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禀报国师:夫人又要造反 第一卷 改朝换代 010章 秦允文

时间:2019-11-30作者:九里木槿

    星痕见此,也紧跟着秦时的步伐进入了无名山。

    无名山的面积并不小,山里有什么,没有人能说的准,但是外围确实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只要不深入,基本没有出现过人命的情况。

    秦时走到了一颗大约百年树龄的大树下盘腿坐了下来,树上的枯叶掉了满满厚厚的地面,所以她这么直接坐,也不会弄的身上都是泥土。

    更何况天气晴朗,就是这林间的风有些凉,吹的人脸颊生疼。

    星痕虽然好奇秦时这么做的原因,却没有多问,而是低声道:“秦小姐,我想在这附近走走!”

    秦时看了一眼星痕,知道他想做什么,也不太在意,只是回道:“你自己注意安全!”

    星痕点了头,随后转身朝周边转了转去。

    秦时背靠大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她一专心之后,那种感觉就更加的清楚,就好像自己的精神力一般。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草木之心在她心口处扎根,暖暖的感觉。

    之前在末世,她是听说过关于她的异能草木之心的事情的。

    大抵就是草木之心这种异能量,是在培育胚.胎的时候强行给种子灌注进去的,培育成功了,出来的人类就会天生拥有这种能量。

    但是这种能量进阶极其艰难,除非在古地球那种林木环绕的时候,通过吸收林木间的绿色能量,来进行升级。

    所以她这是重生之后,草木之心的能量也带来了,但是同时,草木之心升级进阶的契机,就在这古地球,所以,草木之心这是在主动进阶?

    秦时猛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忽然扒拉开了自己的领口,随后看到右胸上方,一片小小的类似纹身的绿色痕迹叶子形状的标志出现在了那里。

    这么丑?秦时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

    眨了眨眼,秦时发现那个类似纹身的东西又不见了。

    这是???有灵性了?

    秦时觉得好奇,脑中再度试了试,果然,那个东西又出现了。

    所以,这个标志,是可以随着她的意念出现消失的是吗?

    秦时缓缓陇上了领口,随后盘腿继续闭上了眼睛。

    既然草木之心可以进阶,她是不是以后没事可以经常来这无名山坐坐?

    毕竟是要造反的人,实力才是一切。

    只是她的想法还没完善,就硬件了一阵嘈杂声传来:“搜,那个小子跑不远的!”

    秦时眉头顿时挑了起来,这无名山是跟她犯冲吗???

    她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随后用自己的能量操控了一边的枝条送她上了树。

    这也是她刚刚研发出来的新招,毕竟是草木之心,据说进阶之后是可以通神木,控林木。

    她这一试,果然如此。

    坐在树枝上,稀疏泛黄的枝叶勉强遮住了她的身形。

    一动不动,秦时继续闭上了眼睛,眼下的她,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嘈杂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近,直接干扰了秦时的打坐。

    秦时再次睁开了双眼,坐在枝头看着不远处,想起了去周边转转的星痕。

    星痕的来处她没问,但是现在的星痕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她要不要去找找?

    万一遇上这伙找人的,怕是麻烦不小。

    要不是自己救的,秦时还无所谓,可自己既然救了,就不能容许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

    想着,她打算等着这帮人搜过这里之后就下去找找。

    只是事情也不凑巧,那伙人还没搜到这里,就在一个泛黄的草丛中发现了要找的人。

    那人背对着秦时,一身血污。

    秦时眉头微皱,那么近?她刚刚怎么没有闻到血腥味?

    “秦允文,你倒是跑啊!”那伙人一身灰色的衣衫,练家子的打扮,个个看起来都十分的凶悍。

    领头说话的人左脸上有一块刀疤,一说话那刀疤就狰狞了起来,看着更加的骇人。

    背对着秦时的人冷哼了一声,倒是颇有风骨:“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来就是了,只是你们就算抓了我,杀了我,皇位最终还会只是我爹的。”

    够嚣张!秦时暗赞了一声,这么嚣张的人,还真是讨喜。

    只是,等等!

    秦时翻了翻原主的记忆,原主的大哥···貌似就叫做秦允文?

    联合刚刚的简短对话,以及现在那边还在继续的对话???

    所以····那被追杀的人是原主的亲大哥?

    原主被杀死在了这无名山,原主的大哥不会也这么惨吧?

    不对呀,她不是在这么!

    那救不救?废话,肯定是要救的!

    秦时正要下去救人,就听到一声冷哼:“大胆鼠辈,既然敢扰我清修,该死!”

