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禀报国师:夫人又要造反 第一卷 改朝换代 016章 回来的主仆

时间:2019-11-30作者:九里木槿

    只是这并没有什么用,秦时依旧没有醒来。

    秦相担忧着女儿,所以第二天同样也是没有去上朝,这一天没去,两天没去,朝堂之事顿时就积压了起来。

    之前反对秦相的一派就有不少觉得还是秦相在朝为好。

    毕竟秦相在朝,虽然他鼓弄老皇帝在后宫享乐,但是朝政向来都处理的极为出色。

    只有部分老臣坚持皇权姓氏,其中以老皇帝的弟弟康王最为不服气。

    老皇帝对自己的异母弟弟也是看不惯,可是又弄不掉他,因此每次康王求见他的时候,他就十分糟心,无比的,他比任何人都希望秦相赶紧上朝处理朝政。

    要不是那些老顽固拦着,他皇位都想给秦相。

    秦相府内,秦相守在花时院的正厅,屋内的太医相继摇了摇头,此时已经是第三天了。

    秦时还是没有醒,而太医也找不出原因。

    而秦相想找秦时的师傅时,才发现秦时的那个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似乎人间蒸发了一般,在夏国,他的人都没打听到任何消息。

    直到这第三天的下午,秦相才接到门口守卫传来的消息,大小姐的师傅回来了,并且身边还跟着一个带着金色面具的人。

    秦相甚至都没有去考虑太多,满心担忧女儿的他急急忙忙的出了院子,希望自己闺女的师傅能有办法救醒自己的女儿。

    星痕跟在自己主子的身侧,面具下的脸色满是纠结,这那天晚上说的好好的,这又突然回来找人帮忙,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啊!

    奈何自己主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路上似乎从听到秦小姐昏迷不醒的消息之后就改了主意!

    秦相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出来对了,因为闺女的师傅不仅回来了,似乎还带来了一个更加身份更加神秘的金色面具黑衣人,一看就很是不凡。

    那通身的气度,绝对不是这八小国出来的。

    “快快,里面请”秦相虽然担心女儿,可毕竟是一国之相,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

    星痕却是没有和秦相客套,而是直接问道:“秦···”

    他本来想叫秦小姐,可是想到了自己在秦相面前的伪装身份,顿时轻咳了一声:“秦相!我此番来,是为了我那小徒的情况!”

    秦相顿时知道自己猜对了,顿时就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担忧之情:“也不知道小女是怎么了,好好的突然昏迷不醒!”边说边带着人前往花时院。

    一边带着金色面具的人看向了星痕,小徒?不是救命恩人吗?

    看来这其中,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星痕没有对视到自己主子疑惑的目光,所以也就错过了解释的机会。

    几人到了花时院的时候,秦相夫人正在抹眼泪。

    秦允文在一边担忧的劝着自己的娘亲,等着看到星痕的时候,他顿时几步就过来迎接了。

    “恩公!”

    恩公?金色面具的男人看向星痕,这到底瞒着他这主子多少事情?

    星痕这次看到了自家主子的眼神,顿时小声道:“尊上,回头我跟您解释!”

    金色面具的人点了点头,掩去了眼中的疑惑,随后眼睛毫无波澜的看向面前的院子。

    院子倒是雅致,就是住的人,实在不雅致。

    星痕和几人打过招呼之后,就让秦相将屋内的太医请了出来。

    之后,他立马请了自己的主子进去。

    秦相看着星痕对待这个金色面具之人的态度,顿时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没错,戴着这个金色面具的人的身份,肯定比小女这个师傅的身份更加的高。

    那说不定就是四大国其中一国的大人物,秦相按捺住了激动的心情,担忧的看向自己女儿的房间门口,等在了外面的厅里。

    秦相夫人倒是已经收了自己的眼泪,既然自家闺女的师傅来了,那就肯定没什么大事,四大国那里的人,都被八小国的人称作仙人之地,那想必是有些奇门之术的。

    更何况,她隐约也对四大国了解一些。

    秦允文也是期待的看着自家小妹的房间门口,一家人此时都是希望秦时赶紧醒过来。

    而在秦时的闺房之内,金色面具的男人站在了床边看着躺在那里毫无知觉的秦时,眼眸深邃,漆黑的眸中不知道在沉思着些什么。

    倒是一边站着的星痕忍不住小声提醒自己的主子:“尊上?”

