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大宋第一状元郎 第五百二十六章 剧变

时间:2020-01-20作者:日日生

    时值盛夏,骄阳似火。

    汴梁城郊,往来的客商举起袖子擦汗,路边树下几个大汉赤膊躺着乘凉。几个垂髫小童,扛着一个瓦罐,里面是刚从河里捉回来的泥鳅。

    一匹骏马呼啸而过,打断了片刻的宁静,很快路人们收回目光,又恢复到热气腾腾的平静中来。

    熟悉最近汴梁变化的老住户,都知道敢在京师官道上这么骑马的,只有一种人,就是驿卒。

    一人一骑直奔都门,在门口守卫的禁军远远看见,直接开门。

    连过六道正门,来到明堂外,驿卒才下马。

    不一会,消息传了进去,白时中面色大变。

    “杨少宰呢?”白时中环顾四周,问道。

    “少宰他身体抱恙,最近一直没有前来明堂。”宋江沉吟道:“本官几次去昭德坊,也寻不到少宰,许是在长乐楼。”

    “速速前去,通报少宰...算了,事不宜迟,我们一道前去吧。”

    平日里出现一个就不得了的大员,跟赶集一样,挤在一辆马车上,跟着宋江去长乐楼。

    此时的杨霖却不在长乐楼中,在汴梁左近,原本多是豪门皇室,禁军世家的府邸。即使你怎样的达官贵人,也难在此安置出如其他地方一般阡陌连云的山庄出来。

    不过禁军世家被铲除之后,空出许多院子,如今一个被开发出来。此处庄园有田有水,槐树荫荫,远望汴河,也颇有一番富贵人家的野趣。

    里面却是道观一般,常有摆放着三清的大堂,杨霖在此为耶律延禧贺乔迁之喜。

    耶律延禧丝毫没有皇帝架子,很好说话,可以说是非常的识时务。

    这般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那怪能把好端端的大辽葬送,真的是很没有羞耻心...

    杨霖心底虽然厌恶,但是脸上丝毫看不出来,笑吟吟地陪着他逛了一圈。

    不出意外,这里就是耶律延禧再汴梁歇脚的地方了,当然早晚有一天,他会被无数的大宋将士簇拥着,回到契丹。

    去完成他的使命,做上几个月的傀儡,然后顺利过渡。

    院子内遍布的侍卫,都是万岁营的亲卫兵,保护着耶律延禧的安全。

    暗处还有日本直的番子,可以说是全面保护了起来,这个吉祥物在汴梁可以十分地放心。

    耶律延禧笑道:“有劳杨少宰了,这处庭院十分好,就是不知道离汴梁球市远不远,能不能去看蹴鞠联赛。”

    你这个亡国狗昏君,杨霖直接无语了,这就是现实版的乐不思辽啊。

    昏君不知亡国恨,你还要看球,你看个球啊。

    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杨霖笑道:“自然是可以的,不过须得在亲卫们的护卫下前去。”

    “这个自然。”

    跟这样的人坐在一块,杨霖直感觉浑身难受,不一会就起身告辞。

    除了院子,低声吩咐身边的吕望:“看好了,别让他出事,安安稳稳养几个月再说。”

    “属下明白。”

    刚走到门口,只见陆谦带着一辆马车,奔驰而来。

    “少宰。”隔着远远的,就有人露出头来叫喊,听声音就知道是宋江。

    “这是做什么,难道有大事?”杨霖心中一紧,不一会马车过来,车帘掀开,杨霖愕然道:“明堂搬家?”

    “嗨!少宰,莫要耍笑了,出了大事了。”

    白时中挤出来,也顾不上宰相的仪表了,坐到马车车头,浑身是汗:“少宰,那应州府的契丹兵发生了内乱,怨军八营哗变杀了耶律宪,耶律宪手下的契丹人干脆打开城门,投降了完颜宗望。

    怨军叛变之后,又发生了内乱,郭药师杀了董小丑,走投无路也降了金兵了。

    应州一丢,女真人有了根基,已然把云州团团围住。契丹人好不容易聚齐的一点士气,也是烟消云散,不少人纷纷投降。”

    杨霖怔了一下,最可怕的是,这应该是至少十天前的消息。

    当初在幽燕,吴玠问自己的时候,自己还得意洋洋地说这怨军八营就是废物,把他们还给耶律大石,就是要在他身边埋个炸药。

    没想到一语成谶,可惜,现在耶律大石是自己这一伙的,谁想到它这个时候炸了...

    应州的变局,让云内局势更加艰难,耶律大石拼死一搏,好不容易打出一丝丝希望,就此化为泡影。

    这可怜的耶律大石...

    女真人有了应州这个桥头堡,就可以从德兴府,源源不断地输送有生力量,沿着桑干河西进。

    也就是说,女真鞑子,突然具有了打持久战的条件。

    毕竟就这么耗着,最先撑不出的,肯定是契丹人。

    杨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刚刚走出的府邸,心中暗道,这厮恐怕很快要出山了。

    “时局至此,急是没用的,女真人占据应州城,却不能让他们占据应州府。让种师道集中兵马,在应州和敌人相持。这地方靠近雁门关,往西是秦陇,往东是河东,我还是那句话,战火不可烧到宋境。”

    战火不可烧到宋境,在南边却已经打得热火朝天。

    福州府外,占婆人的战船屡遭重创,再一次验证了,北边异族多是硬骨头,南边的蛮夷尽是些蹉鸟。

    占婆人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在沿海肆意妄为。南海水师成立之后,以新军击之,连战连捷。

    福建一带的渔民,平日里老实巴交,逆来顺受的,给了他们战船和武器之后,猛的就跟入海的蛟龙一般。

    广阔的海面上,一望无垠,谁也不知道海的那面是什么,除了杨霖。

    吴璘意气风发,站在船头,看着手下兵马,一队队地押送占婆俘虏。

    这些人长相怪异,皮肤黝黑,服饰更是花里胡哨,几乎没有什么着甲之士。

    这时候,一个当地的士绅,上前道:“吴指挥,恭喜吴指挥立下战功赫赫,封爵指日可待。苏某受父老所托,特来慰军犒师。”

    吴璘认得他,是当地的豪富苏济北,水师建立时候,十分热心功劳很大。当下也不敢托大,毕竟还要在这里呆很久,离不开这些地头蛇的支持。

    “苏老太客气了,本官一定把这儿的民风上报朝廷,请求嘉奖,立碑著书。”

    苏济北眼色一亮,指着远处道:“今上和先帝,屡开边疆,可知是个喜欢武功的圣明君主。将军可知道,在那澎湖以东,有一大岛,号称夷洲。

    当初大禹定鼎,此地属于九州之一的扬州,将军若是上表,请求收复此地,这南海赫赫水师,才算是有了真正的扩土功勋。”

    福州的海商,最怕的就是占婆人,而他们也知道占婆人最怕什么。

    若是控制了夷州岛,打击这些占婆海贼,将使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到那时,才是福州海商入海之日,闽人真正崛起之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