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的地球爸爸 第21章 你改名儿吧

时间:2019-12-21作者:子莫语

    梁山觉得自己有点儿慌。

    刚才的他争分夺秒,按照地球爸爸的描述,好不容易弄出一个差不多的法阵出来,结果就突然眼前一黑,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失重感将他包围,足足过了十几秒的时间,才总算恢复正常。

    之前的梁山还一直在担心自己这么拙劣的调虎离山之计会不会被icpc的人识破,也拿不准那个叫做汪冕的胖子究竟能被灵气潮汐拖住多长时间。

    结果到现在他才发现,相比起自己眼前的诡异画面,icpc那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此时的梁山已经不在“望江红”火锅店里了,他正身处于一片幽暗的空间,四周闪烁着莹绿色的微光,就像是一双双毒蛇的眼睛,在肆意窥探着什么。

    脚下是一条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甬道。

    稀薄的白雾萦绕在梁山的脚踝处,一直向前延伸,让人看不清脚下的环境。

    也不知道里面蕴藏着什么样的凶险。

    正前方伫立着一尊不知用什么材质铸成的人形雕像,足有五六米之高,因为隔得有些远,容貌显得模糊,左手握着一支长杖,上面布满了倒刺,倒映在墙上化作一条歪歪扭扭的蜈蚣,看起来狰狞可怖。

    至于梁山的身后,则是一片纯粹的黑暗。

    似乎能吞噬光源,也没有任何声音,即便只是看上一眼也让人心生压抑。

    梁山暗暗吞了一口唾沫,尝试着低声唤道:“爸爸……能听见不?”

    没有回答。

    于是梁山更慌了。

    这是他第一次与地球爸爸失去联络。

    自然也就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仰仗和底牌。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一刻的梁山毫无疑问的怂了。

    他甚至连天赋都不想要了,只想赶紧回到地球爸爸那温暖的怀抱中嘤嘤嘤。

    但问题在于,这会儿就算梁山想出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不管了!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眼看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梁山干脆牙一咬,心一横,勇敢地朝前迈出了第一步。

    四周没有任何变化。

    梁山甚至没有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喝!哈!嘿!嚯……”

    或许是为了给自己加油打气,梁山不断自口中发出一阵阵怪声,硬着头皮走向了那座巍峨高耸的雕像。

    然而,就在梁山距离雕像只剩不到五米的时候,平地有风起,将他脚下的雾气吹拂到了半空中,凝成了一道氤氲朦胧的虚影,似乎与那雕像的形状暗暗契合。

    与此同时,两条恐怖的蛇影自雕像的耳后游弋而出,朝梁山吐出了猩红的信子。

    见状,梁山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跑。

    “救命啊!要死啦要死啦!爸爸快来啊!”

    短短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梁山走到雕像前差不多用了快十分钟,跑回来却只用了七秒……

    然后。

    “咚!”

    梁山就像是撞上了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墙,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于是远处有叹息声起。

    “哎……”

    闻言,梁山立刻如炸了毛的猫一样,也不顾上疼了,连滚带爬地缩到了墙角边,瑟瑟发抖地对那雕像喊道:“谁!出来!别装神弄鬼的!我可不怕你啊!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便在梁山外厉内荏的呵斥声中,那团氤氲的雾色越来越浓郁,竟逐渐凝实成了一道人影,没有五官,却冥冥之中透着某种睥睨天下的霸道。

    “没想到,某在此枯等四千六百余载,最后竟等来如此胆小鼠辈。”

    对此,梁山没有反驳,而是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连连开口道:“那什么,前辈,您看啊,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小心来到这里的,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真是不打自招。”

    话音落下,那道以雾气凝聚的人影于瞬息之间就来到了梁山的眼前,一手扼住了他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就将梁山给举了起来。

    “某之一道,宁缺毋滥,既然你不是那个天选之人,便在此陪着某一起等吧。”

    梁山双手徒劳地在空中胡乱抓着,一张脸涨得通红,几乎是用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口气,大喊道:“我爸爸就是天!”

    “轰!”

    便在梁山说出那句话的同一时间,一道惊雷凭空炸响,仿佛一把银色长枪,洞穿了空间的阻隔,将整条甬道照得雪亮。

    雷蛇落在虚无的雾色之中,泛起金色的涟漪,直接将那人影给劈成了粉碎!

    “儿砸!你没事儿吧!”

    梁山从半空中摔落,还没感到疼痛,便听到了宛如天籁般的,地球爸爸的声音。

    这下子梁山都快哭了,连连道:“爸爸你终于来了!你儿子被那老东西给欺负了!爸爸你可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闻言,地球爸爸勃然大怒:“你这老不死的,居然敢对我儿子下手?看我不轰死你!”

    梁山要地球爸爸给自己讨一个公道。

    而地球爸爸的公道,便是天道。

    它所使出的惩戒之法,自然便是天罚。

    于是顷刻间,数以千百计的雷鸣声于空中轰隆而起,如一片波澜壮阔的箭雨,整齐划一地朝那雕像劈去!

    原本幽暗不可视物的甬道中亮起了一片火树银花。

    那尊不可一世,屹立了整整四千六百年而不倒的雕像,只用了不到五秒钟,便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所以自然而然的,那道原本霸道无比的声音,在这一刻也变得惊慌失措。

    “等等!等等!别劈了!别劈了!刚才是某不对,快住手!”

    紧接着,那雕像突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最后缩到了只有两米多高的个头儿,并且真的活了过来,无比狼狈地在漫天电网中仓惶躲闪。

    那身姿,绝对比广场上跳舞的大爷大妈要灵活千百倍。

    虽然人家已经四千多岁了。

    “爸爸,先停手吧,别真给劈坏了。”

    有了梁山这句话,地球爸爸总算是气鼓鼓地收了手。

    而梁山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挺直了胸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施施然来到了那尊活雕像的面前。

    底气十足地问出了一句话。

    “所以,你就是夸父?”

    雕像愤愤不平地瞪了梁山一眼,不欲作答。

    于是梁山干脆利落一抬手:“爸爸,劈他!”

    这下儿雕像慌了,赶紧承认道:“别劈别劈,是是是,某就是夸父!”

    梁山点点头,没急着提传承天赋的事儿,而是看着对方身下那两条已经被雷电劈得半死不活的黑蛇,撇了撇嘴。

    “从今往后,你得改个名字,别叫夸父了,这世界上只有我爸和我爹能当得起我喊个父字,你以后就叫夸子吧。”

    雕像懵了。

    夸……

    夸子?

    我夸你奶奶个胯跨肘啊我!

    好。

    就算先把名字的事儿放一边儿。

    关键,怎么,你爸和你爹,还不是一个人儿?
小说推荐