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月遇从云 四

时间:2019-11-29作者:相于

    未到一年,她过了生辰,算是及笄的,麓王病重有退位的打算,时胤该准备娶她了。

    王后挑的吉日,二月初五,太子府纳侧妃顾氏。

    十里红妆是有的,只是侧室不能身着正红,喇叭唢呐吹吹打打,太子府大摆宴席三天,王后到场恭贺,更不必说王城里的那些名门望族,不仅是太子府上热闹,这街市上也热闹。

    谡斟王城内谁人不知太子时胤、毂国公主顾疏,好一对才子佳人,连外人都可惜配的是侧室。

    洞房花烛,红烛映着窗纸跃动,屋内颇有些昏暗,最是适合浓情惬意。

    时胤饮酒半醉走进洞房的时候,就瞧见这顾疏端正坐于床边,下人请他摘去盖头,什么盛装的她没见过,就是没见过她的红妆,她只是与他对上眼睛,也在时胤看来实在是别样魅惑人心。

    合卺酒时,顾疏嘴上说着好喝,脸上神色却没有欢喜,快哭了似的,时胤没有拦着让她贪杯,几杯下肚就满脸透红,醉得迷糊。

    这般不胜酒量,嘴里还嘟囔着“今日她嫁人高兴”,让时胤陪着她喝,继续喝。

    时胤倒了杯茶哄她是酒,她便爽快喝下,又哄问她可有什么伤心事,她在时胤满怀期待的目光里,义愤填膺地说这曹操真是可恶,杀伏皇后、董贵人连皇子都不放过,还有那甄宓死得好委屈,说到心疼处还望着时胤说他怎么不哭,时胤听得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就轻拍她的背安慰着,“对,可怜得很,你平日里还是少看些戏文罢,不哭好不好?”

    时胤将她扶到床上去,又亲自为她去钗环,就听见顾疏趴在床上隐隐啜泣声,

    “委屈,我为何要受这样的委屈,若是我母后还在,怎么肯让这些人欺负我......”

    时胤只当她和亲得不情不愿,心中有些惊诧,她可从未表露过,这样的伤心只留在了心底。时胤只怜惜地抚了抚她的额头,而她涕泪纵横将床褥擦得一塌糊涂。

    时胤就有些头疼了,将侍女唤进来重新换了新的床褥,让人把顾疏扶去沐浴更衣。顾疏再回来的时候,只披发单衣走到床前,鼻尖红透,眼梢也一抹红,抬眸向上瞧他,便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时胤喉结滚动,有些反应,“可还难过?”

    顾疏酒醒得差不多,只摇摇头走上前坐于床边。她也还知晓今夜是是要做什么的。

    这种男女之事,顾疏虽见过,但见真章的时候还是不大敢的。可偏是她低头左等右等,也不见身边的人有什么动作。

    她忍不住出声,特意怯怯地喊了声,“太子殿下?”

    “嗯?”时胤身子晃动,半眯着眼睛,沉默半晌开口,“快睡吧,明日要早起呢。”

    顾疏眉头微蹙,试探道,“陪房丫头有没有教过殿下?”

    时胤和衣躺下,抬手一横遮去眼中的笑意,张口就来:“政务繁忙,未曾有空。”

    顾疏提气闭眼,回忆着昔日她曾作侍女站在床幔外,只依稀见楼里的姑娘与恩客嘴对嘴,紧接着恩客就搂着姑娘,两人胶着一团,之后她们就该退下了。

    再睁眼,时胤已到眼前,问着,“你在做什么?”

    顾疏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亲上去,只觉柔软,以及那令人微醺的酒气令人发热,可时胤并不似恩客会将她搂住,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

    时胤在离她唇边的咫尺之间,骂道,“傻。”

    旋即,薄唇微张含住她的唇,反客为主,衔其口,吮其舌。

    天还未亮,时胤醒来,就见他的手搂着她的腰将她紧锢在怀里,十分霸道。

    时胤见她还未醒,睡得安然很是可爱,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才舍得翻身下床。

    天稍亮,时胤练完功回房,见床上已空,顾疏正恹恹欲睡坐于镜前由着侍女梳洗打扮,见时胤来了甚是高兴,“殿下,快、快传膳。”

    顾疏想的是大漆食盒由侍女捧着、挑着鱼贯而入,等了半晌也没见着,直到侍女来请上座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摆饭了,到桌上一见清清淡淡白粥馒头小菜,还有几式样点心,寻常人家的模样。

    顾疏看了看时胤没说话,这一年在宫中锦衣玉食的,她都快忘了来时的日子。

    时胤只吃上几口就早早停了箸,看顾疏吃得香,忍不住问,“宫里是缺了你多少吃的?”

    “妾身昨儿一天肚子里都是空的,况且从未吃过太子府的,稀奇。”

    时胤别过头不再说什么。

    吃过后,时胤带着新妇进宫拜见,实在是匆匆,顾疏临时拿了两块点心,在马车上颠得实在有些想吐没口味了,拿在手中实在累赘,灵机一动,默默凑近时胤,歪头瞧着时胤的心情不差,嘴角还噙着笑呢,时胤眼珠一动看着她。

    顾疏便一笑,拿着点心递到他嘴边,贴心地说,“妾身瞧着殿下早膳用的不多,府上的点心做得不错,吃几块吧?”

    时胤盯着她看了半晌,默默开口衔了去。顾疏见他愿吃,将拿的两块都欢喜地投喂了。

    太子府到王宫的路程本就短,一刻钟就到了。这一下马车,她就像活过来似的,自己蹦跳着下车,时胤看着她,仍旧是没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无言穿过重重宫墙,无论是中宫还是御前她都熟悉,要什么样的端庄,什么谈吐,什么时候该说笑,她都摸索得一清二楚。

    麓王在病床上下不来,咳得连说话都费劲。他们二人没有跪多久得了厚重的赏赐退出来。

    王后早就在宫里盼着了,一见他们,就将备的好东西全拿出来,还拉着顾疏的手悄悄问着,昨夜如何,顾疏只红着脸不肯说,王后只说让她快些怀上,让太子府子嗣昌盛,又说她是亲自一手教导出来的,错不了的。

    从宫里出来,时胤要回府换身衣裳去当差,顾疏不想再坐什么马车,一心只想着嫁出宫了终于能上街野了。

    时胤一听她说马车不舒服,随即让人牵马来,两人共骑一匹,或许时胤心里还想着顾疏能感动,而顾疏心里只想骂娘,这还不如坐马车呢,起码宽敞。街上人多,骑马慢行只能让市井人家看足恩爱。

    “怎的不说话了?”

    “妾身浑身酸疼,在这马上备受煎熬。”

    顾疏盼着时胤能把她放下,却不料,时胤狠夹马背,急驱人群,一路狂奔到家,把顾疏吓楞得不知道该如何夸他贴心。

    她坐在屋子里端着茶,看着下人服侍时胤换衣,心里想着时胤稳坐太子之位是不是因有什么毛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