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111章 摔倒之后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秦正看到沈茶从房顶上摔下去,也被她吓了一跳。在永宁关城的这么多年,他都没有遇到过她小徒弟这样的对手,没有进行过这么一场的淋漓尽致的比试,就有点忘乎所以了,完全忘记了他们身在房顶,一个没留神就把徒弟给打下房顶了。

    看到小徒弟掉下去了,秦正身手要拉他,结果晚了一步没拉住,转眼就看到一个人飞身扑了过来,将沈茶抱住了。看到落在沈昊林怀中的小徒弟,秦正松了一口气,自己也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让我看看。”秦正走到沈昊林的跟前,给沈茶做了个检查,“还好,没受伤。”

    “还好,没受伤?”晏伯走过来,踹了秦正一脚,“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说要试试孩子们的身手,我也不陪你疯。幸好小茶没摔着,这要是摔坏了,我看你后不后悔,上哪儿找这么贴心的徒弟去!”晏伯把沈茶的斗篷给她裹上,招呼着沈昊林,“别愣着了,赶紧进屋去吧。我看小茶这个样子,应该是被突然摔下来吓到了,你看看她都哆嗦成什么样了!”

    “哎!”沈昊林应了一声,就这么抱着沈茶进了屋。

    晏伯也跟着他们一起进去,临进门之前还狠狠瞪了一眼秦正,被瞪了的秦副帅知道是自己理亏,腆着脸笑笑,挠着头也进了屋子。

    “快,把她放在这里!”晏伯把自己平时休息用的贵妃椅拖了过来,让沈昊林把沈茶放在上面,然后用去拿了两个炭盆放在边上,还给沈茶的后背垫了好几个软垫。“小茶的身体是个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蕙兰大师的调养和苗苗这几年的看顾之下,情况还算是比较稳定的,好几年都没有出大问题了。今年她受了重伤,这天儿又格外的冷,我们一个个都担心她的病会不会复发,你还……”晏伯就跟个小陀螺似的,在屋子里面转来转去,又是找毛毯,又是找热茶的,嘴上还不闲着,一个劲儿的数落着秦正。“我告诉你啊,要是她因为这个病了,我肯定跟你没完!”

    “是,是,是,你别着急,是我的错,你就告诉我,我现在可以做点什么来弥补我的错误。”

    秦正被晏伯这一个劲儿的念叨,念叨得有点头晕,看着贵妃椅上裹着三条毛毯还哆嗦的小徒弟,也特别的后悔。他是觉得好不容易雪停了,可以试试小徒弟这几年有没有好好练功,可忘了雪虽然停了,但刮起了大风,那可是比下雪的时候更冷的。而且,他一个不小心还让小徒弟从房顶掉下去了,这些事全都赶在一块了,也难怪他家小枫会发疯了。

    “你老老实实坐一边,别给我添乱,就算帮我的忙了。”晏伯朝着秦正翻了个白眼,“这样吧,你让你的亲卫去膳房拿几碗姜汤过来,顺便跟莫老头说,让他给小茶做一碗热热的汤面。”

    “好,不用亲卫去,我自己去。”

    秦正披上了自己的大氅,离开正屋,匆匆的往膳房的方向走去。

    膳房离晏伯的院子不太远,没多会儿的工夫就到了,膳房离的人都在准备晚饭,看到秦正突然进来,大家都被吓了一跳,纷纷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向秦正恭恭敬敬的行礼。

    “免礼!”秦正摆摆手,直接走到了莫大师傅的面前,“我来拿几碗姜汤,小茶有点着凉了。”

    “哦,没问题的!”莫大师傅慌忙的点点头,亲自给秦正盛了姜汤,放在了金菁制作的那个可以保温的食盒里面,递到了秦正的手里。“您还有什么需要呢?”

    “小枫说,让你多做几碗汤面,一会儿派人送到我们的院子里去,其他的饭食就不需要了。”

    “副帅大人放心,属下做好了亲自送过去。”

    “诶,你年岁也大了,这外面黑乎乎的,地上又都是积雪,万一摔着可怎么办?”秦正看了一圈,指了一个年纪稍轻的帮厨,“就他吧,让他给我们送过去。”

    “属下遵命,属下定不辱命!”

