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195章 微秒的关系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姐!姐姐?姐姐!”

    冲进来的沈酒,就像个小肉球一样,撞进了沈茶的怀里,大概是太激动了,没收住劲儿,把沈茶给撞到了,那个冲击力也把沈昊林给撞翻在地。

    宋其云和夏久慢慢悠悠跟在后面,一进门就看到了这兄弟三人都滚成了一团,无奈的摇摇头。

    “小茶姐姐,你睡醒了?”宋其云蹲在小桌案跟前,笑意盈盈的看着沈茶,“看脸色就知道没什么大事。”

    “害你们担心了!”沈茶从地上坐起来,也把沈昊林给拽起来,转头拍拍沈酒,“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本来没什么事,你这么一撞,再给撞出点什么伤来!”

    “姐!姐!姐姐!”沈酒抱着沈茶晃了晃去,晃完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沈茶,看她什么事都没有,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姐姐,你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呸呸呸!”沈茶拍拍沈酒的后背,“赶紧呸掉,大过年的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呸呸呸!”沈酒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姐姐,笑眯眯的说道,“呸多少次我都愿意,只要姐姐还在我身边!”

    “行了,行了!”沈昊林看不过去了,伸手拎着沈酒的衣领子,把他从沈茶的身上给撕下来,“你姐姐刚睡醒,你就跑过来嚷嚷,也不怕吵着你姐姐!”

    “我不知道嘛!”沈酒揉揉自己的脖子,“而且,我也很担心姐姐呀,看到她没事,我也算是放心了。”

    “需要我把你哭鼻子、小脸惨白的囧样再给茶儿形容一遍吗?”沈昊林坏笑了一下,伸手把沈茶给扶起来,然后拿过放在一边的斗篷给她穿好,“咱们去看看伯父吧!”

    “嗯!”沈茶点点头,被沈昊林拉着往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朝着沈酒三个人招招手,“快来!”

    直到两个人手拉着手离开了正屋,被丢在一边的沈酒一脸的茫然。

    “嘿,小酒,小酒,回神啦!”宋其云拍拍沈酒,伸手在他的眼前晃晃,“咱们也去看看副帅大人吧,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我看,回头应该给皇兄写封信,答应他的请求,让他回嘉平关城来。”

    “我也觉得是,要不然,小茶姐姐他们总会惦记的。”

    “不是……伯父的事,等等再说。”沈酒揉揉自己的脸,从地上站起来,说道,“他们这是个什么情况?把我扔在一边,自己跑了?”

    “唔,就是一种很微妙的情况呗!”夏久伸了个懒腰,戳戳宋其云,“我觉得咱哥没戏了,你以为呢?”

    “哪个哥?”宋其云一挑眉,“俩吗?”

    “当然!”夏久拽起沈酒,勾着他的肩膀往外走,“这不是很明显的吗?人家已经是郎有情、妾有意,没他俩什么事了!”

    “有吗?”宋其云摇摇头,拉着沈酒的另外一条胳膊,“我怎么没感觉到啊?”

    “等你感觉到了,黄花菜都凉了。”夏久打了个哈欠,“算了,这是他们之间的纠葛,不管我们的事。小茶姐姐不管喜欢谁,最喜欢的还是我们几个弟弟,对不对?”

    “说得好!”宋其云赞同的点点头,“我们才是家里最受宠的,谁眼红都不行!”

    “喂喂喂,你们搞清楚一点。”沈酒掐了一下夏久,又捏了一下宋其云,“那是我姐姐,不是你们的!”

    “诶,我们是生死之交的兄弟,你的姐姐就是我们的姐姐,对吧?”宋其云搂着沈酒的胳膊,“再说了,咱们不早就是一家人了嘛,干嘛还要分彼此呢!”

    “就是,就是!”夏久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最感兴趣的还是他们说的大比武。目前应该还是在集思广益的阶段,没有一个特别具体的计划出来。咱们回去的时候,不是碰到了老陆了嘛,我注意到他手上也有这份计划。你们说,最终的方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最终会是什么样子,我不太清楚,但我一直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沈茶松开他俩,把自己的斗篷整理了一下,一边挽着一个,说道,“我觉得,他们不会取消擂台的,在擂台上表现突出的,才有可能入选各军、各营的队伍。稍微差一点的,或许可以成为候补。”

    “你还没说,咱俩真想到一块去了,我也有这个感觉,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这个的,这个应该是一个桥梁或者踏板什么的。”宋其云点点头,他们已经来到了秦正和晏伯的卧房门口,从里面传来了热热闹闹的说话声。他跑到门口,探着头往里看了一眼,“咱们的事待会儿再说,副帅大人醒了,精神看着还不错。”

    沈昊林和沈茶赶过来的时候,秦正属于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状态,他们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秦正慢慢的睁开眼睛,出了一口长长的气。

    “师父!”沈茶事第一个发现秦正醒过来的人,只不过她让晏伯坐到了床边,看着晏伯把师父扶起来,问道,“您感觉怎么样?”

