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81章 热闹的清晨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元帅、将军昨晚睡得不错吧?要不然,这大早晨的,也不会在院子里给我们上演如此精彩的好戏。”金菁从房顶上纵身而下,轻轻的落在了沈昊林和沈茶的身边。他看看之前被影七捡回来的双刀,朝沈茶笑笑,说道,“本以为将军搁置了许久,早已将刀法忘记了,没想到,今日一看,反倒更加熟练了。”

    “军师谬赞,距离熟练,我还差得远呢!”沈茶接过沈昊林送到眼前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什么时候可以跟兄长打成一个平手,那才真正是摸到门路了。”

    “将军对自己的要求挺高的。”金菁淡淡一笑,“二位的休假还没有结束,可今日却是个振奋人心的大日子,二位有何打算?是去刑场观刑,还是去送送我们那两位胖将军?”

    “先去观刑,再去送胖将军。”沈茶朝着影八招招手,“跑一趟地牢,告诉小五,国公爷要去刑场观刑,把两位胖将军行刑的时辰往后挪一挪,顺便告诉两位胖将军,我们是言而有信的人,一定会来送他们上路的。还有……”沈茶转头看了一眼被梅林从房顶上带下来的金苗苗,“苗苗,让你准备的东西可齐备了?”

    “那是,那些东西可是我的本分,要是弄不好,先师泉下有知,一定会把我骂个狗血淋头的。我保证,绝对无色无味,能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很安详的离开这个人世。”金苗苗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扒在她哥的后背上,不住的打哈欠,问道,“你俩今天是怎么回事?对了,好像在一个时辰之前,我听到了一声震天大吼,不会是你们两个搞出来的吧?”

    “是我,我做了噩梦,然后吵醒了兄长。”

    “果然,我就说,这漫天大雪的,你们两个怎么想起在雪中练武了。刚才的那一幕,若是让擅长画画的人给画下来,倒是非常的美妙。可惜,咱们这些人里,唯一一个会画画的,还在府里呼呼大睡呢!”金苗苗又打了个哈欠,“别看我哥担了个军师之名,看上去也像个文文弱弱的书生,可惜除了文章写得不错、那两笔字还入眼之外,于画画一道是一窍不通。当初,先师要教哥哥学画的,结果……”金苗苗撇撇嘴,“看了哥哥那鬼画符一般的画风,彻底放弃了。”

    “只要舆图、人物画像拿手就可以了,其他的用不上,费那个心也没有多大的用。”沈茶被沈昊林拉着进了屋,朝着金菁招招手,让他也进来,反而跟金苗苗说道,“苗苗,那三个孩子醒了吗?该吃早饭了。”

    “早饭去哪儿吃?”金苗苗扒着门框问道,“我直接带他们去那儿找你们。”

    “暖阁,这么大的雪,再去花厅的话,怕会被冻死的。”沈茶把自己的双刀和沈昊林的软刀重新放回到兵器架子上,将自己的长鞭取下来绑在腰间,吩咐影七,“去一趟侯府,让侯爷过来吃早饭。”

    影七答应了一声,给屋里的三个人上了热茶,这才出了门。

    “说起人物画像,我想请军师帮我画一个人。”沈茶取了宣纸和毛笔放在金菁的面前,“我说,你画。”

    沈茶把那个记忆中和薛侯夫人说话的年轻男子的样貌,细细的和金菁描述了一遍,金菁一边听,一边在纸上勾勒出那个人的样子。两个人一说一画,半柱香的工夫,记忆中的年轻男子就已经跃然纸上。

    “是他!”沈昊林凑过来看了一眼成品,朝着沈茶点点头,“你打算怎么做?”

    “等人来的时候,做个对比吧!”沈茶松了口气,看看一直盯着画像的金菁,“军师以为,这是何人?”

    “看着倒像是完颜宗承年轻时的样子,只是……”金菁指了指画像中人的眼角,“这里不太像,完颜宗承的眼角是耷拉着,嘴角也是向下的,而这个人,这两个地方都是朝上的,看上去要比完颜宗承有活力、更开朗一些。”金菁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这人是谁?完颜喜吗?”

    “不是。”沈茶摇摇头,“这是我小时侯见过的一个人,但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国公爷……也是不记得了?”

    “我们小的时候,见过那么多的人,你还记得他们都长什么样?还记得都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看到金菁摇头,沈昊林忽悠人成功,一摊手,“这不就得了?那会儿天天打仗,见的人比地上的蚂蚁都多,若非茶儿突然记起,那时在城中见过这样一个人,我也是想不起来的。”

    “这倒是。”金菁点点头,看着沈茶把画像晾干,小心翼翼的收进了匣子里,“若是这人真跟完颜喜有关,那就是金国的大人物了。既然是大人物,又怎么会跑到咱们这里来?难不成大人物亲自做起了探子,进城来刺探军情的?”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谁还能知道这些呢?而且,如果这个人跟完颜宗承有关系的话……很有可能已经过世了。不管他是不是外族,逝者为大。”沈茶叹了口气,打开门看看金苗苗那边的动静,似乎还在费力的哄三个小孩起床,无奈的摇摇头,“苗苗自己还是个孩子,居然都收徒弟了,也不知道能把这几个徒弟管成个什么样子。对了,差点忘了,膳房大师傅挑人挑的怎么样了?”