    被秦正点名的帮厨显得特别的激动,他是先锋营过来的,本来以为像他这种受了很严重的伤,根本就没有办法再上战场的无用之人,最终的结局就是拿上遣散银子被送回原籍,以后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与军营无关了。可没想到,因为膳房原来那些杂役的擅离职守,他居然得到了一个可以留下的机会。那个时候,他就觉得上天对他不薄,他要好好的回报。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下来之后,居然还很有幸见到了自己心目中最大的英雄,这位帮厨觉得,哪怕是现在死了,也是此生无憾了。

    “辛苦了!”秦正朝着他点点头,提着食盒匆匆忙忙的走了。

    从晏伯的小院到膳房,从膳房提着姜汤回来,秦正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回来的时候,直接把手里的食盒递给了沈昊林,自己先到炭盆边上烤烤火,驱驱身上的寒意,等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之后,才走到了沈茶的贵妃椅边上。

    “看脸色比之前好多了。”秦正给沈茶号号脉,“不用担心,只是感觉冻到了,寒意并没有侵入到身体里面,喝一碗热热的姜汤,再吃上一碗热热的汤面就没事了。”秦正看看正在给沈茶喂姜汤的沈昊林,又看看一脸担忧的望着沈茶的晏伯,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是我的疏忽。”

    “师父,跟您无关,是我的底子太差了。”虽然已经缓过来了,但沈茶说话的时候,还是有点颤颤巍巍的,她朝着大家笑笑,“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就是房顶上太冷了,而且还被风吹了一下,就有点受不住了。我当时就在想啊,这幸好是我,我还能跟师父过上小两百招,这要是小天哥,刚上去就会被冻下来的,一定会抱着炭不撒手的。”

    “这倒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沈昊林给沈茶喂了整整一碗姜汤,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摸摸她的脸,“好了,暖和过来了,对吧?”看到沈茶点点头,沈昊林笑笑,给秦正、晏伯和自己一人搬了一把椅子,等两位老人家坐下之后,他才坐到沈茶身边,把沈茶的双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暖着。“说起今天的比试,两位的表现都不错,没想到伯父去了永宁关城那么多年,还是宝刀未老,把茶儿压制得很厉害,她那套拳法的精妙之处,一点都发挥出来。”

    “师父很擅长用拖字诀的,把整场比试的速度拖到最慢,给对手施加很大的压力,最后,不是自己崩溃,就是被师父抓到破绽,就好像是我刚才那样。”沈茶朝着沈昊林挑挑眉,“要是兄长的话,肯定也会输的,擅长快攻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喜欢拖慢速度的对手,会渐渐失去耐心的。不过……师父如果遇到了一个比他还要慢的人,这招就不太好用了。只是……这世上有这样的人吗?”

    “有的。”秦正点点头,看向晏伯,“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那个人,当年和我们一起从军的、住在咱们帐蓬旁边的那个家伙,他说话、做事、操练都是慢吞吞的,反应也要比一般人慢一些,每次都被上官说教。我当时就觉得他的性格实在是不怎么符合军营,所以,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被送回到原籍了。幸好,他跟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不用那么急着上战场,要不然,不见得可以活着回来。因为你当时跟他的关系还不错,所以,我特别打听了一下他的情况。”

    “他过得怎么样?”晏伯自然还记得那个人,当年他们两个偶尔会在大半夜坐在一起聊天,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他现在……还在世?”

    “当然!”秦正点点头,“他的原籍刚好就在永宁关附近,我去看了一眼,他继承了家业,小日子过得不错,依然还是慢吞吞的性子,我想,这辈子他都不会有什么改变了。”

    “元帅,将军!”影十八轻轻敲了一下正屋的门,得到回应之后,走进来,先向秦正和晏伯行了礼,“怡和亲王家的三公子找到了!”

    “找到了?人在哪儿?”

    “庆溪。”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