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209章 利与弊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大骗子?不不不,怎么能这么说我呢?这个称号太不友好了!”金菁把夏久从地上拽起来,看他一脸苦大仇深的瞪着自己,忍不住笑道,“我怎么骗你了?是骗了你的人,还是骗了你的钱啊?”

    “你骗了我的感情!”夏久扁扁嘴,“枉费我对你那么好、那么的信任你,你居然这么对我!”

    “诶诶诶,我的郡王爷呀!这样的话可不敢乱说,传到陛下耳朵里,非得要了我的命不可。”金菁赶紧捂住夏久的嘴,“跟你过了小两百招都没出汗,被你这句话吓得我是满身大汗。”

    “该!这就是报应!”夏久拍掉金菁的手,“你以前跟我打了那么多次,是不是都没有用全力?”

    “这个……”金菁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三成左右吧,有的时候多点,有的时候少点,主要是看你的情况而定。”

    “三成!”夏久冷哼了一声,“合着这么多年,你都是在哄着我玩呢!真是太伤感情了,你说说,我以后还怎么信任你呢!”

    “怎么能叫哄着你玩呢?我是不想打击你的信心。咱们沈家军的这些年轻的将军,功夫都差不多,小云、小酒、你,还有子昕算是第一梯队的,其他的那几个,还不如你们呢,都没有资格跟我打。”金菁拉着他走向沈昊林、沈茶几个人,“你们要觉得自豪才对,而不是指责我骗了你们。”

    “就是骗子,说什么都是骗子!”夏久伸出手,狠狠的掐住了金菁的腮帮子,“捏死你!”

    “别这样,别这样!”金菁抓住他的手,揉揉自己的腮帮子,“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

    “还能有什么,就是我懒呗!”

    “可不是懒嘛!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天底下能跟我这么合拍的,就小菁菁一个人了!你可别给我掐坏了,要不你哥以后就孤独了。”薛瑞天看到他们两个过来,往旁边蹭了蹭,给俩人留出了地方,“久久,刚才你们选小菁菁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你这就是马后炮,刚才干嘛不说?”

    “说了你会听吗?你们两个就惦记着回西京,我要劝了你,肯定会认为我阻碍你们,我才不干这种傻事呢!”薛瑞天一挑眉,“这家伙因为太懒,平时跟你们打,都是随随便便比划两下,不会太认真的,不是昊林、小茶、以及你们表哥我这种水平的,他基本上不会太重视的。”

    “这话说的,我们这种水平的又怎么了?我们也是很努力的,好不好?”夏久不跟这帮坏家伙坐,跑到宋其云的身边坐下,对这几个坏哥哥怒目而视,“现在想想,刚才的前半段就是遛着我玩呢,对不对?我当时就想,打了好几十招,都不还手的,而且,还特别的轻松。合着就等着看我出丑呢,是不是?”

    “诶诶诶,不要这么想我啊,我只是懒,顺便看看你最近练功练的怎么样,并没有成心针对你而已。”金菁一脸无辜的看着夏久,接过薛瑞天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又继续说道,“而且,我是个军师,军师是什么?是靠脑子吃饭的,功夫一般是理所当然的。你们不一样,你们是将军,一旦战事发生,就要披挂上阵的,功夫太烂,就是对自己的性命、手下兄弟们的性命以及全城百姓的性命不负责任。”

    “也不算看你们出丑,就是让你们长一长教训,隔长不短的打压你们一下,免得你们太过自以为是,免得你们的尾巴翘到天上去了!既然选择从军,就要接受这样的方式。”薛瑞天轻笑了一声,“我刚才看了一下,久久的功夫长进了不少,但离我们前锋营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少拿这种话糊弄我们了,就算真的有要求都是现琢磨的!你们就从来没有想过把我们调过去,算了,我们是懂事的好孩子,可以理解你们的苦衷。”宋其云给自己递了一杯水和一碟点心放在夏久的跟前,“不过,菁哥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郡王爷,咱们军师可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呀,不单你们有战功册字,他那战功册子也是有厚厚的好几本呢!”梅林和梅竹拿了大家的午饭,回到暖阁就听到宋其云的感慨,笑呵呵的说道,“那些战功也是上战场真枪真刀拼杀出来的,杀了不少的辽人、金人呢,一点都做不了假的。”