    “挑了十个,个个都有拿手的本事,比之前那几个不知道强多少!”金菁给自己又续了一杯茶,“莫老头说,早知道军中有这么多的能人,他又何必抱着几个惹祸精不撒手呢?”

    “现在能明白过来也不算晚。”沈昊林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招呼两个人穿上大氅,“走吧,去暖阁。”

    “还是先去看看我那个傻妹妹吧!”金菁叹气,“很有可能三个小孩没叫醒,她自己也跟着睡着了。”

    不得不说,金菁这个当兄长的,还真是很了解自己的妹妹,他们三个推开小孩的屋子的时候,就看到三个穿得整整齐齐的三个小孩围在一个睡得昏天黑地的金苗苗周围。看到他们三个进门,三个小孩很认真的给他们行了礼,问了早安。

    金菁走过去摸摸三个小孩子的脑袋,然后,毫不客气的朝着自己的妹妹踹了一脚。

    金苗苗从睡梦中醒来,大吼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打仗了吗?”

    “哟,原来我家小妹这么大的抱负,居然还想着上战场为国征战呢!你既然有这个想法,做兄长的听到了也不能当没听到,是不是?总归也要求求元帅,下次出征的时候,把你也带上,让你感受一下沙场风光,是不是?”金菁转过头,朝着沈昊林眨眨眼睛,“元帅,属下之请求,可准否?”

    “既然是军师所请,自然允准。”沈昊林点点头,“既然孩子们都醒了,那就去吃早饭吧!”

    这个时候,影七从外面跑进来了,朝着几个人行了礼,说道,“侯爷已经到暖阁了,他说咱们不用准备早饭了,他已经带过来了。”

    “他居然起的这么早?真是太不可思议!”

    “红叶姐姐说,他还很主动的做了早课。”影七捂着嘴偷笑,“吓得红叶姐姐以为他被什么怪东西附身了。”

    “这不是被什么怪东西附身,应该是吃错什么东西抽风了吧?自从国公爷病愈之后,咱们的这位侯爷就从来没有早起过一次,更不要说主动做早课了。他每天当班不迟到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还能指望他什么?今天居然还带了早饭过来,这可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呢!”金苗苗被她哥踹了一下,这点困意暂时没了,慢吞吞的站起身,“吃饭,吃饭,我要看看咱们侯爷带了什么好东西来。吃完饭,我好睡一个回笼觉,你们要是敢来打扰,我可是会不客气的!”

    给三个小孩穿上了厚斗篷,金菁牵着莫凯的手,跟着沈昊林他们朝着暖阁走去,打老远就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如果没猜错的话……

    “这应该是姜家的煎饼吧?”金菁抽抽鼻子,“他家煎饼难买得很啊,每天就卖两个时辰,早早起来去排队都未必能买得上,侯爷这又是从哪里找的门路啊?”

    “本侯爷还能找什么门路?自然是老老实实排队给钱了。”听到金菁得话,薛瑞天走过来说道,“今天不是处决那些细作的大日子吗?城里的百姓早就看到告示了,估计是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好不容易盼到了今天,全都早早的去刑场等候了。”

    “这……这会儿吗?”所有的人都吃惊的看着薛瑞天,沈茶揉揉耳朵,推开暖阁的门,让大家进去,问道,“距离行刑的午时还有小半天的时间呢,大家这么早过去做什么?”

    “占个不错的位置好看那些细作是怎么被处死的。”薛瑞天把红叶提着的二十来个大煎饼交给梅林、梅竹,让她们去找盘子来装,接着说道,“我也是被府里的那几个小子吵起来的,觉得时间还早,就去城门口晃了一圈。啧啧啧,这一去,我才知道,咱们城里的百姓是多么的爱凑热闹啊!”

    “侯爷被吓着了。”红叶坐在金苗苗的身边,说道,“基本上全城的百姓都集中在刑场周围了,那些做小买卖的,也都跑过去凑热闹了。老姜家是临时决定过去的,所以,守在他旧摊子的人特别多,城门这边排队的人就少了。侯爷和我到的时候,前面就排了两三个人。”

    “那还真是很幸运啊!”金苗苗打了个哈欠,“吃饱喝足去睡觉,养足精神看斩刑,嗯,今天也是很充实的一天嘛,不错,不错!”

    “确实不错。”金菁赞许的点点头,“都会写句打油诗了,果然是准备当人家师父的人了!”

    “说的好!”沈昊林朝着金菁竖起大拇指,“学好了,以后出征的檄文,都可以交给金苗苗写了。”

    “这个主意不错!”薛瑞天也表示非常的赞同,“省得她成天惦记着给什么人下药。”

    三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金苗苗看看推门进来的梅林、梅竹,指了一下她们手上端着的托盘,“早饭好了,用好吃的堵住你们的嘴,免得你们胡说八道!”

    坐在旁边一边看热闹、一边翻阅新送过来的公文的沈茶,挑了挑眉,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还真是一个热闹的清晨呐!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