    “哦……”秦正看到大家都很关心的望着自己,勉强的扯出了一个笑容,“没事,好多了。”

    “先喝口水吧!”沈茶把准备好的温水递给晏伯,转身把金苗苗推到了床跟前,“苗苗,快给师父看看。”

    “别急,别急,慢慢来!”金苗苗等到秦正喝完了水,晏伯站起来给她让了位置,她伸手探了一下秦正的额头,又给他号了号脉,“热度退了,身体还有点虚弱,好好养两天就可以痊愈了。”

    “不用那么紧张,就是稍微着了点凉,没什么大碍的。”秦正觉得自己生了个小病,就惹得这么多人的关注,有点不太好意思。他拍拍晏伯的手,又看看屋子里面的小辈,目光最后停留在沈茶的身上,“小茶,为师过几天就会好的,不用担心。”

    沈茶没说话,只是冷着一张脸看着秦正,一整张脸上都写着“我不高兴”、“我生气了”,弄得秦正有点不知所措,还有一些心虚。

    “小茶,来!”秦正朝着沈茶招招手,“好了,别生气了,这一次是师父错了,不应该喝冷酒、还吹风了。下一次,师父一定会注意的,所以,你能不能原谅师父呢?”

    “师父……还打算有下一次吗?”

    “没有了!”秦正摆摆手,“那你……”

    “原谅您了,我不生气了!”

    出乎大家的意料,沈茶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松了口,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还以为沈茶会为难为难秦正这位不听话、不乖的老爷子呢!

    “但是……”沈茶停顿了一下,走到床边,很认真的看着她师父,“我已经让人把您这里所有的酒都搬走了,苗苗说,您一个月之内都不能喝酒,也不能吃大鱼大肉。如果您答应我,可以乖乖的听苗苗的话,可以老老实实的喝药,我就原谅您!”

    “那个……”

    秦正有些为难,不让他喝酒还可以,不让他吃肉,一天两天的好说,整整一个月,那真是太困难了。他想要为自己辩解一句,一抬头就看到沈昊林、薛瑞天和金菁在沈茶的背后给他打手势,那意思是说,小茶都着急的哭了,她现在提什么要求,您都答应她,要不然,又该哭了。这要是哭了,可就没法哄了。

    看到这些孩子传递的消息,秦正默默的闭上了嘴,轻轻的叹了口气,“好吧,都听你的!”

    “哟,副帅大人,要听小茶姐姐什么呀?”

    就在这个时候,宋其云领着夏久和沈酒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他。

    “郡王爷!”秦正想要行礼,却被宋其云和夏久给拦住了。“惊动了两位郡王爷,真不好意思。”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吃五谷杂粮,自然是要生病的,这个才是正常的嘛!”宋其云摆摆手,“不过,您和晏伯也要注意一些,都不是年轻小伙子了,吃喝上也不能太随便,什么冷酒啊,什么油腻的肉啊,能不吃就别吃了。当然,偶尔一顿没关系,不能天天吃。”

    “哥!哥!”夏久拍拍宋其云的胳膊,“你想多了,咱们没有条件天天吃,等囤着的这些年货吃完了,咱们也没什么大鱼大肉可吃了!”他扒着自己哥哥的肩膀,朝着秦正渣渣眼睛,“您想吃也没东西给你吃呀!”

    “诶呦,这话说的……”宋其云摇摇头,“听着怎么那么心酸?怎么觉得咱们那么的可怜呢?”他拖着夏久往边上站站,“不过,这倒是实话,我们确实是有点穷。”

    “将军?苗苗姐?”梅林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看到沈茶和金苗苗,松了口气,“这是副帅大人的药,还有苗苗姐吩咐我们熬的粥。”

    “晏伯。”沈茶接过梅林手里的食盒,“师父,先喝粥再吃药,吃完了,您再休息一会儿。”

    “好!”

    “那我们就不打扰您吃饭了!”

    沈茶向秦正和晏伯行了礼,拉着沈昊林就走了,其他的人也跟在他们的身后行了礼,离开了卧房。

    “将军!”梅林跑过来,低声说道,“五哥说,那个阿白想要见您和国公爷!”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