    被称作尊上的男人这才回神,伸出右手在秦时平躺的身体上虚空划过,随后只见一道透明的屏障瞬间包裹住了秦时的身体。

    金色面具下的脸庞眉头微微皱起,若是他还是九天之上大千世界的尊上,修为并没有被算计消失大半的话,那秦时这点小伤对于他而言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可难就难在,他此时修为也就剩一小半了,要不是听星痕沿途说起他的修为全失只有这个秦小姐能治的话,他也不会回来。

    如果这个姓秦的能够恢复星痕的修为,那就肯定能解他身上的毒,如此一来···

    金色面具的男人探手从自己的随身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颗丹药递给了星痕:“喂她服下,她内伤太重,凡人之躯就是脆弱!”

    身体素质差的不是一点,不过是那天晚上被那巨蟒撞击的而已,居然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也难为这个姓秦的丑女人能够支撑回到相府,没有死在半路上。

    星痕伸手接过丹药,靠近了床边,正要伸手扶着秦时给她喂食丹药的时候,手中的丹药却是不翼而飞。

    金色面具的男人手中赫然拿着那颗丹药,语气冷漠寡淡:“算了,你一边站着,我来吧!”

    星痕目瞪口呆的退后了几步,看着自家尊上掰开了秦时的嘴巴,可是又忽然收回了丹药。

    “尊上?”自家尊上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先前一颗红晶石搞半天,这治伤的丹药,不是也舍不得给吧?

    星痕眼睛里的质疑,简直都要溢了出来。

    金色面具的人转头就看到星痕的目光,顿时冷哼了一声:“你眼睛不想要了?什么眼神?她身体有古怪!”

    星痕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后道:“尊上,秦小姐确实是挺古怪的!”

    至少某些神器他就从来没见过,还有那说话的方式,妥妥的和这些下等国度的其他女子不一般。

    “你和她相处这么多天?挺了解的?”金色面具的人冷不防问了这么一句话。

    星痕面具下的脸色扬起了一抹笑意,声音也轻快了一点:“尊上,秦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这几日我自然是了解了一番,话说也是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金色面具的男人看了一眼秦时,撤了自己布下的透明屏障,随后坐到了一边的圆桌边,也不说走的话!

    星痕跟着站了过去,无语的看着自家的尊上:“一路上我不都说了,尊上,秦小姐这是什么情况啊?”

    “你很担心她?”金色面具的男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随后忽然冷清的眼睛看向了星痕。

    星痕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看见自家尊上的眼神之后又摇了摇头:“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然不能看着她在我面前昏睡不醒!”

    金色面具的男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而是顾自的喝着杯中的水。

    星痕很想问问秦时的情况,可是最终还是没敢问,只是默默的站在了一边。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外面的太阳升的老高,但是耐不住天气已经渐渐转凉。

    秦相给自己夫人披上了一件外套,花时院中偶尔有凉风吹过,还是寒凉的很。

    秦相夫人担忧的看向自己闺女的房间,一颗心就是放不下。

    秦允文也是等的很是焦心,不过他好歹还比较冷静,加上有秦相在一边镇场,也就没多说什么话。

    房间里面,金色面具的男人站起了身,随后只说了一句:“时候到了!”

    话落,他就朝床边走去,刚站立在床边,秦时就睁开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

    刚刚醒来,她还有些蒙圈,等看到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的时候,她才慢慢的回神,哦,自己的身体被巨蟒给震伤了,古地球的身体素质不行。

    一边的星痕看到秦时醒来很是高兴:“秦小姐,你终于醒了!”

    终于醒了??秦时莫名其妙的看向星痕。

    星痕看着秦时迷茫的眼神,立马将这三日在外面听到的事情一一告诉了秦时。

    秦时也懵了懵,这睡了三天了?她第一反应就是这身体太差劲。

    金色面具的男人看着两人聊的火热,淡淡打断了秦时道:“我又救了你一次!”

    星痕在一边再次脑子当机了,尊上,这明明是秦小姐自己醒过来的啊!你那一颗救命的丹药不是又被你自己收回去了么!

    金色面具的人眼神淡淡瞟了一眼星痕,目光的意味,星痕身子颤了颤,好吧,秦小姐,我不敢多说!

    自家尊上这么不要脸,星痕也是第一次见,可随后他就明白了自家尊上的意思。

    秦时眨了眨眼睛:“那你要我报恩?以身相许你又嫌我丑,我也没办法报恩啊!”

    金色面具的男人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真敢说。

    他眼神无波略带嫌弃的看了一眼秦时:“帮我解毒!”

    “哦!”秦时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后略微坏坏的勾起了唇角:“啧啧,这才三天呢!我要是不帮你解毒你能怎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