    “你们平时的关注点从来没有放在小菁哥的身上而已,心心念念的想要打败我、打败兄长和小天哥。”沈茶站起身来,把大家的桌子都摆好,帮着梅林和梅竹将食盒里的饭菜都摆出来,一边摆一边说道,“再加上小菁哥就是懒,能不出手就不出手,能不上战场就不上战场。”

    “我一个出谋划策的军师,跟你们这些将军抢什么战功啊?”金菁打了个哈欠,接过梅林递来的饭碗,“再说了,上一次战场多累人,盔甲好沉的!”

    “懒死你算了!”沈昊林送了金菁一个白眼,“你呀,就适合变成一棵树,天天享受着阳光的照耀、雨水的滋润就可以了!”

    “诶,还是国公爷了解我!”金菁笑眯眯的点点头,“这就是我的期望啊,如果有来世,我还真是希望自己能托生一棵大树,那日子过得才是最幸福的呢!”

    “听到了吧?都懒成这个样子了,被你们忽略掉也是可以理解的。刚才我就说了,如果他认真起来,我、兄长、小天哥都不见得能在他那里讨到什么便宜。”

    “小茶,小茶!”金菁挥挥爪子,“过奖了,我没有这么厉害的。”他看看宋其云和夏久,“别听小茶胡说。”

    “我看小茶姐姐不是胡说,你就是真人不露相。”看到沈昊林和薛瑞天拿起了筷子,夏久也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说道,“我主动来挑战你,也是自不量力。”

    “挑战比自己厉害的人,并不是自不量力,可以通过这个来提高自己的能力。我等着有一天,你可以让我认真起来,在我认真的时候,可以打败我。”金菁看看自己面前一小碟的清蒸鱼肉,拿起来递给沈茶,“小茶,你现在比较适合吃清淡的,这个鱼给你吃。”

    “谢谢小菁哥!”接过清蒸鱼肉,沈茶把自己面前的那份烤羊肉递了过去,“我现在吃药,不能吃这个。”

    “刚才就想问你们,是不是小五和十三来过了?”把两份烤羊肉合在一起,金菁夹了一片肉放在嘴里,看看沈昊林、沈茶,看看薛瑞天,“他们干嘛来了?匆匆忙忙的来了,又匆匆忙忙的走了,本来,我还想着再刺激小云和久久一下,让他们两个跟小五和十三比一场。”

    “是这么回事!”薛瑞天早饭吃的有点多,现在也不是特别的饿,他让沈昊林和沈茶先吃饭,自己跟金菁仔细的解释了一下,“你觉得咱们答不答应?”

    “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都不是咱们能做决定的。这个会面关乎于一个国家和所属百姓的生死存亡,必须由陛下来做决定。”金菁叹了口气,轻轻的摇摇头,说道,“陛下也要好好的权衡一下,不过……金国要是没了,对大夏、对辽都是一件好事。”

    “金国就是个搅屎棍,搅合得边关乌烟瘴气的。”宋其云冷笑了一声,“没有了金国,我们跟辽之间的矛盾也会减少、战事也不会那么的频繁了!”

    “话说的不错,但别用那么恶心的词,好不好?”薛瑞天扔了一个橘子给宋其云,“马上就要吃饭了,你这是打算用这种方法来报复我们,让我们吃不下饭,把好吃的东西都吃光吗?”

    “嘿嘿,被发现了,还挺不好意思的!”宋其云坏笑,“菁哥,琢磨什么呢?”