    这声音???是星痕!

    秦时没动作了,重新坐回了树枝上。

    星痕本是回来找秦时的,却见这边围了一帮人。

    虽然知道秦时没有什么危险,却也还是冲了过来,哪知道过来才知道被围的不是秦时!

    只是他都说这么大的话了,总不能退缩吧!

    身为大千世界的人,总得有点胆量!

    那些人看着戴着面具的星痕,心里有点摸不清这个星痕的底细。

    领头的刀疤男倒是十分客气的道了歉:“我们是无意追人至此的,扰了··公子的清修,真是十分的抱歉,我们抓了人就走!”

    听面具人说话的声音,十分的年轻,所以领头的刀疤男称呼星痕为公子。

    星痕正要说那就赶紧的走吧,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就在这时,他却是听到了秦时的声音:“救人!”

    星痕看向被围在中间的狼狈的人影,弄不明白秦时想干什么,但是救人他懂。

    “一句道歉有用要官府做什么!”

    星痕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让步,而是上前一步:“这人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领头的刀疤男顿时收了客气的脸庞,面目都狰狞了起来:“这位公子,八小国的禁令您要是不记得,我可以提醒下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八小国就是凡人国度,没有资质和资格去清修,谁敢提第二天就死了!

    星痕并不怯,反而是直接习惯性的微抬右手道:“我来自哪里,难道还要给你们汇报?”

    话落,就见一根藤条忽然毫无征兆的朝着刀疤男一行打去。

    原来是秦时等的实在无语,在树枝上看见了星痕的动作,干脆顺势而为,最后用自己的能量控制了这片区域的林木藤条为她所用!

    刀疤男再怎么凶悍,也只是有着武力的凡人,秦时这一控制藤条挥打,就直接打在了刀疤男的脸上。

    刀疤男只觉得自己原本就有刀疤的脸更加的疼,心下也慌了一瞬。

    一行人见刀疤男被打,也就都慌了神,心下也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面具人,并不是八小国的人,看情况应该是那边四大国的 人!难怪如此的目中无人!

    “大人饶命!我等不知道大人来自四大国,因此言语间多有冒犯,还请大人恕罪!”刀疤男明白自己在八小国夏国来说,或许是可以横一横,但是在面对四大国的人时,哪怕是普通的百姓,他也是需要夹起尾巴做人的。

    星痕身形站着未动,面具下的脸更是面无表情,声音冷硬道:“这人留下,你们赶紧滚!”

    刀疤男立马拱手就要走,出来混,命都没了混什么!

    其余人自然都是听从刀疤男的,既然领头的老大都走了,他们也不会在这里留下。

    更何况还有一个来自于四大国的能人异士在此,他们也惜命。

    一行人急忙的朝无名山外撤了出去,秦允文一身狼狈半跪在了地上,看向了星痕:“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刚刚那些人和眼前这个蓝衣面具人的对话,他都听见了。

    真是峰回路转,按照一开始收到的消息,他本来应该是不会遇上什么危险的,只是没料到一直跟着他的侍卫,有一个叛变了。

    好在,转机出现了。

    星痕面具下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闪过一丝窘迫,实际上救眼前这个狼狈少年的人另有其他人。

    秦时见那些刀疤男走远了之后,才从枝头上滑落了下来,随后快步穿过林木,来到了星痕和那个狼狈少年的面前。

    虽然不太习惯这样多了亲人的感觉,但是秦时一点都没有心虚怯场的意思,既然这身体是她的,她自然是会接受这个身体带来的所有的一切。

    “哥?”秦时故作疑惑的大喊了一声狼狈的少年,似乎不敢相信一般。

    星痕错愕的看了秦时一眼,感情秦时让他救人是打掩护,这个人是秦相府的大公子?

    只是,救自己的亲哥干嘛还需要他打掩护?和他那个尊上一样神神秘秘的!

    秦允文也是错愕的抬头看向喊他哥的少女,顿时惊讶了,满面的脏污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但是没有影响他少年独有的清脆嗓音:“妹妹?”

    “哥你怎么??”这么狼狈···后面的话秦时没说出口,但是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

    秦允文似乎有些尴尬自己在妹妹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一个人,但是此时似乎也不是尴尬的时候。

    只听他声音比之一开始低了一点:“前日晚上我收到父亲的家书,你没事了吧?”

    秦时摇了摇头:“我没事啊,是我师傅救了我!”

    星痕在一边只觉得自己这个秦相府大公子和大小姐师傅的名头似乎背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