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禀报国师:夫人又要造反 第一卷 改朝换代 038章 军营

时间:2019-11-30作者:九里木槿

    秦时忽然意念一动,就见掌心的草木之心忽然延伸了出去,随后一端挂在了老杏的枝干上,她猛的往下一跳。

    老杏的枝条在一边随时准备着,等看到秦时安全落地,它悄悄地收了枝条。

    秦时惊喜的回头看着老杏粗壮的树身:“老杏,你看到没有!”

    老杏摇晃了一下枝条:“看到了,小时,恭喜你了!”

    秦时咧嘴笑了笑:“哈哈,老杏,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嗯,我等你!”老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语气温和的晃了晃树枝。

    秦时出了木之领域这才发现已经将近午时,顿时暗道一声糟糕。

    她出来的时候没有打招呼,不会····

    她一路使用木之心当鞭子挂在树干上晃荡着无声无息的进了城,随后快步的翻进了秦相府。

    果然,花时院里,秦相夫人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小绿和其他伺候的下人跪在了一旁!

    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秦时立马演的极其自然,慵懒自如的打着哈欠走了进去。

    然后猛的停住脚步,看向满院子的人:“娘,这是怎么了?”

    秦相夫人看向走进来的秦时,衣服干净,只有衣摆处有点褶皱,头发只是简单的束发,原本担忧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拿起手中的手帕,她立马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我的儿啊,你这是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为娘的心都要急碎了!”

    秦时上前几步扶住了秦相夫人:“娘,我只是早上出去散步,然后走累了,就在湖那边的花丛里睡着了!”

    在这相府之内,她是一府的女主人,必须保持自己的威严。

    可在自己女儿面前,她只是一个母亲,担忧焦急自己女儿去向的母亲。

    秦相夫人拉住了自己女儿的手,忍不住站了起来,拉着人就进了屋:“你以后不管去哪,记得带着人一起,这京都最近不太平,最好不要出门了,我知道月如歌死了,你很难过,但是儿啊,天下好男人多的是!”

    她多怕自己女儿为了月如歌想不开啊!早上月如歌的死讯传来,自家闺女就不见了,所以她是又气又急啊。

    这可不就得逮着谁告诉自家闺女月如歌的死讯罚谁么!

    小绿说的,可不就得罚小绿。

    “娘,我不难过,真的!”秦时特别真诚的看着这个美人娘,无比虔诚的保证!

    秦相夫人面上信了,心里却是不信:“好了,好了,你那个贴身丫鬟小绿,我看得教给我身边的人教教,之后再送给你身边来!”

    秦时不说话了,半响才摇了摇头:“娘,小绿挺好的,就这样吧!”

    “你不愿意,那我就再给你拨一个大丫鬟过来行不?小绿不稳重,我给你找个稳重细心一点的?”

    秦相夫人对于小绿的伺候还是不放心的。

    秦时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娘了!对了,爹呢?”

    “你爹早上进宫还没回来呢,要是回来知道你不在屋子里,那整个京都不都得给找遍了!”

    “这战神都死了,爹不是该准备准备造反了吗?”

    秦时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便宜爹不是对皇位势在必得,心心念念的么,怎么这还不动手?

    本来她是打算得空了去绑了月如歌,拿到兵权就准备帮忙造反的,这她还没使上力呢!

    秦相夫人拉着自己女儿的手轻轻拍了拍,目光意味深长,面色轻笑了一下:“你就别操心这些了,安心等着当公主吧!不用造反,那皇位也是你爹的!”

    昨晚秦相和她说过的话,现在都还让她震惊不已。

    “那哥呢?”

    “你哥被皇帝下旨调进了军营稳定军心去了,月如歌这一死,你真的不难过?”秦相夫人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秦时无比无语的看了自己这个便宜娘亲半响,她又不是原主,难过什么?

    只是想着原主,她忽然脑中一抽一抽的疼,这种感觉!

    随即她忽然身子颤抖了一瞬,猛的嗑上了双眼,头无力的垂了下去,整个人往一边倒去。

    一边的秦相夫人看着秦时这忽然倒下去的身影瞬时吓了一大跳,立马惊叫了一声:“时时?”

    声音中饱含着惊慌担忧。

    秦时只感觉自己又进入了那个一片荒芜的地方,是她的识海吧?

    这个地方,是灰色的,没有天地,没有植被,只有一片荒芜的灰色境地,好似是一个玻璃罐子,却又像那镜花水月一般玄幻的厉害。

    “你来了!”

    一道虚无缥缈的女声忽然从四面八方飘荡到了秦时的虚影中。

    秦时转动身子,找寻着那声音的来源处,却是没有找到。

    “你原本不是我,现在却成了我!”女声虚无的声音有些委屈:“我原本不是你,现在却成了你!”

