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的地球爸爸 第24章 一手交钱,一手宽衣

时间:2019-12-24作者:子莫语

    汪冕的直觉告诉他,此时站在面前的这个小屁孩儿是在跟自己扯犊子。

    但他没有证据。

    好在icpc办案,很多时候也不需要证据。

    虽说今天这事儿闹得,颇有种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意思,如果是放在其他时候,或许汪冕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这一次却不行。

    为了这次的大机缘,汪冕已经等了太久,也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在王喜与卡洛尔竞技赛前夜擅离职守已经很冒险了。

    为了跟icpc总部的那位上师牵上线,汪冕更是差不多把半个身家都给投进去了。

    最最关键的是,他还因此欠下了很多人情债。

    所以汪冕此番行事,只奉行一个原则。

    宁杀错,不放过。

    汪冕当然不可能真的杀了梁山,但他认为一个异能者,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如此巧合地出现在这么重要的地方,就算对方真的什么也没干,也绝不能轻易放走。

    “这位……小兄弟……”

    “我叫梁山,梁山好汉的梁山。”

    “好,梁小兄弟,不知道能不能跟你单独聊两句?”汪冕笑得很和善,话说得也很客气。

    却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不容拒绝的意思。

    梁山不傻。

    他知道,即便眼前这个胖子表现得再怎么亲善,对方也是icpc的人,而且据地球爸爸说,还是一个什么副部长。

    icpc有好人吗?

    有。

    但绝对没有善良之辈。

    梁山有心想要拒绝,可势比人强,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方婉清和杨怀先的关系,却仍旧要把自己留下来,说明是真的铁了心了。

    如果要撕破脸,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梁山是梁山好汉的梁山,那么自然好汉不吃眼前亏。

    所以下一刻,梁山也跟着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啊。”

    汪冕对于梁山的识时务非常满意,转身对方婉清微微颔首,便带着梁山回了之前的包厢。

    说是“单独聊聊”,但实际上,最后走进包厢的却有三个人。

    除了汪冕和梁山,还有一个穿着黑衬衣的中年人。

    “这位是白术,是我的秘书。”

    汪冕简单介绍了一句,随后便开门见山道:“实不相瞒,梁小兄弟,这次我们过来,是为了找一件东西的,传闻此物出世的时候,会生出天地异象,产生剧烈的灵气波动……”

    汪冕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梁山的眼睛,却遗憾地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之前梁小兄弟就在此处,也发现了灵气潮汐的到来,原本我以为那地震和雷电都与此相关,但现在听来,那雷霆竟是梁小兄弟招来的,那么我想问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异之物?”

    梁山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能不能具体说说是个什么东西?”

    “大概是……”汪冕的目光渐锐:“一面镜子。”

    但很可惜,梁山的表情仍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镜子?”梁山故作思考地沉吟了一番,随之道:“厕所里面倒确实有一面镜子,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汪冕转头瞥了身旁的白术一眼,后者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但汪冕仍旧不死心。

    所以他笑得越发和蔼可亲了一些:“如果梁小兄弟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搜一下身?”

    闻言,梁山的神色终于发生了变化。

    “您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汪冕笑容不减,再道:“当然,如果事后证明梁小兄弟所言非虚,我愿意道歉,并以个人的名义,拿出一笔补偿,作为梁小兄弟的精神损失费。”

    这话看似说得非常诚恳。

    实则霸道无比。

    但梁山的回应却令汪冕忍不住一愣。

    “你能给多少?”

    汪冕感觉自己有点儿没跟上对方的思维节奏,整个脑子都有点儿发木。

    不是,这怎么还一本正经地问起价儿来了呢!

    自己这是要搜身啊!

    又不是要你卖身!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当然,懵归懵,汪冕还是下意识地回答道:“大概……五千块?”

    汪冕大概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一个小屁孩儿显得这么的没底气。

    更让他难受的是,对方似乎还显得很不满意的样子。

    “不是,您堂堂一个icpc的大领导,就出这个价?也太没诚意了吧!一万!”

    汪冕脑子嗡嗡的,没想到居然被人家给鄙视了!

    当然,对他而言,一万块钱也的确不是个太大的数字,当即也懒得再跟梁山再费口水,直接点头答应道:“好。”

    闻言,梁山先是一喜,没想到自己随便喊个价,对方竟然就真的同意了。

    但随后又是深深的遗憾。

    看来还是报低了啊!

    不过既然已经说定了,梁山也没好意思再反悔,当即伸出了手。

    汪冕眨巴眨巴眼睛:“怎么个意思?”

    梁山一脸的理所当然:“先给钱。只要钱到账了我立马脱衣服。”

    汪冕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感觉这番对话越来越跑偏了呢!

    汪冕彻底没了脾气:“我身上可没带这么多现金,把你的账号告诉我……”

    要不还是说人家icpc办事效率高。

    不到两分钟。

    梁山的网络账户上就多了一万块钱。

    收到钱的梁山整个人都笑开了花,也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如约开始宽衣解带……

    汪冕见状赶紧摆了摆手:“不用这么麻烦,老白……”

    话音落下,始终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白术迈步来到了梁山的身前,伸出手,在梁山的身上仔细摸索起来。

    对此,梁山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老老实实地抬高了双手,就当是过安检了。

    白术搜得很仔细,甚至连梁山的鞋子、领口和头发里面都检查了,也不知道这些地方怎么藏得了一面镜子。

    整场搜身总共持续了差不多三四分钟的样子,白术这才慢条斯理地收了手,面带遗憾地对汪冕摇了摇头。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摇头了。

    至此,汪冕才终于死了心,或者说,终于放了心。

    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约对梁山鞠了一躬,沉声道:“梁小兄弟,抱歉,刚才误会你了。”

    梁山乐呵呵地摆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有空再来啊!”

    汪冕满脑门子的黑线,勉强笑道:“你跟你的朋友可以走了。”

    “好嘞。”

    梁山点点头,因为凭空得来的一万块钱而激动得脸色潮红,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衣衫,一边迈步走出了包间,却是不知道这一幕落在方婉清眼里是何光景……

    汪冕目送两人慢步走出火锅店门口,沉了一口气,对白术道:“东西没丢,接着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