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的地球爸爸 第22章 双天赋!传说级!(为杨天笑盟主加更)

时间:2019-12-24作者:子莫语

    雕像,应该说是夸父,额,不,夸子,感觉自己整个脑子都不好使了。

    而梁山则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喘息思考的时间。

    “那什么,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把天赋传给我吧,闹出这么大动静,估计icpc的人就快追来了,有什么话留到以后再说。”

    夸父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其实已经死了,留在这里的只是一道神魂。

    但神魂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是,咱手里的确有一道力量传承,也的确一直在等待天选之人来延续道统,但那是咱赐予你们这些凡人的!

    按照正常程序来说,就算我看你顺眼了,也还得经过一番考验才行!

    不是你想要就能拿走的!

    更何况,现在面前这人哪里像是来求道的?

    这已经是明晃晃的抢劫好不好!

    土匪!

    强盗!

    流氓!

    斯文败类!

    一时间,夸父甚至已经开始怀疑,难道自己真的沉睡太久,现在的人都这么不要脸了吗?

    然而,就在夸父气急败坏的这会儿工夫,梁山已经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顿时眉头一挑:“看来你还是有点儿不服气啊。”

    闻言,夸父赶紧干咳了两声道:“这位……小友,你想要得我传道可以,但前提是必须通过我的考验……”

    在夸父看来,他肯说这话,已经算是做出很大的让步了。

    但很可惜,梁山并不领情。

    他甚至都没等夸父说完,便干脆利落地朝后退了几步,一挥手:“爸爸,劈他。”

    话音落下,数十道惊雷争先恐后自远空落下,不由分说便将夸父给笼罩在了其中。

    “噼里啪啦……”

    “啊啊啊啊……”

    这一次地球爸爸整整电了夸父将近半分钟的时间,才意犹未尽地收了手,再看那雕像,已经快被灼成一块焦炭了,头顶上正蒸腾着一道道青烟。

    见状,梁山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道:“你刚才说什么考验?”

    此时的夸父已经站不住了,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差点儿委屈得哭出声来。

    在他的观念里面,亵渎神灵是要遭天谴、被雷劈的。

    怎么现在遭雷劈的反而变成自己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

    还有没有王法了!

    于是下一刻,宁折不弯的夸父勇敢地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梁山,回答道:“恭喜小友,通过了考验,这是某的道统,还望小友能将其发扬光大。”

    说完,从那焦黑如炭的雕像中,飘出了一团巴掌大小的,橙色的光晕。

    模样就像是一只被大自然精雕细琢的橘子。

    看到这一幕,梁山立刻瞪直了双眼。

    这就是传承类天赋?

    等会儿!

    怎么是橙色的!

    根据icpc所发布的统一标准。

    异能者共分为九个等阶。

    迄今为止能够被确认的天赋为三千七百五十八种。

    而天赋与天赋之间,本身也是存在着等级差异的。

    共分为六个档次。

    普通级、罕见级、稀有级、史诗级、传说级、神圣级。

    在使用特定仪器进行天赋检测的时候,分别会散发出白色、绿色、蓝色、紫色、橙色和金色的光芒!

    比如方婉清的“狂怒”,就是罕见级天赋,具有比较低的成长性。

    而此刻漂浮在梁山面前的,来自夸父的传承天赋,竟然……是橙色的!

    自然就代表着……

    传说级!

    竟然是传说级天赋!

    这已经不是两块钱彩票中五百万这样的概率了。

    而是一觉睡醒就成了世界首富!

    梁山被巨大的惊喜和幸福感砸得有点儿晕。

    但仔细想想,好像但凡是获得了传承类天赋的异能者,都不是一般人啊!

    比如王喜!

    人家才觉醒了多久?

    就直接变成s级强者了!

    那么他从祝融那里获得的传承天赋,又是什么级别的?

    感觉至少也是传说级啊!

    而祝融和夸父哪个强?

    这个梁山暂时不好说,但从夸父给出的天赋来看,就算比祝融弱,也不会弱多少!

    所以说……

    等拥有了夸父的传承天赋之后,自己也能立马变成s级强者?

    光是想一想,梁山就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朝前迈了两步,伸手握向那团橙色光晕。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梁山才赫然看仔细,原来在那光团的里面,竟还有两层更深的阴影,就像是……

    双黄蛋?

    不对,双黄橘?

    还是不对。

    这是,是……双天赋!

    不等梁山多加思考,便见那团橙色光晕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在半空中欢快地蹦了三蹦,调皮地从他指尖闪过,随后竟横冲直撞地刺入了梁山的小腹!

    刹那间,恐怖的灼烧感和胀痛感便从梁山的体内急速传来,就像是把他变成了一座即将喷发的活火山。

    梁山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四肢开始不受控制地痉挛,恐怖的冷汗如瓢泼大雨,很快就打湿了梁山的衣衫,从他的额间簌簌而下,在地面汇聚成一滩小水洼。

    “儿砸!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地球爸爸的声音渐行渐远。

    梁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似乎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夸父看着脸部极度狰狞扭曲的梁山,轻轻摇了摇头:“某说过,你不是天选之人,某的力量就算给了你,你也承受不住的,你偏不信……”

    梁山没有听到夸父的这句话,此时的他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冥冥之中,他似乎正在山野荒泽中不知疲倦地奔跑,追逐着天边那道刺眼的血色。

    他的胸中有一道怒火在中烧。

    那是不甘,是不忿,是求而不得。

    他开始渴了。

    便饮尽了涛涛江水。

    他开始累了。

    却无处可以安身。

    于是他终于倒在了干涸的大地上。

    手中的长杖化作万里桃花。

    不知过了多久,他重新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一头人面蛇身的怪物,已经一位面容枯槁的老者。

    他们在对他微笑。

    再然后,便是无尽的杀戮之血,与不休的兵戈之声,他追随主上一路势如破竹,君临涿鹿。

    功未成,业未尽,主上却丧命于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之下。

    那是一条龙。

    现在,它再次张开了血盆大口,朝自己来了。

    于是梁山脱口而出:“爸爸救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