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203章 使坏的沈将军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沈昊林和沈茶基本上可以算是棋逢对手,斩马刀和乌金长鞭都属于长兵器的范畴,于长短而言,两个兵器势均力敌,并不存在所谓的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的这个说法。而长鞭的灵活性其实远胜于斩马刀,攻击的角度相对来说比较刁钻,这也是沈茶对上沈昊林唯一的一点优势。

    可惜,这唯一的一点优势并不能起到决胜的作用,沈昊林对于刀的理解、用法远胜于沈茶对长鞭的理解、用法,两个人以往的对战,粗略算下来,输赢几乎是五五开,若细算的话,沈茶还略逊一筹。

    沈茶一鞭子抽向沈昊林的左侧腰,沈昊林向右轻拨马头,堪堪躲过去。

    第一鞭子走空,沈茶挥动大臂,鞭子转向沈昊林的刀柄,沈昊林踹了一下追风的肚子,追风鸣叫一声,躲开沈茶的鞭子,朝着观战的影五等人跑去。

    “诶诶诶,他俩打他俩的,往我们这里跑干什么?”影十五嗖的一下躲到了他五哥的身后,扒着影五的肩膀,悄咪咪的看着,“不要误伤无辜啊!”

    “瞧你那怂包的样子!”梅竹哼了一声,“白长那么大的个子,胆子就那么的一丢丢,真给暗影丢人。”

    “你才丢人呢!”影十五把自己整个人都压在影五的后背上,看都不看梅竹,“你们有没有感觉到……”

    “没有!”梅林、梅竹异口同声的说道。

    “去,别打岔!”影十五朝着这姐俩扔了一个油纸包,“给你俩点零嘴吃,堵上你俩的嘴!”他拍拍影五,“五哥,五哥,你有没有感觉到……”

    “有!”影五回过头,朝着影十五笑了一下,“我也打断你了,你有没有好吃的东西堵上我的嘴呢?”

    “五哥,你跟这俩臭丫头学坏了!”影十五摸摸自己的荷包,从里面摸出了一块糖塞进了影五的嘴里,“我觉得老大今天有点力不从心,你们看,每一鞭子的劲道都显得有些绵软,力道不足的样子。”

    “正常呀!”梅林啃着一个鸡爪子,说道,“她今天开始喝药了,怎么也得有个十天半个月才能缓过劲儿来呢!幸好现在不打仗,要不然,将军只能跟军师换换了,她在后面出谋划策,军师顶盔贯甲去冲锋陷阵了。”她扬扬下巴,“国公爷知晓这一点,所以也没全力以赴。”

    “这两个人已经过了二十多招了,全程都是老大追着国公爷在打,国公爷也不还手,这让得也太明显了。”影十五摇摇头,“看着吧,老大一会儿就得暴躁!”

    果然不出影十五所料,在打完三十招的时候,沈茶就爆发了。

    “不打了!”沈茶拉住缰绳,很怨念的看着跑在前面的沈昊林,“兄长这是看不起我吗?”

    “当然不是!”一看沈茶有点生气,沈昊林赶紧催着追风跑回到她的身边,拿出帕子给沈茶擦擦汗,“我是有点担心你,第一天喝药,体力会跟不上的,我……”

    “哼!”沈茶一撅嘴,扭过脸不看沈昊林,“看来兄长不想要补偿了!”

    “当然不是了,我肯定是想要的呀!”沈昊林拉住踏雪的缰绳,“是我错了,好不好?这样,咱们再打一场,这一场我绝对会认真对待的,好不好?”

    “这是兄长说的,说话算话!”

    “没问题。”沈昊林放开踏雪的缰绳,“来吧!”

