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嘉平关纪事 第78章 谋划

时间:2021-11-25作者:浩烨乐

    本站:m..

    因为耶律南和齐志峰的突然拜访,完颜喜不得不离开耶律尔图的书房,可他心有不甘,一些话还没来得及跟耶律尔图详述,虽然耶律尔图拒绝了他提出的出兵金国的请求,但他以为还是很有希望的,主动送上门的便宜不占,这不符合这位辽国摄政王一贯的行事风格。

    只是,这耶律尔图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完颜喜看不透,他心里也没底。以前他父兄还在的时候,他就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万事不管的小王爷,各国的掌权人物、大元帅、大将军什么的,只是混了个耳熟而已,他们的性情如何,做事手段是什么样的,也是后来逃亡的时候才了解到的。

    对于耶律尔图这个人的了解,也只限于他在辽国位高权重,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做事的手段干脆利索,最重要的是,他同样讨厌完颜宗承和完颜萍。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接受了与文兄长的建议,跑到辽国来寻求帮助的。没想到,耶律尔图居然都不让他见一下辽王,就拒绝了他借兵的要求。

    完颜喜停住脚步,抬起头看看这漫天的大雪,再次叹气,耶律尔图拒绝他的理由也是很充分的,辽国这次的雪灾看上去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他来这里有段时日了,这场雪就一直都没有停过。作为辽国都城的临潢府都出现了冻死人的情况,更何况是其他地方呢!

    看来,借兵这个事还是要等他从夏国回来、看看辽国的灾情进展之后再提比较妥当。

    不过,要让耶律尔图松口答应借兵,他还得给自己找几个帮手,几个招耶律尔图喜欢的帮手。只是,辽国年轻一代不是很待见他,或者说是以耶律南和齐志峰为首的这一批人,看他的眼神都带了一丝的不屑一顾,可偏偏就是这帮人,很受耶律尔图的喜欢。那个耶律南从始至终就把他这个当做不存在一样,从来都没用正眼看过他。而那个齐志峰,两个人拢共就见过三次面,次次都被那个小子明损暗讽的。

    想到这里,完颜喜突然很心疼自己现在的处境,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此话真心不假,他一个堂堂金国小王爷,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对他低眉顺目的,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冷落和委屈!要不是完颜宗承那个混蛋,他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随便什么人都能嘲讽他的地步!

    那个齐志峰,不过就是一个生活在辽地的汉人,就仗着父亲是南枢密院的最高掌事,母亲又是耶律宗室女,都能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了,更不要说那些真正的耶律宗室子弟了。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嘲讽回去,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除了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完颜喜一路上想着心事,不知不觉的走回到了他在摄政王府的下榻之处。

    自从完颜喜自曝身份找上耶律尔图之后,他就带着唯一的侍从完颜丹搬进了摄政王府,本来他也不想的,但耶律尔图说服了他,这临潢府也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完颜宗承虽自身难保,但也不会忘了在这里安插眼线的。万一让人查出了什么,别说借兵打回去了,很有可能自身都难保了。

    “小少爷!”完颜丹看到自家小王爷失魂落魄的从外面走回来,赶紧迎上前去,向送他回来的小厮道了谢,扶着完颜喜走进了正屋。扫掉了两个人身上的雪,脱掉外面的大氅,完颜丹压低声音说道,“小少爷,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要劝耶律大人接受我们的请求吗?莫非……他同意了?”

    “摄政王有客人要招待,我只表示了一下感谢就回来了,还没来得及跟摄政王说其他的。”

    “小少爷,这也不急于一时。看看辽国这情形,就算想要帮我们,现在也没这个精力,这场大雪搞得辽国上下都焦头烂额,腾不出手来管别人的事情。小少爷,还是稍安勿躁,再等等吧!”

    “我也不是特别着急,反正都等了这么多年,再多等几天也是无所谓的。”完颜喜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抬起头看看完颜丹,“让你打听使团的情况,打听得怎么样?可否有为我所用之人?”

    “小少爷,打听清楚了,据属下所知,特使萧凤歧大人和您这位副使都是摆设,没有说话的权利,真正主事的还是那位耶律南公子和齐志峰公子。”

    “真是不得了啊,一个汉人居然踩在了辽人的头上,这样的奇耻大辱,萧凤歧那种心高气傲的人,居然能忍得下,能什么都不做?”