    秦时没有找到声音的源头,也没有看到人,干脆就静静的站在了原地,不动如山。

    小胖虫不是说绑住了残魂吗?那么这个声音呢??那个被绑住的残魂呢?

    “你别怕,我知道自己死了!他,也死了!可你比我幸运,我的身体,能容纳你这个外来者的灵魂,却是容不下我自己的!”女声轻叹了一声:“这么多天,我在你的识海中看着外界的一切,虽然我很想活着,可是···却是知道再也不可能了!”

    “你···”秦时犹疑着半响,才开了口:“你是秦时?”

    “你原本叫什么?”那声音忽然问道。

    秦时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看到,只能看到灰色的一片空间,虚无的很:“秦时!”

    “那还真是巧了!”女声轻笑了一声,那声音四面八方的传来,让秦时分不清具体的方向。

    “是挺巧!”秦时走了几步:“你出来吧,我们见见!”

    “你保证不叫那只虫子绑我?”女声声音中有一丝埋怨。

    秦时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是来自末世,这个地方有些东西我还不太懂,所以,刚看你被绑也没有办法救你,现在那小胖虫暂时不会来了,你出来吧!”

    那女声犹豫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显现出了身形,只是残魂的魂体有些透明,飘飘荡荡的,不太稳定。

    秦时眨了眨眼,看向出现的原主,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或许,是她用着原主的身体,才会有这种感觉吧!

    原主在离秦时十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身影,幽幽的看着她。

    却在这时,这片虚无飘渺的识海中忽然现出了一道绿色的光芒,秦时还未反应过来,就见自己和原主面对面的紧贴在了一起。

    这就有些尴尬了!秦时咧嘴笑了笑,急忙解释:“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原主睁着眼睛看着秦时,明显不信。

    可秦时自己真的冤枉啊,她是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绿色的光芒越来越盛!

    忽然,原主的残魂变的更加透明,就跟附在了秦时的虚影上一般。

    秦时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就是看到秦相夫人担忧的眼神。

    “我儿,你可算醒了!”

    一边的秦相也看了过来:“醒了就好,这要是还不醒,你爹我这皇帝也不想当了!”

    秦时脸色有些苍白,蓝色的帐幔衬的她皮肤更加白皙,只见她咧嘴勾起了笑:“爹,你不造反,我怎么当公主!”

    脑海中多了,一份原主完整的记忆!

    秦相担忧的瞪了秦时一眼:“你说你,之前天天能上山打老虎的劲去哪了?那月如歌有什么好,他死了,你就伤心成这样!”

    秦时真心觉得冤枉,她不是伤心月如歌的死亡,只是她突然晕厥,也是事实,这还真不好解释。

    秦相夫人看向秦相:“好了,老爷,你是和允文还有要事商议么,时时没事了,你就少说两句,去忙吧!”

    秦允文在一边还一句话没说就被赶走了,顿时无语的很!

    只能伸头看看自家小妹,随后跟着秦相去了书房。

    秦相夫人深深的看着秦时,叹息了一声:“时时,等你爹当了皇帝,给你造个长公主府之后,你想养多少美男养多少,那月如歌啊,已经死了,更何况,月如歌,也长的不怎么样!”

    秦时···之前还觉得自己女儿变心不好的娘是你把?亲娘吗?

    “我真不是因为他!”秦时再次开口,她只觉得自己要陷在这个暗恋月如歌的人设里出不来了!

    秦相夫人点了点头:“好好好,不是因为他,小绿那丫头在我那好好教导几天,这几日就让红袖过来伺候你。”

    “娘怎么安排都行,只是别罚小绿。”

    秦相夫人点了点秦时的额头:“行了,看你脸色,多躺着休息,娘不会罚小绿的!”

    秦时也确实感觉自己虚弱的很,躺在床上点了点头,这床真软啊!

    不过她很是奇怪,她和原主的残魂,这是融合了?

    闭上了眼睛,她再次想着进入那个识海,这次轻而易举就进去了,只是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不再是灰蒙蒙的了,而是一片苍绿,这可比她的空间好多了!

    难道识海这东西还能转换颜色?

    而在一片绿色中,她看到了木之心的身影,在满目的苍绿中一眼发现不了它。

    而此时,夏国京都隐隐的,一些势力开始了行动,随着月如歌的死亡,一场动.乱,即将来临。

    秦相第二日早朝的时候,直接找老皇帝要了一道圣旨,安排了秦允文去接替了月如歌的位置,兵符还没有找到,但是这个位置要先站着。

    郊外的军营之内,秦时跟着秦允文走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