    等沈昊林准备好了,沈茶催马上前,再次向沈昊林发起了进攻。

    这一次,沈昊林说话算话,并没有像刚才那样,一味的避让、逃跑,他躲开沈茶的鞭子,单手拎着斩马刀,由上而下朝着沈茶的右肩砍了下去,沈茶微微一矮身,斩马刀落空。沈昊林轻轻一转刀柄,顺着躲避的方向砍了过去,沈茶向左一闪身,半挂在马背上,堪堪躲过了这一刀。

    趁着沈昊林收招的时候,沈茶重新坐回到马背上,同时,鞭子朝沈昊林的左胳膊抽去,沈昊林大刀一横,就听到很清脆的“叮”的一声,将这一鞭子挡了回去。

    “啧啧!”影十五继续扒着影五的肩膀,“国公爷是真怕老大生气,看这十几招打的,这才是一贯的水准。”

    “老大会输的!”影五叹了口气,“刚才的跑马和前两次的对打,已经耗费了不少的体力,她自己应该察觉到了。你们看,现在她开始用计谋了,虽然还是面对面对打,但每一招都留着后手,在寻找一个机会,争取以巧取胜。”

    “以巧取胜?”影十五扁扁嘴,“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非常的难,因为她跟国公爷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每天都在一起练功,对彼此的套路太过于熟悉,你看他们在战场上是完全不用交流的,只凭眼神就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影五无奈的摇摇头,“有的时候,太有默契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跟别人打,倒霉的是别人,赢的是他们两个。但这两个人相互对打,谁都不太容易赢。”

    “看!”影十五指向场内,“老大的鞭子裹住了国公爷的刀柄,她拽了一下……可惜,没拽动。国公爷的那把刀足有两百斤,她要是能拽动就怪了。”

    虽然没听到影十五说了什么,但沈茶这一拽没拽动,她自己也有点害羞。她的体力耗费得也差不多了,好不容易抓到了机会,缠住了沈昊林的刀柄,她可不能放弃,这也是她唯一可以赢过兄长的机会。第一次没扽动,沈茶又拽了第二次,但依然跟上一次一样,沈昊林和他的斩马刀稳稳的坐在追风的背上,一丝丝的晃动都没有。

    “噗!”看到沈茶的小脸那叫一个白,沈昊林实在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那样子看起来特别的欠揍。他笑得贼兮兮的,跟沈茶说道,“宝宝,这样吧,咱们公平一点,免得你说我欺负你。只要你能让我稍微晃一晃,就算你赢了,好不好?”

    沈茶点点头,抹掉自己额头上的汗珠,稍稍平复一下自己的气息,坐在踏雪的背上运功,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沈昊林和他的斩马刀往自己的这个方向拽,可惜还是白费力气。抬起头,看着沈昊林笑得乐不可支的样子,她撇撇嘴,又多拽了几次,依然是无功而返。

    就在现场所有的人都认为她要放弃,沈昊林认为她要认输、放松警惕的时候,沈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她偷偷松开了握着鞭子的手。

    沈昊林一直跟沈茶较着劲儿,他是等着看,他家宝宝什么时候会选择放弃。但没想到她会突然松手,瞬间失去了牵制力,沈昊林差点儿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沈昊林很庆幸自己的平衡力还不错,身手也是很矫捷,追风相当的给力,他及时的坐稳了,要不然,真的很有可能上了沈茶的套儿。

    等到沈昊林坐稳了,朝着突然使坏的沈茶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她脸上流露出了淡淡的失落和遗憾。

    “玩得挺开心?”沈昊林把鞭子从自己的斩马刀上解下来,伸长胳膊把沈茶抱到自己的马背上,“我要是真摔下去了,你就该内疚了,宝宝!”

    “我哪里会让你真的摔下去?”沈茶往沈昊林的怀里一靠,“就是看你笑成那个样子,想要吓唬吓唬你。”

    “这回打高兴了,是不是?”沈昊林朝着影十五招招手,等他跑到跟前,把自己的斩马刀和沈茶的鞭子交给他,“你们去吃午饭吧,再好好的歇个午觉,我们回去洗个澡,就直接去暖阁了,不用跟着了。”

    “是!”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