    “不能忍也得忍,无论是出身,还是声望,萧凤歧大人都不如那位齐志峰公子,何况,还有齐志峰公子还有耶律岚和耶律南两位公子撑腰,萧凤歧大人投鼠忌器,无论做什么都畏手畏脚的。”

    “萧凤歧的出身不好吗?他不是萧氏子弟?虽然不及耶律子弟尊贵,总比一个汉人强多了。”

    “小少爷,齐志峰公子可不是纯粹的汉人。”完颜丹坐在完颜喜的下首,“齐家三代掌管南枢密院,表面上看,这南枢密院都是些汉人,但历代辽王和摄政王哪里放心让汉人自己管自己的?那还不乱了套了,自然是安排人进去盯着的。所以,南枢密院掌权的齐家就入了他们的眼。齐家从掌管南枢密院开始,也就是齐志峰公子的曾祖父,娶的夫人都是耶律宗室女。”

    “也就是说,齐家汉人的血统没有多少,基本上都是耶律血统了?”

    “正是。”完颜丹点点头,“跟萧氏相比,摄政王更愿意和齐家人走得更近一些,也愿意更相信齐家人。”

    “汉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完颜喜一挑眉,“我倒是能理解耶律尔图,若我是他,大概也会这样做,以防万一嘛!他们三个不和,对我们是一件好事。虽然我是凭空冒出来的,想来萧凤歧大人也愿意跟我聊一聊。我正好从他那里了解一下这临潢府贵族的情况,找找摄政王的软肋什么的,好为回来之后的事情做点准备。”

    “小少爷以为,他会说?”

    “他现在处于极度的失落之中,本来马上就可以成为年轻一代的翘楚,结果被老一辈的人打压一番,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再加上,耶律一族对萧氏出于本能的忌惮,他的处境非常的艰难。这个时候正是需要有人陪他说说话、纾解他心中的烦闷。而我正是那个可以跟他心灵相通的人,我们的经历差不多,可以聊的东西也不少,等到了金陵的时候,必然会成为知己的。”

    “小少爷说的是。”完颜丹点点头,“但属下以为,摄政王派他出来也不会很放心,定然会被人监视,小少爷找他聊天,会不会……”

    “诶,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对了,和与文兄长见面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

    “恐怕要到金陵城之后,才有机会与与文公子见面了。”

    “为何?”完颜喜一皱眉,“我们的第一个共同落脚点应该是嘉平关城。”

    “属下去看了出发时间,咱们要比与文公子早到几天,等到金国使团到达嘉平关城,我们已经进入金陵。”

    “这是完全错开了?难道不能在嘉平关城停留一些时日?”

    “按照辽国使团以往的情况来看,他们在嘉平关城只停留半日,用过午饭之后,就要启程了,绝不会在城中过夜的。而且,今年出发的时间比往年都晚,根本不可以停留的。”

    “从来都不在城里过夜?”完颜喜把手炉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站起来坐到完颜丹的身边,“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可以探查城中的底细,耶律尔图那个人会放弃?”完颜喜摆摆手,“算了,这暂时跟我们的谋划无关,先放在一边,宜青府的情况如何?那对父女还能支撑多久?”

    “据估算,撑到小少爷打回去是没什么问题的。”完颜丹看看自己的小王爷,“属下有个问题,一直想要请教小少爷,这完颜萍和您的关系一直不错,您回去之后不打算让她继续领兵吗?”

    “说你聪明,怎么突然问了这么一个傻问题。在我小的时候,完颜萍对我是很好,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我也以为我们可以这么亲亲热热的相处下去,但她父亲的谋反毁掉了一切。在一夕之间,她就从我最喜欢的姐姐变成了我此生最恨的杀父兄的仇人。阿丹,如果你是我,会让这样的一个人手握军权吗?”

    “可是,小少爷寄给她的信,里面不是写着……”

    “那不过就是骗骗她而已,完全不能当真的。”完颜喜冷笑一下,“完颜萍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因为功夫不错,所以很自负,觉得不如她的人,都应该对她俯首帖耳,包括我在内。军中的各位将军都不如她,而她又是宗室,元帅这个位置理所当然就是她的,无论那个王位上坐着的是她爹,还是我,她的生活都不会有所改变。既然她这么想,那我就顺着她的想法安抚她,反正就是说说而已,让她自己以为,哪怕跟着她爹谋反,她还是那个值得我信任、托付的姐姐。”

    “小少爷并没有打算放过她的意思,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呢?”

    “目的?等到她对她那个蠢爹极度失望之后,就会坚定不移的选择我,忠贞不二的辅佐我称王。当双方刀兵相见的时候,我就可以派她去对付完颜宗承,当着我的面,取完颜宗承的首级来证明她的忠心。这样的话,完颜宗承感受到了被至亲之人背叛的滋味,完颜萍也有了一个手刃至亲的完美体验,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小少爷英明,属下佩服!”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