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的地球爸爸 第26章 盛况

时间:2019-12-24作者:子莫语

    今天的梁山过得很充实。

    大老远坐车来了山城,认了icpc的大领导当大哥,路上还遇到了绑匪,晚上吃了顿火锅,见了夸父,拿了天赋,又从另一位icpc的大领导手里敲了一万块钱,结果到最后这钱还没捂热乎呢,就在电脑和桌子上赔了个七七八八。

    虽然方婉清告诉梁山,在这儿住一天只需要三百块钱,但那是人家icpc的内部价。

    并不代表着酒店不高档,也并不意味着客房里的桌子就便宜了。

    为了不给方婉清和杨怀先添麻烦,梁山大晚上的直接把酒店客服给叫来了房间咨询,这才知道,人家这书桌是纯实木的,而且还是用的比较贵的红木,一套下来得六千多块钱……

    梁山知道,人家icpc家大业大的,没必要在这事儿上坑自己这么个小老百姓。

    所以他只能咬着牙把钱给赔了。

    手中拿着酒店给开的发票,梁山坐在床头欲哭无泪,突然有些羡慕起方婉清来。

    自己这还只是砸碎了一张桌子,方婉清在高铁上可是把人家车厢都给打穿了!

    当然,这两件事儿的性质不一样。

    高铁上那是突发了一场绑架案,方婉清作为icpc的编外人员,理论上来说,动手打人属于执行公务。

    列车的损失当然也有icpc来报销。

    不过不管怎么说,经过这一次的教训,梁山终于懂了一个道理。

    当异能者是真特么的费钱啊!

    还好之前为了教训小刀,让地球爸爸搞出来的那场地震,没人知道跟梁山有关系,否则市政局还不得让梁山把底裤都给赔掉了!

    还有今天晚上,在“望江红”火锅店,幸好汪冕没在意天雷造成的破坏,幸好梁山跑得快,幸好火锅店的老板肯定是去找icpc的人要赔偿了,否则……

    这么一想……

    好像赚大了啊!

    念及于此,梁山立刻振作起了精神,随即想到了第二个问题。

    “对了爸爸,我之前在那条甬道里的时候,总感觉过了很长的时间,怎么出去之后汪冕他们才找过来?”

    对此,地球爸爸的回答也显得有些不太确定。

    “不知道诶……你在那个时候其实是进入了一个比较特别的空间,就连为父一开始都没法儿找到你,所以,也许……”

    梁山一点就透:“您是想说,也许在那个空间里面,时间流速与外面不一样?”

    “或许吧。”

    梁山点点头,不再纠结于此,转而道:“那爸爸您最后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事儿该怎么说呢。”地球爸爸犹豫着道:“一开始的时候,你确实从为父的视线中消失了,可把为父给紧张坏了,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我又突然感觉到了你的存在,于是就想着先打道雷过去看看……”

    闻言,梁山当即笑道:“或许这就是父子连心吧!”

    “对啊!”地球爸爸显得很高兴:“没错儿!就是父子连心!真不愧是我儿砸!这文化水平就是高!”

    ……

    在之后的时间里面,梁山没有再测试自己的天赋,而是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地球爸爸聊着天,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两点多,梁山才被枕边的电话铃声给吵醒。

    电话那头的方婉清仿佛一头母狮子般吼道:“梁山你终于知道接老娘电话了!快起来退房!”

    十分钟之后。

    梁山与方婉清在大堂集合,很快就办好了退房手续。

    “现在这么早,咱们去哪儿?”

    方婉清瞪了梁山一眼,没好气地回道:“有人来接我们。”

    正说着呢,一个熟悉的大光头就出现在了酒店门口,迎面朝梁山走来。

    “二位,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请跟我来。”

    梁山疑惑地朝方婉清挑了挑眉,后者则干脆问道:“怎么是你?”

    樊春晖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杨处长现在公务缠身,实在抽不出空来,所以特意委托我来接二位过去。”

    “去哪儿?”

    “当然是去山城竞技场了。”

    梁山不解道:“竞技赛不是晚上六点才开始吗?现在过去太早了吧?”

    樊春晖摇摇头:“不早,要是再晚一些,恐怕车子就开不进去了……”

    片刻之后,梁山才终于明白了樊春晖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敢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人,和车。

    此时众人距离山城竞技场还有一两公里的路程,但前行的车辆已经将马路给堵了个水泄不通,两旁的人行道上更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

    大部分人的手中都举着一面印着火焰图案的小旗子,头上扎着红色的头巾,神色兴奋,慷慨激昂。

    “这些都是王喜的粉丝,从全国各地赶来的。”

    樊春晖正说着呢,就从后视镜里看到方婉清不知从哪里掏出了跟其他人一模一样的红色头巾和小旗子……

    一旁的梁山都惊了。

    “你也是王喜的粉丝?”

    话音落下,方婉清立刻挑起了高高的眉头:“难道你不是?”

    看那样子,压根儿不像是在问梁山是不是王喜的粉丝,而是在问他是不是个男人。

    于是梁山忙不迭点头道:“我当然是!不过不是你们那个什么……什么双喜会的成员……”

    双喜会,就是王喜粉丝群体给自己取的名字。

    据不完全统计,现如今全国实名登记在册的双喜会成员已经超过了五千万……

    这规模,这人气,也是没谁了。

    抛开王喜s级异能者的实力不谈,或许更主要的还是与他平易近人、过度宠粉的性格有关。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王喜是属于s级强者里面比较喜欢抛头露面的那种。

    自然粉丝基础要庞大很多。

    面对梁山的托词,方婉清二话不说,便将手中的火焰旗交到了他的手中,情真意切地说道:“加入双喜会不分早晚,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志了。”

    梁山对此无话可说,只能默默接受。

    否则他担心方婉清一个激动把自己从车窗户给扔出去,然后被广大人民群众鄙夷的唾沫给淹死。

    不过有一说一,即便隔着窗玻璃,四周人群那欢乐激情的气氛也着实感染了梁山。

    仿佛此时正值一场盛大的庆典。

    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尚在父母怀中的婴儿,简直都比过年还高兴。

    梁山怀疑,就算某天国足进了超能世界杯,都不会出现这样的盛况。

    说起来也是够丢人的,这都啥年代了,踢球都能用超能力了,国足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一如既往的烂泥扶不上墙……

    梁山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车子终于缓缓行驶到了山城竞技场的大门口。

    樊春晖转过头来说道:“你们下车之后就在此地站着不要走动,我去停个车就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