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的地球爸爸 第23章 我悟了

时间:2019-12-24作者:子莫语

    当梁山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

    这种改变不是客观意义上的。

    只单纯存在于梁山的主观感受。

    他眼中的色彩更加斑斓,耳边的风声更加清晰。

    他能嗅到石壁中淡薄的血腥气,也能感受到指尖那微不足道的湿意。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梁山能感受到空气中那无处不在的灵能波动。

    虽然很细微。

    但却真实地存在着。

    这叫气感。

    标志着一个普通人正式跨入异能者的门槛。

    所以icpc称之为入门级。

    换言之。

    梁山觉醒了。

    他有些兴奋,又有些茫然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脑袋还有些昏沉,但站得很稳。

    夸父看着这一幕,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你,你你,你……”

    相较于夸父因为震撼而变得有些结巴的声音,另一道呼唤则显得焦急了许多。

    “儿砸!你没事儿吧!”

    梁山咧着嘴,傻笑着道:“我没事儿,谢谢爸爸。”

    于是夸父止住了话头,刚刚张了一半的嘴巴又重新合上了。

    白眼儿狼!

    没良心!

    哼!

    这力量明明是某传承给你的,不谢某,反而去谢你爸,这算怎么回事!

    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

    当然,此时的夸父并不知道,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地球爸爸就是天,梁山谢爸爸,就是在谢天。

    这才是这世间最大的天理。

    梁山并没有发现面前的雕像又在闹情绪了,或者说,即便他知道了,大概也不怎么在意。

    这会儿的他正沉浸在初获天赋的喜悦中不可自拔。

    不过话说回来……

    自己……

    到底觉醒了个啥天赋?

    梁山虽然能明显感觉自己的五感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身体素质应该也早已脱胎换骨,可这本来是异能者最基本的属性,跟天赋是什么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感受不到灵能共鸣!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梁山甚至没能成为跨过e级的门槛儿!

    说好的传说级天赋呢?

    说好的跟王喜一样一觉睡醒就是s级强者呢?

    咋到了自己这儿啥都看不出来啊!

    于是梁山赶紧问道:“对了夸子,你给我的天赋到底有什么作用?”

    说实话,夸父本身是不太想搭理对方的,但看着自己身上那惨无人道的焦痕,他还是不得不选择向恶势力低头。

    “某不知道你说的天赋是什么,某传予你的道统中,蕴含了某对自身潜能的理解和感悟,你只要潜心修习,假以时日,自然能与某一样,拥有比肩神明的力量。”

    梁山眨巴眨巴眼睛,这尼玛说了不跟没说一样嘛!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夸父的生平,其作为远古巨人一族的族长,最擅长的当然是对于肉身力量的打熬和强化,如果要将其比作天赋的话,大概就类似于力量增幅?

    梁山伸手挠了挠头,正想验证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想,却听地球爸爸突然疾呼一声。

    “梁山!快回来!那个胖子马上就要找过来了!”

    闻言,梁山顿时心中一激灵。

    尼玛在这儿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差点儿把icpc的人给忘了!

    情急之下,梁山就打算让夸父将自己送回火锅店,但在开口的一瞬间,却让他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于是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说辞,顿时改头换面。

    “还有一件事儿,我听说,你这里还有一面镜子?”

    ……

    当梁山成功返回火锅店厨房的时候,汪冕等人还没找到这里。

    他看了一眼原先在地上布下的法阵,发现已经被地球爸爸刚才招来的天雷给彻底轰没了,脚底只剩下一堆残砖碎石。

    梁山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原地继续停留,走出厨房,脚下一拐,就进了旁边的厕所。

    他前脚刚进去还不到十秒钟,汪冕便带着老白等人气势汹汹地杀了进来。

    梁山愣在原地,装出了一副惊讶的模样。

    “你们是……?”

    汪冕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老白,后者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眼前这个学生模样的少年的确是异能者。

    于是下一刻汪冕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icpc,请你配合我们调查。”

    梁山仍旧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调查什么?”

    这一次汪冕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娇叱:“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在做什么!”

    汪冕皱着眉头转过头去,看到了厕所门口的方婉清,似乎觉得对方有点面熟。

    然后便看到方婉清也干脆利落地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厉声道:“我是icpc的人,现在我命令你们放了我老公!”

    此时的汪冕终于想起了方婉清是谁,疑道:“你是老杨的手下?”

    方婉清挺了挺本来也不怎么傲人的胸脯,点头道:“如果你说的是杨怀先杨处长的话,那没错。”

    闻言,汪冕稍稍放缓了语气道:“原来是一家人,那就好办了,我只想问问你老公,刚才的雷击,与他有没有关系?”

    梁山在旁边听得一阵脑仁儿疼,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就变成方婉清的老公了。

    但这会儿显然不是解释这事儿的时候。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原来是icpc的领导,您说的没错,我的天赋是召雷术,这件事情杨处长也知道。”

    听到这话,汪冕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梁山的目光也多了一些复杂的意味。

    “在高铁上救下李子豪的人就是你?”

    梁山光明磊落地点了点头:“对。”

    “所以你承认刚才的雷击是你招来的?目的是什么?”汪冕的目光如一把利刃,死死地锁住了梁山,似乎想要看出什么破绽来。

    而梁山则面露忧郁之色,抬头以四十五度角,透过厕所的窗户,看向深邃的黑夜。

    “刚才我原本正在厕所里拉肚子,结果突然感觉到一阵灵气潮汐朝我涌来,让我实在是情不自禁,难以把持……”

    汪冕抽了抽鼻子,发现空气中所弥漫的气息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佐证了梁山的证言,顿时把脸都给臭绿了。

    “所以呢?”

    紧接着,便听梁山再道:“所以,我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