    “我是在想呀,耶律尔图是不会放掉金国这块送到自己嘴边的肥肉的,从完颜喜去临潢府求助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两个月的时间了,他终于做出了决定,要联合我们,彻底灭掉金了。”

    “耶律尔图的野心呐,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沈昊林点点头,看沈茶跟梅林询问秦正和晏伯的行踪,转头跟薛瑞天、金菁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大家都有这个心思,但不能蛮干,人家老老实实的在解决自己国内的麻烦,咱们二话不说就打人家,不太合适。”

    “对!”薛瑞天点点头,“现在就欠缺一个合适的机会,就看看完颜宗城和完颜喜这对擅长作妖的叔侄,谁能率先搞出一点动静来。”

    知道师父和晏伯已经用过了午饭,出门遛弯了,沈茶一皱眉,小声的问道,“身边可是有人跟着?”

    “有的,将军!”梅竹点点头,“侍卫和暗影都跟着呢,而且,他们跟我们说,不走远了,就在附近随便的逛一逛。”

    “那就好!”沈茶放了心,转回身来就听到了沈昊林和薛瑞天的对话,她拿起筷子,笑道,“耶律尔图也没有打算蛮干的意思,那个人思维缜密,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思前想后才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而且,还要跟我们联盟,一起灭掉金。这说明了什么?”沈茶吃了一块鱼肉,觉得非常的鲜美,又夹了一筷子喂到沈昊林的嘴里,看到他吃下去,问道,“好吃吧?”

    “嗯!”沈昊林摸摸沈茶的头,“他联合我们,是因为以辽目前的这个情况,根本就没有能力独吞金,如果他有招,才不会愿意分我们一杯羹呢!”

    “没错。”沈茶点点头,又往沈昊林的嘴里塞了一块鱼肉,“而我们跟辽的情况基本上差不多,就算拿下了金,把金变成了我们大夏的一部分,实话实说,我们也没有能力和精力去管那么一大片的土地和百姓。”

    “对,力不从心!”

    “为什么呢?”宋其云和夏久眼巴巴的看着四个人,“为什么会力不从心?”

    “你们想呀,首先,独自拿下金国,是不可能的。咱们沈家军只有二十万人,一部分人要留守嘉平关城,防止辽人抄我们的老巢和后路。另外一部分人去攻打金国,实力就稍微弱了一点,打到一半的时候,就很有可能会出现各种供给都不足的情况了。”

    “这个很有可能。”宋其云点点头,“以前我们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没错,再加上,金国有一部分的国土与辽国接壤,他们看到情况不妙,凭自己的实力不能将我们赶走,势必要向辽国求助,你们觉得耶律尔图会不会借着帮金人打走我们的旗号,借机入侵金国、占领那一部分国土?再或者,耶律尔图假意答应他们的请求,然后暗中派人跟我们结盟,设定一个我们都可以认同的、新的边关线,把金国一分为二,夏、辽各占一部分。”

    “那……这个结局跟我们事先会面、商量怎么对付金的结局并没有任何区别呀?”宋其云摸摸下巴,看夏久的酸菜肉没有动,伸过去夹了一筷子,“那还不如事先商量好呢,就不用那么大费周章了!”

    “说的没错,耶律尔图也相信,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就去攻打金国,所以,送了一封信过来跟我们约请会面。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们真的能占领金国全境,战后的安抚和扫清完颜家族及其拥趸的琐事会非常的多,也许我们面临的不仅是完颜家族的反抗,金国其他大姓贵族以及很多百姓也是会对我们产生反抗、抵触的情绪的,他们的这种情绪,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多而且是难以想象的大麻烦的!”

    “小茶姐姐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宋其云点点头,“这么多年,我们跟金都是死敌的关系,一旦我们灭了金国,百姓也好、贵族也好,都会把我们当成入侵者的,凭我们这点人,又要照顾着金国全境,又要看好嘉平关城,确实是非常的不容易。”

    “再加上还要面临辽国的骚扰,那就是乱上加乱,会把我们拖入一个很可怕的境地的。”沈昊林叹了口气,“这也是我们一直不愿意介入金国事物最主要的原因,当然,如果金国有人作死……同时激怒了辽、金,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还是很容易的,毕竟金国有两个作妖小能手,一个完颜宗承,一个完颜喜。”沈茶喝了一口汤,“就看他们两个谁先动手了!”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