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月遇从云 二十二

时间:2019-11-29作者:相于

    顾疏觉着莫名其妙,又见时胤盯着她的眼睛,坏笑着说:“将来我们不会再回来了。”

    顾疏低下头沉默了,时胤见状,手脚乱作一团,慌乱哄说,“我只是随口一说,将来还可以到这里来游玩嘛,兴起时我陪着你来住上一年半载的可好?”

    顾疏沉着脸抬起头,忽而对着时胤狡黠一笑,并不在意方才,兴起拉着时胤的手臂,双手比划说着方才听别人说下午有杂技班子到这摆台。

    一面还转头吩咐小厮:“快去叫上时胥、暨儿,咱们一家人去看个热闹。”

    时胤对这她的背影,失神一笑。

    用过午饭,顾疏怀中抱着暨儿,时胥跟在时胤身旁,并排走着,镇子上人可都闻风而动的,这样的热闹的事,人怎么会少,与她们擦肩而过的人都是小跑着的,这下可把时胥、顾疏看得心急了,一心想抢个好位置看,赶忙拉着时胤快跑,与时胥都还似小孩。

    顾疏与时胤在站在人群之中,时胤怕她累,将暨儿接过自己抱着,还不忘取笑她,这就是不带奶娘的后果。

    台上开场,顾疏不理会他,目不转睛,一心扑在台上,她可听人说了今夜有投掷刀剑、走绳索、幻术呢。

    不一会,顾疏悄悄转头去看时胤,见他也看得认真,怀里的暨儿也是呆呆地看着,看到精彩处还会咿呀地叫着,那口水都快滴到衣服上了。顾疏在底下暗暗伸手去握时胤宽大的手掌,旋即被温热且有力地反握回来。

    “陛下,你说我还有你。”顾疏踮起脚尖,贴在时胤的耳旁,“那你便还有我。”

    恰巧喝彩声起,顾疏不知道时胤有没有听得清楚,反正她不经意一瞥,这厮的耳尖是红的。

    这手握久了,时胤顾不上暨儿,顾疏想拍掌叫好的手都没有,顾疏微微挣扎,这时胤却握得更紧了。

    散场归家的时候,走在一条傍河小路上,眼前是飞霞流丹,只觉得若是走上眼前的那座石桥中央就触手可及了,炊烟袅袅,顾疏已经能闻出都是什么饭菜香了,可就又让时胤打趣了,说是做不会做,吃倒是厉害得很。顾疏也敢驳回去,说与时胤彼此彼此呢。

    远远看去,这一行人有说有笑,伴着成绮余霞缓缓归家。

    这一夜,毂国士兵挑衅驻守的渊国军队,一时的口舌之争成了血气方刚的斗殴,这一下谁也没想到就这样开战了。

    消息传来的时候,时胤还在用晚饭呢,这饭都没有办法好好用了,原本是明儿一早出发的,而时胤只能带人先行一步去了。

    饭厅一时间冷清了不少,剩下的都心怀忧虑咽下饭菜,即便再不舍也没有说出口的必要。。

    第二日,顾疏起了个大早,亲自打点时胥、时暨的行李,还与奶娘说她是毂国的嫡公主,这一去若是有人要苛刻了两人,尽管借着名头去闹,他们去毂国是做客人的,不是去受苦的。

    晨光微熹,大宅门口马车轱辘转动起来,时胥、时暨远行了,顾疏亲眼看着他们启程,直到没了影子,才转身叹了口气,吩咐剩下的人可以起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