!”沈茶点点头,朝着沈昊林一笑,很认真的说道,“我也是,我也很爱你......们的!”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